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7 23:13:59

最新章节: 求收藏,求推荐《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在心间种神树》,求收藏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五十一章 红色嫁衣

一剑,五个白游级邪祟被陆辰一扫而空,而这一幕,也吓住了附近的蛮人。

“好……,好强。”

“果然是天才。”

“我们有救了。”

“巫祝大人说的对啊,有这样的天才在我们村落,我们果然会安全很多。”

……

发出声音的,是那瘫倒在地的其他蛮人,原本,他们都以为自己很难幸免了。

纵使是陆辰的到来,他们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存活,没办法,眼前的邪祟,能够操纵十数件鬼衣,看起来就很强。

但陆辰鬼斩一击,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颤栗,他们能够感觉到,那鬼斩,能够斩灭身体跟灵魂,好似无论何物在阿辰前方,都将被他斩破似的。

而颤栗过后,他们就欢呼了起来,为陆辰欢呼,也是为了自身的安全欢呼。

只是,陆辰却没有关注他们,斩灭邪祟之后,他的目光,仍然放在了那衣架之上。

刚才,陆辰确实一击扫灭了五个邪祟,但那衣架还在,其上,还有七件花花绿绿的衣服,在那衣架上挂着。

更让陆辰眼睛眯起的是,一件带着头盖的嫁衣,正居于衣架正中,那衣服,跟其他花绿的衣服不同,其已经变为了全红。

嫁衣是红色的,这点并不意外,但那衣服让陆辰觉得有些刺眼,这就很不寻常了。

不过,嫁衣虽然恐怖的,但陆辰仍然没有退缩,右手提剑,陆辰直接冲了上去。

“正面对战,我从不惧怕。”

而在陆辰冲锋的时候,另一边,蛮人也做出了攻击。

“火,用火。”

“扔火把。”

“阿辰,小心。”

“不用管我,火焰烧不死我,继续扔。”

常年在蛮荒生活,让蛮人对付邪祟,还是有一套的,而陆辰,没有阻拦蛮人扔火把的行动。

但他也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在火把扔向衣架的时候,陆辰顶着燃烧的火焰,在疯狂冲锋。

“我皮糙肉厚,火焰杀不死我。”

抱着如此想法,在漫天的火焰中,陆辰快速接近着那衣架。

“唰唰唰”

在陆辰冲锋的时候,那衣架也做出了反击,衣架本身没动,但其上的六件丫鬟衣服,每件衣服的袖子,都伸长了,花花绿绿的衣服,猛然缠向了陆辰。

同时,在衣服伸长的过程中,有不少衣服,被火把扔中,燃烧起了熊熊火焰。

但这并没有让衣架上的衣服立刻死去,它们反而操纵着燃烧着火焰的衣袖,肆意挥舞甩动,让那衣袖犹如火焰巨蟒一般,变得更恐怖了。

那蔓延而出的衣袖,看起来很是柔弱,但陆辰看见,有不少衣袖抽在地上,能瞬间在地上砸出一个坑洞。

甚至有蛮人,要跟随陆辰冲锋,被衣袖抽中之后,会被抽的吐血而飞。

至于缠绕,更是恐怖。

只要被缠住,衣袖上就会传来一股吸力,吸收蛮人的生命精气,而当生命精气稀少到一定程度,那蛮人,更是会被衣服操纵。

陆辰刚才鬼斩一击斩灭的两个蛮人,就是被缠住的下场。

抽击能砸飞蛮人,缠住就死,这就是眼前衣物的恐怖。

但可惜,衣物对普通蛮人有着巨大的杀伤力,但陆辰跟普通蛮人不同,相比于普通蛮人,他有强横的力量,更有雄厚的体质,这一切,都让他无惧衣袖的攻击。

“嘭嘭嘭”

六件衣服,十二个衣袖,犹如窜动的巨蟒一般,那攻击,连绵不断的甩在陆辰身上,传来了一阵阵的声响。

但其也只能弄出这样的声响了,那恐怖的力道,抽击在陆辰身上,根本没有让陆辰后退一步,其强健的体魄,能够从承受一切。

对于陆辰来说,那抽击,就如按摩一般,不仅不会让陆辰痛苦,其反而有些舒服。

至于缠绕,更是自寻死路。

雄厚的气血,让陆辰整体犹如火炉一般,那衣服刚缠绕住陆辰,不需要动手,其就会被陆辰的熊熊气血灼烧。

在“嗤嗤”的声响中,那些衣袖,会如燃烧一般,被陆辰的气血直接消融。

就这样,气血浑厚,体质健壮的陆辰,几乎是无视了一切攻击,在快速接近衣架。

而在冲锋的时候,感受着自己无可阻挡的气势,以及那衣袖软绵绵的攻击,陆辰也有些感叹。

“果然,只要我体质足够高,力量足够强,怪异的一切攻击,我都能免疫,只要实力够强,怪异对我来说,也只是猎物罢了。”

在感慨中,陆辰一步迈出,接近了那衣架,与此同时,其双手倒提着沾染鬼神气息的铁剑,就要横斩而出。

鬼斩,蓄势待发。

只是,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幽幽的叹息声在陆辰耳边响起。

那叹息犹如情人间的哀怨,又如新婚妻子长久不见丈夫的忧愁,让人心生悲意。

在那种悲意下,陆辰有种要放下武器,好好慰藉一下眼前哀怨人儿的想法。

那哀怨人儿,自然是那红色嫁衣了,此时,那嫁衣,已经从衣架上下来。

而在其走向陆辰的时候,那种哀怨的感觉,更是到达了极致。

甚至,在陆辰的视野中,眼前的已经不是嫁衣,而是一位身着嫁衣的哀怨女子。

看着其一步步的走来,陆辰只想放下手中武器,心中容不得一丝的杀戮。

而他也是这样做的,在那戴着盖头的嫁衣女孩走进的时候,“哐当”一声,陆辰手中的铁剑,直接落在了地上。

同时,一只手掌,也伸向了那嫁衣女孩,好似要牵起女孩的手。

如此动作,也让那嫁衣女孩,笑了起来,好似要回应陆辰的期待,她朝着陆辰越走越近,最后更是双手抬起了红盖头,要朝着陆辰亲吻了过来。

这是一幕唯美的画面,好似常年在家的妻子,欣喜的等候着外出征战的男人归来。

只是,这样的一幕,却让周围的蛮人,感觉到了心寒。

“阿辰,快醒醒。”

“阿辰,醒过来啊,那是怪异。”

“该死的,仍火把,能远程攻击的,全部攻击。”

……

在蛮人眼中,那嫁衣掀开红盖头后,里面根本不是什么美妙的人儿,而是一片黑黝黝的空洞。

那黑色空洞,好似连接着地狱一般,光看着,周围的一众蛮人,都感觉到了心寒,也因此,他们拼命呼喊起了陆辰。

只是,这样的呼喊,没有让红色嫁衣有一丝的担忧,她完全不惧怕蛮人的呼唤。

而蛮人们想要依靠远程打击,来阻断嫁衣对陆辰的影响,或是打醒陆辰。

如此攻击,也被嫁衣旁边的其他六件衣服给打断了。

因此,蛮人们哪怕愤怒,哪怕呼喊的再大,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嫁衣越来越接近陆辰。

这让他们心生悲哀。

“完了,该死,当时就不该让阿辰单独冲锋,等巫祝大人跟族长大人到来,才是正确的。”

“还是太年轻了啊!”

“邪祟恐怖,仅仅力量,可对付不了它们啊!”

“没有办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