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7 23:13:59

最新章节: 求收藏,求推荐《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在心间种神树》,求收藏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百八十五章 艺术就是爆炸

看着眼前的一切都被圣光武器粉碎,泯灭,陆辰感觉十分畅快,并觉得在轰炸这条路上,真的事有可为。

但他舒爽,封禅之山就难受了,显化的帝王根本奈何不利陆辰,只能平白耗费自身的能量。

同时,在陆辰轰炸的时候,观察半晌的道士也朝着陆辰开口了。

“阿辰,这个祭台并不是真正的能量无限,它可以从历史中抽取封禅的帝国以及民众中的信念之力,但那个世界已经被侵蚀,帝国早已覆灭,文明也全部阵亡,它所吸取的能量是无根之水,无缘之木。”

正常对付邪祟的思路是找到邪祟的弱点,然后根据方法应对,如眼前的邪祟,道士还真的找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在帝王虚影。

这是封禅之台最强的一面,也是最弱的一面。

“为了让帝王承载历史中亿万黎民的信念,封禅之台给予了它灵魂,这让帝王影像有着传奇级别的实力,却也让它有着弱点……不对,弱点是对于封禅之山来说,对于帝王并不影响。”

“但我想,无论是那个帝王,都不会帮助覆灭自己国度甚至是世界的怪物,只要能稍微唤醒一下那个帝王的意志,封禅之山就将失去一个国度的加持。”

此话让陆辰点了点头,但很快,他就疑惑的开口道:“不是说被邪祟侵蚀将不可逆转吗?”

“被邪祟侵蚀当然不可逆转,但这里被侵蚀的是封禅之山,不是帝王烙印,更不是历史中那虚幻的亿万黎民百姓。”

“这样啊,你说的真的有可能成功。”

在陆辰点头的时候,道士更是兴奋的说道:

“唤醒一个帝王只能让封禅之山失去一个国度,但这个方法是可以连续使用,我们找到了邪祟的弱点。”

这样想着,道士的眼睛亮了起来,并立刻传音,把自己的想法告知了陆辰。

听完之后,陆辰也是眼前一亮。

“果然,带着你们过来是对的。”

“把这个轰死,下一个就试试。”

随着陆辰发动全力,很快,眼前的帝王就被彻底轰死,这已经是第七个帝王了,而陆辰显化的光之海,也缩减到了仅有五千米直径。

彻底轰杀眼前的帝王之后,陆辰等候着第八个帝王出现。

只是,奇怪的一幕出现了,有浩大的场景出现在了天地之间,但这次不再是帝王影像,而是一个冷漠毫无表情的人影,同时,那人影上面有神的气息残留。

突然的变故让陆辰愣了一瞬,并不由的看向了旁边的道士:“怎么回事,难道邪祟知道了你的计划。”

“不可能,我的传音是特殊的,邪祟绝对无法得知,而且,我有着能定住自身隐秘的宝物,邪祟无法探知我的思绪,甚至无法从我身上得到危险。”

虽然这样说着,但看着有着变化的邪祟,道士心中也有着疑惑,同时,他的手中也在快速进行着一阵掐算。

半晌之后,“哇”的一声,一口鲜血被道士喷了出来。

“怎么了,没事吧?”

口吐鲜血的道士让陆辰吓了一跳,关心的问了一句。

对此,道士摇了摇头并拒绝了光朝着他的身体涌入,同时,他也幽怨的看了陆辰一眼。

“我没事,也知道了邪祟为何出现如此变化。”

“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对陆辰不解的疑问,道士眼中的无奈更多了,看了陆辰好几眼,把陆辰看的发毛了,道士才叹息着说道:“邪祟确实没有感知到我的危险,也不知道我的办法,但它也快撑不住了。”

“嗯???”

看着陆辰有些不解,道士解释了一下:

“并不是所有的帝王都能封禅,也不是所有的封禅的帝王都能形成烙印,这位封禅之山总共烙印了七个帝王跟它们的国度,而殿下你……”

最后的话语道士没说,但陆辰已经知道了原因。

这七个帝王,全被陆辰给打死了。

如此一幕,让陆辰尴尬的笑了一下。

而道士想到以后将与王子共同作战,开口劝诫了一下陆辰。

“王子殿下,以后碰到邪祟别那么莽撞,可以稍微等候一下的,我们可以帮你想到最好的办法对付邪祟。”

“太麻烦了……好吧,我知道了,别用这个眼神看着我了,话说,这最后的情况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封禅之山上有神袛的气息残留。”

这只是陆辰转移话题的语句,并没有想过得到回答,但道士竟然真的知道原因。

“封禅之山除了是帝王炫耀自身功绩,标明自身正统的祭坛之外,在传说中,它也是与天神沟通的通道。”

“凡间的帝王把自身的功绩经由封禅上报于‘天’,而‘天’也籍此肯定凡间帝王的正统,有时还会给予嘉奖,刚才封禅之山是显化凡间帝王的烙印,现在,是显化‘天’的烙印了。”

“在各个世界中,有的帝王祭祀的是苍天,有的祭祀的是神袛,而无论是苍天还是神袛,都带有神的气息。”

道士很快为陆辰解答了心中的疑惑,只是,得到完整回答后,陆辰却没有太过高兴,他有的只是头疼。

“又是神袛,强大的全跟神有关啊。”

“这是必然的,神袛是万物的终点,无论是谁,只要有强大的实力,都会与神扯上关联。”

说过之后,道士还安慰了陆辰一句。

“殿下不用担心,经过我的推算,眼前的神袛已经阵亡,残留的只是它的气息以及被封禅之山烙印的影像,这已经是封禅之山最后的挣扎。而且,我刚才的办法也能对神袛的烙印使用,只要唤醒神袛气息中善的一面,封禅之山的烙印就会自动消散。”

“但这并不容易吧。”

此话让道士沉默了,这确实不容易,而且后患甚大,想要唤醒神袛烙印中善的一面就要与祂的烙印面对面的交流。

不提一旦失败后的反噬对于灵魂的重创,纵使成功,因直面被邪祟污染的神袛烙印,也会对人的灵魂有着影响,甚至能让人类腐化。

对于灵魂的研究不深让陆辰不知道这些,但天启却让陆辰明白其中的危险。

看着道士沉默,陆辰开口道:“算了,你们离开吧,这里交给我了。”

“不行,殿下,那个方法是最稳妥的做法。”

“我知道,但我有更好的办法,话说,你确定这是封禅之山最后的烙印吗?”

“我以性命担保,这是最后一次。”

“别说的那么严重,带着队伍离开这里。”

眼看道士要摇头拒绝,陆辰直接威胁了起来。

“这是命令,如果你不听从,以后我再进入诡境不会带着你。”

“殿下……好吧,我知道了。”

陆辰的决绝让道士只能带人离开,但在离开之前,他还是郑重的提醒了陆辰。

“我这就走,但殿下还请小心,千万不要冲动,这是邪祟最后一招了,我们还有很多底牌没有动用呢。”

在道士带着战士们离去后,而陆辰也看向了前方,虽然他与道士交流了很多,但外界的时间并不长,也因此,前方的降临还没有完成。

当然,也跟此次降临浩大且持久有关。

看着那冷漠又有些虚幻的身影快要降临现世之时,陆辰曾想出手阻拦。

只是,知道眼前的景象是从历史中召唤出来,在那虚影没有完全降临时,无论是虚影还是祭坛都是位于历史中,而陆辰还没法逆转未来攻击历史中的东西,因此,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在看着烙印降临的时候,陆辰也有些感叹:

“魔法少女变身时不攻击,有可能不是特效,而是没法攻击啊。”

降临虚幻的身影有着浩大的威压,更有着天之气息,让陆辰有种面对苍天的感觉,这让陆辰明白了,这位神袛,哪怕是神中也是颇为强大的一批。

但感受到这一切后,陆辰却有着心情吐糟,足以说明他的放松。

而他确实很轻松,特别是发现狂战士以及天骄们都在自己的命令下撤退到了很远之后,陆辰的心情更为愉悦了起来。

而在陆辰愉悦笑着的时候,远方和尚也拉住了道士的虚影。

“王子殿下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为什么面对邪祟的反扑,他让我们逃走。”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劝我们走。”

一众天骄们的询问让道士苦笑了起来。

“我也不想离开,但王子殿下的性格你们又不是不清楚,我根本劝不住啊……唉,希望王子殿下不会冲动吧。”

就这样,在陆辰的愉悦,众人的担忧中,那位带着神之气息的虚影降临了。

彻底降临之后,看到仅有陆辰一人,那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

“被吾吓跑了吗?”

“不是吓跑了,是对付你只要我一个就足够了。”

“狂妄,对付几个凡间帝王让你如此自大了吗,吾与他们是不同……”

眼前的虚影好似是封禅之山的本体烙印混合神之气息组合成的怪异,蕴含神之气息的它更为高傲,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辰打断了。

“问你一句话,知道什么是艺术吗?”

将要战斗的两人突然商讨起了艺术,这种话题的跳跃性哪怕是蕴含神袛气息的封禅之山都没有想过,不过,虽然没有反应过来,但它一瞬间还是想到了书画,字帖,诗歌等等代表艺术的东西。

只是,没等它把脑海中的东西说出,就听到了眼前奇怪人物的自问自答。

“艺术,就是爆炸啊!”

“嗯?这是什么鬼东西?”

陆辰自问自答让封禅之山的本体烙印茫然了一瞬,而就在他茫然的一息之间,一股惊天的危机出现在了它的感知中。

“不好。”

极致的危机让它瞬间释放出了自己最强的防御能力,并离开想要移形换影逃离此地。

只是,防御释放的瞬间,它就感觉到,危机来自于它的头顶,那里,一股漆黑的小点出现,并在刚刚出现的霎那,就产生了极致的吸力。

那股恐怖的吸力让地面的泥土如海潮般向上卷起,同时,空间也扭曲了起来,而空间的扭曲也让依附于空间之上的物体发生了扭曲。

降临的封禅之山本体烙印,当场就跟着扭曲变形。

不过,作为拥有神之气息的强者,它还是第一时间转实为虚,并想逃离此地。

同时,它也发现了,当黑点出现的时候,一股强大的规则也在修复着那个黑点。

“两秒,只要坚持两秒,我就能活着。”

这是它的想法,但不待它心中的喜悦升起,无穷无尽的光芒就组合成数百面内含十字的圣光沁盾朝着黑点所在的方向狂冲而来。

“砰砰砰”

被黑点吸附固定的封禅之山烙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数百面盾牌砸到自己脸上,甚至因为吸力的原因,任何技能一旦释放就会被黑点吸走,这让它只能用脸硬接盾牌的暴击。

“砰砰砰”

数百面盾牌砸的它头脑震荡,更让它朝着中间的黑点不断接近着。

更让它惊恐的是,数百面盾牌还不是结束,那直径为五千米的所有光海全都化作了盾牌,并在极致引力的加持下,如陨星一般朝着它的脸拍了过来,这也让它发出了一声爆吼。

“混蛋,接近那个东西你也得死,你不要命了。”

他想阻止陆辰的拼命行为,言语却没有丝毫的效果,圣光沁盾还是朝着它的脸不断冲来。

“砰”“砰”“砰”

连续的撞击声中,它被砸入了黑洞之中,虽然这个黑洞不是自然界的黑洞,而是用技能模拟的,还有着天地意志的抵消,更存在仅仅只有数秒。

但这个黑点仍然让刚刚降临还没来得及大发神威的邪祟受伤颇重,甚至,它的身体都被压缩为了一个小小的圆形,不过,此时封禅之山心中只有喜悦。

“我没死,我还活着,哈哈哈!”

劫后余生的它看着身旁的一个白色小点,更是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哼,愚蠢的东西,我早就说过了,那个黑点杀不死我,你冲过来只是自寻死路。”

它在狂笑,而一股艰难的意识从那白色小点中传来。

“我当然知道……模拟黑洞杀不死你,能杀死你的……是艺术!”

“???”

陆辰的话语让那个怪异一脸茫然,但很快,它就不用疑惑了。

与它一起被模拟黑洞吸附过来的白色光点,在传出一句狂热的话语后,就猛然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爆炸,就是艺术!”

“不!”

光芒迅猛扩展让封禅之山的本体意识感觉到了不妙,只是,此时反应过来已经晚了,被模拟黑洞压缩到极致的光点轰然炸裂。

“轰隆”

凝聚的光点爆裂让天地之间猛然传来一声轰然巨响,然后,无尽的火焰与光芒瞬间爆发。

因光点是五千米直径的光之气息压缩而成,里面蕴含的能量惊人,在它全力自爆后,那剧烈的爆发让方圆十数公里的邪祟之气都被驱散了,一个浩大的蘑菇云更是升腾到数千米的高空,而以爆炸点为中心,方圆数里之地,都在一息不到的时间被灼热与高温蒸发干净,连空间都被烧熔了,一个更大的空间空洞出现在了诡境之中。

此时爆炸,是陆辰最为剧烈的一次自爆,那恐怖的爆炸甚至把早早远离的道士等人,都吹的七零八落,站都站不稳。

没办法,陆辰最后剩余的光之力量还有五千米范围。

而当这些光之力量被压缩在一起轰然爆炸时,那威力,真的是毁天灭地。

爆炸响起的时间只有一息,让爆炸掀起的余波停止却耗费了不少时间,等到烟尘散落,道士等人看着前方那数千米的天坑,以及坑底被烧熔成玻璃的泥土,还有到现在都没有平息的空间风暴,都沉默了。

“咔咔咔”

半晌之后,和尚才僵硬的扭转过头,一脸惊恐的看着道士。

“这就是你说的不鲁莽。”

面对如此问话,道士没有一丝的表情,他被眼前的一幕震骇到没回过神来。

不过,意识虽然在前,但他还是无意识的回答了一句:

“不是我说的,我只是祈祷殿下不要冲动。”

说过之后,他脸色满是无奈跟苦涩。

“我们明明占据优势,为什么要自爆啊,王子殿下,你太冲动了。”

“这样速度最快,不是有句话说夜长梦多吗,能尽早完成的事情,就要快速完成。”

道士感叹的声音响起,一道阳刚的声音就在旁边响起。

说话的是陆辰,当烟尘散落,前方爆炸的余波恢复正常的时候,陆辰也从蛋中涅槃而出。

看着陆辰完好无损,听着他无所谓的话,道士却仍心有余悸。

“夜长梦多也不是你这样做的啊,自爆杀敌!万一敌人还有其他手段呢。”

“有就再炸一次。”

感受着体内的火焰因子虽然因涅槃重生陷入了冷却,但与大地的联系还在,体内还有一个黑暗神女的真灵存在,陆辰也就无所谓了。

“现实中,剑魔的大灭并不需要在战斗中杀敌,只要身体内存储着一个神子的真灵,那个真灵不被消耗,我就能进行复活。”

当然,也就是陆辰本质颇高才需要神子的真灵,普通人只要杀死一个普通人,并拘束他的真灵,就能替死。

“原本还想着要吸血鬼阿卡多的死河,那是不死不灭的存在,现在想想,这也只能是个美好的想象,在那个世界,阿卡多也就比常人强一点才能以普通人的真灵复活,但我要是复活,普通人的真灵消耗至少在数十万。”

心中思索之时,陆辰也感受了一下体内的两个复活技能以及一个巨龙变身存在,还有三次机会,也让陆辰对于自爆并没有什么感觉,并觉得自己领悟了真正的正义。

“射程之内确实是真理,但口径可以换做当量,当量才是正义,只要爆炸足够浩大,一切敌人都我来说都是浮云。”

陆辰不当一回事,道士却是生气了。

“你这样的习惯不好,哪怕拥有复活技能也不能随便死,复活能力是让你有容错率,不是让你自爆的。”

面对道士严肃的脸庞,陆辰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话,他知道,眼前的道士是为自己好,复活确实不能随便浪费。

“我知道了,走吧,敌人已死,现在该我们享受胜利了。”

“唉……算了,这次又靠你了,谢谢。”

“不用,你也帮了不少忙,而且,我也是为了自己。”

道士刚才的说法终究是为了陆辰好,发现陆辰不再冲动,他也就不再说什么。

只是,道士不会知道陆辰心中的想法。

“复活确实不能轻易浪费,但那是复活次数少……肉身突破天关时我会获得一次技能抽取的机会,这次一定要抽出赫拉克勒斯的十二试练,我就不信了,神袛之下还有人能接我十二发零距离爆炸的大伊万。”

“也有可能是负距离……对付身体庞大的敌人,可以钻入它的体内爆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