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1 00:29:16

最新章节: RT《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求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五十三章 灭村的恐怖(求收藏,推荐)

“诡境,那是什么?”

看了一眼陆辰,想到他已经能够斩杀黑棺级邪祟,族长跟巫祝,那因为族人死亡,而难看的脸色,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而后,巫祝大人开口道:“你已经是村子的顶梁柱了,一些事情,也该告诉你了。”

“荒野到处都是邪祟,而邪祟基本上杀不死,但荒野中游荡的邪祟,除了低级的残魂,跟白色游魂之外,大部分黑棺级邪祟都是不同的,大量特殊属性的邪祟,除了一些特殊原因,是很难聚集在一起的。”

“而诡境,按照祖地的说法,是梦魇界跟我们世界因为某些原因交汇在一起,形成的一种特殊地域。”

“诡境里都是邪祟,而且一个诡境里的怪异,都有相同之处,比如这个黑伞,跟这个衣架,就是物品成为邪祟。”

“如果我们附近出现诡境,邪祟大都会表现为物体的方式,不会跟荒野中一样,根本无法分别。”

如此话语,让陆辰脸色有了变幻。

巫祝没有看到陆辰的脸色,其继续开口道:“不用担心,仅仅是两个差不多的邪祟罢了,这样的事情,我们经常遇见,至少三个才需要调查,五个以上才需要上报。”

“上报?”

“嗯,上报给我们蛮牛族王庭或者报告给圣地,诡境里面的邪祟太多,太强,单凭我们是无法抵挡的,也无法消除的,而圣地,曾经发布给我们命令,只要我们发现诡境,就得第一时间上报。”

“为什么得上报,诡境里有什么好处吗,还是说,只是为了保护村子不受邪祟的侵扰?”

对于发现诡境就得第一时间上报,陆辰很赶兴趣。

只是,巫祝对此,了解的也不是很多。

“这点我不清楚,不过,我在王庭学习巫术的时候,曾听师父说过,拔除诡境,是清理另一个世界的楔子什么的。”

说到这里,巫祝大人也就不再多说,显然,作为一个小村的巫祝,其虽然了解一些事情,但了解的也不多。

而陆辰,从这些信息,再加上前几天看到的事情,却猜测出一些东西。

“邪祟无法消弭,只在夜晚出现,白天会直接消失,还有诡境作为楔子,难道邪祟,不是本世界的产物,而是从另一个世界投影过来的。”

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智慧,让陆辰想了很多,只是,那终究只是猜测,信息的不足,让陆辰无法确定自己猜测的真假,而且,现在也不是说这些时候了。

有更重要都事情,需要他处理。

看着巫祝,陆辰脸上有着凝重。

“巫祝大人,很可能我们需要上报了。”

“什么意思?”

陆辰的话,让巫祝有些不解。

苦笑了一下,陆辰开口道:

“这两天,我经常外出清剿邪祟,在清剿时,我曾对付过一个小鼓妖,一个破碗,这两个怪物,再加上黑伞,衣架,这已经是四个物品邪物了,而且,这邪祟,都是在村子附近出现的,虽然不想说,但很可能,我们附近,已经出现诡境了。”

此话,让巫祝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你没开玩笑。”

“巫祝大人,我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开玩笑。”

巫祝大人也知道陆辰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开玩笑,他询问,只是不相信附近出现诡境罢了。

当看着陆辰,发现陆辰没有一丝动摇,巫祝脸色难看的开口道:

“走,回村,去图腾柱那里。”

连现场都没法打扫,只是让其他人收拾一下,巫祝就急切的带着族长,陆辰,以及其他几个蛮人,快速朝着村子中央的图腾柱走去。

“你们几个,去捉只羊过来,你们几个,带些……。”

一边行走,一边吩咐,到到达图腾柱附近的时候,周围只有陆辰三个了。

夜里的图腾柱,更加神异,甚至,有血色的花纹,在图腾柱上灼灼生辉,还有一股诡异的波动,朝着周围扩散。

那波动,让陆辰感觉到了安心,好似有祖先的力量,在庇护着自身似的。

“图腾柱,祖先沉睡之地,压制邪祟的,难道是以往村子战士的灵魂。”

对于图腾柱,陆辰很是好奇,但着急的巫祝大人,已经没有心思回复陆辰,他只是忙碌的吩咐其他人布置仪式。

很快,一只活羊被送了过来,放血,献祭,一些列的操作,也被其他人完成,而巫祝大人,则是在那图腾柱旁边,跳起了神异的舞蹈。

在其动作的时候,陆辰也询问了一下族长,巫祝大人如此做的理由。

因为天赋的原因,无论是族长,还是巫祝,对于陆辰都挺亲切的,在陆辰询问的时候,也基本上是有问必答。

“巫老这是要靠图腾柱,联系周围村子的图腾柱,看看他们那里的情况如何,诡境出现,不可能只在我们村落附近,如果其他地方也有,就可以确定出现诡境,但这样,也就麻烦了。”

跟巫祝一样,族长也在担心诡境的事情,而陆辰,则是更关心图腾柱。

“这东西,竟然还能当电话用?”

在陆辰惊异图腾柱神奇的时候,另一边,巫祝跳舞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

而当其停下之后,陆辰发现,图腾柱上的血色花纹,竟然如同活了一般,在快速游动。

而巫祝,则在图腾花纹移动的时候,整个人,跪倒在了图腾柱下,闭上了眼睛。

如此,又过了半响,巫祝才再次站起,只是,此时的他,脸色苍白难看,没有一丝血色。

但族长,已经没有心思关注巫祝的健康了,在其苏醒的第一时刻,族长就着急的询问了起来。

“怎么样,是我们虚惊一场吗?”

直到现在,族长还希望,陆辰所说的,只是虚惊一场。

陆辰也希望如此,看族长跟巫祝的神色,那诡境,很可能不同寻常。

如果有可能,陆辰也不想碰到这样的事情,但很可惜,事实,是不以陆辰的想法而转移的。

脸色苍白的巫老,声音沉重的开口道:

“我已联系到周围的村落,西边的黑牛村,曾发现过水缸邪物,北边的狼村,被邪祟用笛子引走了十来个小崽子。”

说到这里,族长大石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只是,接下来巫祝的话,就是陆辰,也无法保持淡定了。

“除了黑牛村,我们蛮牛村还有狼村外,另外两个村落,已经联系不上了。”

“怎么可能,难道那两个村子,已经陷落了,怎么这么快。”

此话,巫祝没有回答。

而陆辰,也明白了为何巫祝跟族长,听到诡境,会如此忌惮,小心。

那是一出现,就能够灭村的灾难。

“能在蛮荒生存,每个村子都不弱,还有图腾柱作为底牌,这样的村子,竟然都被覆灭,如果那诡境中的邪物,全部来蛮牛村,我能做什么……。”

想到这里,陆辰的眉头也是狠狠的皱起。

没有思索多久,陆辰就明白,当那诡境中的邪物大规模过来的时候,他除了逃跑,什么都做不了。

而不说跑不跑得掉,纵使离开村落,没有图腾柱的庇护,现在的陆辰,也走不远。

“果然,我还是太弱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