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1 00:29:16

最新章节: RT《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求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三百六十九章 我们是友军

剑神速度极快,还拥有闪烁能力,数次闪烁之后,剑气逼人的祂就接近了暗星旁边。

而此时,透过阴沉的黑雾,剑神发现,身前的怪物是一座坟山,两百万米的坟山。

山峰之上满是坟头跟墓碑,更有无数黑黝黝的洞口,风的吹入令洞口中不断发出各种呜呜之声,如鬼叫一般,令人心烦意乱,整座坟山,看着就有一种不祥之感。

当然,最关键的是庞大的山体给予了人类强力的压迫,普通人面对这座坟山,绝对会生出无法战胜之感。

但对以剑道成就神袛的剑神来说,精神威压祂从来不惧,庞大的山体也没有令祂绝望,接近山体之后,第一时间剑神周身就有无数剑气周流全身。

“轰”

一瞬之间,十万剑气排列在剑神周边,并在剑神一念之下朝着山体攥射而去。

“唰唰唰”

剑气破空,如海潮般蜂拥而起,作为以剑称尊的神袛,祂对于剑的理解,对于剑的法则领悟的很高,锐利的剑气看着就有割裂人体之感,同时,在万千剑气攥射敌人之时,也有剑气环绕祂的周边,为祂抵挡坟山的袭击。

甚至,剑气挥出之后也不是直来直去的死物,而是灵动非常,如鱼群一般自暗星魔炮间隙处穿过,切向暗星的身体。

只是,祂剑气灵活,但造成的伤害却令人难以想象。

并不是剑神的剑气威力弱,而是暗星太大了。

剑神能一瞬间发出十万剑,但两百万米的坟山之上,数以万亿计的纸钱在坟山上飞舞,纸钱不详,能污染一切,剑神挥发出的剑气也不例外,被那纸钱触碰,剑气会如烧焦的灰尘一般四散而飞。

虽然剑神的剑气很灵活,但祂能闪躲一道纸钱,能闪躲百道,甚至是千道,但万枚纸钱层层叠叠堆积成纸强剑神又有什么办法?

不过,剑神也不愧是以剑称雄的神袛,眼见纸钱层层叠叠,祂索性把完全剑气聚拢为一,化作一道剑气长龙连绵不绝的冲向了坟山。

这确实有用,虽然纸钱消磨了无数剑气,但还是有剑气突破了重围,落在了山体之上。

“成功了。”

这不止是剑神的喜悦,也是身后无数人的欢呼,看见剑神的剑气突破重围,他们感觉到了胜利的希望。

只是,这希望在下一刻就崩灭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

“不会的,不可能。”

“怎么才一千米的伤势。”

锋利的剑气突破了重重阻拦击落在了暗星的身体上,并在它的身上切出一道千米长的伤痕,这样的伤势放在普通人身上足以令他们灰飞烟灭,强大的神袛也无法无视这种伤害。

但千米长的伤痕落到两百万米的暗星身上……

只能说,想要击杀暗星,以剑神这样的攻击,需要连续攻击一年才能杀死一次,毕竟,那伤口也在快速愈合。

但没有时间给剑神攻击一年,在剑神攻击的同时,暗星的反击也是持续不断,坟头没动,但暗星山体上的黑黝黝的洞口却冒出了魔能的光辉。

光辉闪耀片刻后,一道道通天彻地的魔炮会自山体中冲出,击向四面办法,虽然剑神能以灵活的身法躲开,也有剑气缭绕在身周阻拦一切,但暗星的魔炮太过浩大,也太多。

每道魔能都有万米直径,剑神周边的剑气根本无法阻挡,祂只能依靠速度快速奔逃,依靠剑心通明,祂也能逃走。

但这样征伐下来带来的结果就是暗星可以硬抗无数攻击,而剑神,只要被擦中就是一条性命。

同时,暗星的能力还不止释放魔炮,在无数洞口自如山一般的山体上出现之后,无穷无尽的邪祟也在那些洞口中喷出,杀向了空中的剑神。

对于那铺天盖地的魔物剑神原本并不怕,长剑一挥,就有剑气横扫而过,切割无数敌人,但被暗星喷出的邪祟也有强者,而对于那些家伙,剑神就头疼了,它们当然也不是剑神的对手,但那些东西也不需要独自击杀剑神,只要稍微拖延一下,就有通天彻地的魔炮贯穿而来,这令剑神陷入了岌岌可危的状态,毕竟,那些怪物太多了,里面让剑神棘手的强者也有很多。

幸而,这个时候太阳神,雨师以及雷神已经赶到,祂们自各个方向冲向暗星星体,与这个山形的原初邪神进行了大战。

战斗起来有声有色,依靠灵活的身法以及稍小的体形,祂们闪躲着魔炮的攻击,并施展自身权能,轰出各种招式落在了山体之上,突破纸钱的环绕,在山上炸开了一个个大洞。

如此战斗看起来有些势均力敌,但随着速度稍慢的雨师被邪祟中稍强的一个存在拖延了一下,令一众神袛惊呼的事情发生了。

“轰隆隆”

伴随着一道魔炮冲过,雨师的身影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下一刻,雨师就依靠信仰之力复生,但众人都知道,雨师已经死亡了一次。

而这样的情况只是开始,随着那一位位抵达天灾级的邪祟完全不在顾忌自身,在山体邪神的命令下燃烧了自我朝着一众神袛发起了攻击,而哪怕是燃烧殆尽,也要拖延诸位神袛一息时间,只需一息,就会有通天彻地的魔炮贯穿而过,把神袛轰杀至渣。

没有神国保护,这些神袛在原初面前太脆弱了,而祂们更不能把神国带来,那样,携带神国而无法快速闪躲的祂们只能与原初邪神对拼,但就如陆辰虐杀普通邪神那样,这里的本土神袛根本没有与原初邪神争锋的资格。

自身攻击千万下也杀不了邪神,反而是邪神的攻击一下子就能秒杀自己,如此战斗根本没有办法持续。

同时,祂们看起来虽然与邪神打的很激烈,但自始至终,祂们都没有拖延住原初邪神的步伐,一秒也没有。

庞大的暗星一直在朝着世界前进,要不了多少时间两者就会撞击在一起。

出过神灵的灵气大陆比巫师世界大很多,但这样的世界也经不起暗星的冲撞,可以预见,等到暗星坠地,也许不会直接砸碎世界,却会把整个世界的生态圈给完全破坏,居住在灵气大陆上的人类也将死亡殆尽。

没有了信徒,神袛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

这场战争根本没法打,原初邪神能独自一人毁灭世界,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轰隆隆”

又是一道通天彻地的魔炮贯穿而过,一个硕大的烟花也在天空炸裂,这是太阳神被轰击的状况。

而让一众神袛脸色难看的是,被魔炮贯穿的太阳神并不是被天灾级邪祟拖延住的,而是其他邪神。

原初邪神到来之后,其他邪神并没有离开,反而在周围游弋,发现神袛们面对原初邪神很是无力后,它们冲上了前,干扰起了神袛。

虽然堕落的邪神因为缺少意志的关系,实力相比于普通神袛有些弱,更因众多邪神心思不一,在集团作战中也不是神袛们的对手。

但它们终究是同一位格的,独自击杀做不到,干扰一下还是能行的。

“不能这样下去,为了陛下,为了吾主。”

“以太阳的名义,冲锋。”

……

天灾级邪祟围堵,邪神们干扰,还有最恐怖的原初邪神立在身侧,此时的神袛们陷入了最危险的时刻了。

要知道,祂们之所以能与暗星山体纠缠就是依靠速度,但被一众邪神阻拦,祂们的速度根本提不起来。

如此情况下,人类一方的传奇们坐不住了,因为与神袛相连的关系,众多传奇强者勉强抵御住了暗星意识间的侵袭。

看到自家神袛陷入危机,这些传奇相互呼喊着,鼓起勇气决绝的冲了过来。

而他们的到来确实稍微改变了一下局面,至少,那些天灾级邪祟被拦了下来。

只是,传奇们的实力不如神袛,而暗星山体又太过庞大,无尽的魔炮自山体山洞中不断喷涌而出,那鼓起勇气冲锋的传奇们稍微一个不注意就是身陨星空的下场。

“轰轰轰”

一个个传奇在星空中不断殒落,这也让不少神袛们目呲欲裂,祂们拼劲全力轰击着下方的山体,太阳光线,雷电,狂风暴雨,甚至还有死亡之意在山体上不断蔓延。

只是,这样的轰击大多数都被漫天飞舞的纸钱阻挡,纵使能冲破纸钱的干扰,也只能炸出个数百米的小坑,而那暗星山体却足有数百万米的直径。

如此战斗两分钟后,一个神袛再也忍不住了。

“撤退吧,按照原先说好的。”

“该死,我们能……”

“冷静一点,我们无法胜利,现在退走还能保存希望,再过一段时间,你们世界所有人都得死绝。”

相比于邪神,神袛合作起来要冷静不少,只是,神袛也是有感情的,它们不是圣人,灵气大陆一方的神袛还好,这里是它们的根基,因此不到最后一刻它们不愿放弃,但其他世界的神袛可不愿意为了灵气大陆拼掉自己的性命与神国。

也因此,诸神早就商议好了,原初邪神到来之后,能战就战,无法战就放弃。

而现在,它们就准备离开,不过,诸神比邪神们好的是,撤退之时它们不会相互使绊子。

看着不断逼近世界的暗星山体,众多神袛发现自己哪怕拼命也无法阻拦,祂们的心也低落了下来。

而在祂们沉默的时候,后方神国中的神使也明白了自家神主的意思,很快,巨量传送门在大地上开启,无尽的人类朝着神国中涌入。

这是最后的救援,随着暗星接近世界,灭世之灾已经无法避免,不想人类死绝的一众神袛只能尽量把人类往神国里装。

只是,这样也许能拯救一部分人类,大部分的人类却都会被放弃,毕竟,神国只是依附在灵气大陆上的小世界,不可能装载所有人。

唯有年轻有天赋的才会被带走,年老普通之人只能被放弃,而红蝶等人,因为陆辰的关系,倒也有一道传送门被放在了辰部落。

在确定放弃灵气大陆后,太阳神也不再攻击山体了,而是把目光放在了普通邪神以及邪神身上了。

“你们,都该死!”

怒吼声中,一众神袛把心中的愤怒全部倾斜在了天灾级邪祟身上,这瞬间令无数邪祟惨死,也令邪神四散奔逃。

只是,普通邪祟的死亡暗星山体根本不在意,甚至,它都没管周围飞来飞去的苍蝇,携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势,它一心朝着世界冲撞而去。

对于暗星山体这个等级的原初邪神来说,唯有天道意志以及世界碎片是最为美味的,普通神袛对于它们来讲只是点心。

“轰”

暗星山体越来越接近世界,面对这灭世的灾劫,灵气大陆也有了应对,无穷无尽的劫云雷电在天穹处闪耀,大地也在不断颤动,岩浆滚滚流淌,好似无数火山在积蓄力量,为原初邪神的到来而积蓄力量。

世界在坐着最后的应对,另一边的诸神在爆发之下也清扫了无数邪祟,而普通邪神虽然没被击杀,但也不敢接近盛怒之下的诸神,它们都在等候,等到暗星坠落大地,世界受到重创的时刻,本地的神袛因为神格与世界相连的关系,也会受到影响,那时,才是它们出击的时刻。

不过,以太阳神为首的一众神袛此时没有关注它们,看着不断接近世界的暗星,太阳神咬了咬牙,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你们走吧,等到那个山体沉入世界,我会借助世界之力拦下它。”

“我也留下来,我的剑不允许我逃避。”

暗星没有一击破灭世界的能力,它能毁灭的只是生态圈,虽然在暗星坠落大地后生活在世界上的普通生物会死亡殆尽,但世界还能支持一会,甚至是发起拼死反攻,太阳神与剑神就准备趁此机会攻击暗星,准备以世界的毁灭为代价彻底击杀它。

只是,两人也知道这成功的概率很低,因此说的是阻拦。

最后,雷神也想要加入进来,却被剑神于太阳神阻拦住了。

“不用,你需要带着吾的信徒还有族人远离此地,我们复活的机会都交给你了,保重。”

神袛们在做着诀别,而星空之下,无数被传送进来的人类看着下方雷云漫天的世界,以及不断接近的暗星,心中也涌起了难受的情绪。

特别是装载入神国内的一众人都有家人,而并不是谁都能进入神国这个舟船的,不少人都是妻离子散,或者父母还在下方的世界之内,也因此,不少人都不愿独活,要冲入世界。

“救救我的父亲,求求你,我父亲还在下面。”

“母亲,我留在这里。”

“离开这里,滚啊。”

……

死亡的诀别在此地上演,仇恨与愤怒在这些人心中酝酿,但情绪虽然激烈,它们却无法影响最终结果,并不是所有的世界都是正义战胜邪恶。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哭泣,绝望,悲痛,各种各样的情绪弥漫在诸人心中。

面对这一幕,神袛都有些无力。

最终,在不甘中,这些人随着其他世界支援过来的神袛一起离开了,离去的路途上一众神袛也保持着警惕,它们知道,这过程不会轻松,虽然下面的原初邪神不会在意它们,还有剑神与太阳神准备依托世界进行阻拦,但普通的邪神却不会放过这次大餐,祂们,终有一战。

“都小心一些,路上可能不会平静……等等,那是什么?”

灵气大陆将要毁灭令所有神袛有些兔死狐悲,祂们知道,如果那坟山进攻祂们的世界,祂们也无法逃脱,所以,没有任何人所风凉话,都在思索如何应对那个怪物,而就在众人皱眉思索时,突然,祂们发现,远方混沌之中,有庞然大物自其中冲了出来。

“还有?”

“难道天要绝我们,连最后一点希望都不留给我们。”

“拼了,返回世界,与那个怪物进行最终决战吧。”

看着遥远天际再次出现一个浩大的雷电星辰,那星辰比原先的坟山还大,绝望充斥着所有人的身心。

知道必死,所有人反而鼓起了勇气,准备对那怪物发起最后的冲锋,虽然知道冲锋无用,但惨烈的气氛却充斥着场中。

“轰隆隆”

新来的怪物庞大,速度更是快到惊人,如光如电,那怪物刚一出现就朝着众人冲撞了过来。

“闪开。”

“攻击,一切攻击。”

“就这样死了也好,父亲,母亲,我先走一步了。”

……

面对那怪物的极速冲锋,神国之内有全身笼罩神光的神袛出现,各种权能朝着前方轰击。

只是,面对坟山时的一幕出现在了这个巨人身上。

坟山周围有着万亿之数的纸钱,纸钱能污染一切,普通神袛们的大部分攻击都无效,而身前的怪物身上倒是没有纸钱,但这个怪物周身全是雷电。

无论何种攻击,想要抵达这个怪物周身都会被雷电泯灭,更恐怖的是,这个怪物的速度完全不是慢腾腾的坟山能比的。

电光一闪,那人就冲动了一众神国之前,这速度比灵活的神袛们还快,而因为质量超大,速度又是极快,它的到来还引动了空间使得它如水波一般震荡,依附于空间之上的神国,也跟舟船一般,翻动不已。

仅仅是冲过来的余波就令神国晃荡不休,这也令不少人心生绝望。

“完了。”

所有人哪怕是神袛,都觉得这次难以幸免,甚至,有一些神袛已经考虑是否要抛弃神国逃跑时,意外发生了。

那庞大的怪物硬顶着无数攻击接近后没有对他们发出一丝攻击,而是如雷电一般朝着前方继续奔腾,好似前方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一样。

“我们竟然活着?”

“怎么回事,它怎么不攻击我们?”

“难道是看到坟山快要攻击到世界,它想要抢先一步?”

各种疑惑与猜测出现在了一众人心中,而就在他们猜测的时候,那个庞大的怪物冲过了神国们的领地,接近了追逐在后面的邪神。

离开此地的神国装载着无数人类,被这些人类的血肉与灵魂吸引,很多邪神都如鬣狗一般跟在后方。

当那个怪物冲过邪神之后,那些邪神也以为这个冲来的怪物是另一个原初邪神,他在担心坟山抢先一步进入世界,所以才对神国不管不问。

之所以这么想也是有原因的,那冲来的怪物身上满是杀意,背后更是背着一柄缭绕着亿万怨恨的毁灭魔剑,如此怪物,无论怎么看都不是正神。

那个怪物避过了神国,一众邪神自然也以为它会避过自己等人,因此,面对冲来的怪物,这些邪神也没有躲。

“神国它都会避让,我们是友军,更不会出事……等等,停下,快停下,要撞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