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1 00:29:16

最新章节: RT《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求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我不是孟德公啊!

“除了历练值之外,这一趟也能缓解一下这个州域的压力吧。”

心中涌起想法,在天色还没有彻底进入夜晚时,陆辰就振翅飞入了天空,向着其他州域飞去。

极速的飞行,半个小时不到,陆辰就到了其他州域之旁。

而在陆辰飞到之时,正是太阳落下之时,随着十一轮大入足球场的血月映入陆辰眼帘后,无数邪祟的身影出现在了陆辰的眼中。

或诡异,或残暴,亦或是弥漫着无尽的怨恨,这些诡异肆意的游荡在寂静无人的大地之上。

这正应了一句话,白天归人类,夜间归邪祟。

而邪祟,现在连白天也不想给予人类了,在血月的照射下,邪祟身上的气息都有着明显的增强,而后,这些邪祟就朝着人类聚集的地方游荡而去。

攻破人类村庄,吞噬人类血肉,各种“嘻嘻,桀桀”的笑声在大地上回荡,而伴随着邪祟笑声的,是人类的哀嚎。

踏入此片州域的国度,看着十室九空的荒野,陆辰再次明确了内心:“邪祟,全都该死。”

“轰”

心中的愤怒让陆辰背后羽翼猛然扩展,很快,十二根长达八千米的羽翼出现在了陆辰背后,如光之丝带一般飘扬。

“八千米吗,果然,没有信仰之力加持,我的光之羽翼无法突破到万米,但也足够了。”

“而且,今天之后,再次进入这片州域,我的翅膀绝对能够恢复万米。”

扇动羽翼,陆辰仅仅是意念一动,人就如箭矢一般朝着划定好的区域飞去。

没有陆辰的清理,这片州域的情况比陆辰想象的还要恶劣,荒野之上,邪祟处处,进化为祸级的邪祟更是不知凡几。

甚至,有邪祟在面对飞行的陆辰之时,还会腾空攻击或者诅咒。

但这一切都是无用,如最终审判一样,他们接近不了万米高空的陆辰,而陆辰每一次扇动羽翼掉落下的羽毛,都会成为他们的噩梦。

“轰轰轰”

在轰鸣的炸响中,无任何邪祟能逃脱陆辰的审判,哪怕他们能力再诡异,也不过是多一根羽毛的事情罢了。

飞行天际的陆辰就如空天航母,不对,应该是外星星舰一般,能一人威压万里天地

在这飞行之中,陆辰也碰到了无数被邪祟攻击的小城跟村落,有着扭曲者的配合,这些小城的情况很不好。

但当陆辰飞过之后,无论扭曲者还是邪祟,全部会被炸死,那如太阳一般散发光辉的身影,也引得无数人崇拜。

同时,各种技能提升到圆满之后,陆辰的光之力也不仅仅只有攻击之能。

丰城,这是一个不大的城镇,昨夜的扭曲者让此地伤亡惨重,虽然他们撑过了一夜,但当太阳落山之时,那些扭曲者跟邪祟再次冲入了世间,又掀起了一阵杀戮。

“跟他们拼了。”

“饶了我,我不想死。”

“快跑。”

……

英勇战斗之人,因恐惧而求饶之人,或者想要保护家人的普通民妇。

各种各样的情况在城中出现,这是邪祟的狂欢,也是人类的悲剧。

在扭曲者破碎城中法阵,无数邪祟自野外涌入城镇之后,此地之人已经绝望。

而就在他们绝望之时,太阳升起,掉落羽毛炸死了无数邪祟,这让无数人感恩戴德。

“是辰王子殿下,说书人口中夜间巡游天地的王子殿下。”

“我们有救了。”

飞来的陆辰让无数人感恩戴德,只是,邪祟虽死,但城中之人因战斗却有着无数伤者。

看着那些受伤之人,城中之人在悲痛,特别是那些伤者的家人,更是跪在亲人之旁,祈求着神袛救救自己的家人。

这是绝望之中的祈求,那些伤者的家人朋友们并没有报什么期望。

但就在他们祈求时,奇迹真的出现了,有光之羽毛自天空朝着人群方向飘落。

刚刚飘落之时,人类还惊恐万分,以为那辰王子殿下要清除人类呢。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猜错了,当光之羽掉落到他们上方之时,并没有化作神剑轰杀一切,而是化作一道二翼天使,在散布着光辉。

在那光辉之下,此地的人们无论是肉体受创,还是灵魂受伤都在快速的恢复着。

圣愈之风。

这是光之力滋养肉体的愈合能力。

凭借此能力,一路飞行的陆辰不止在杀敌,也救人无数。

而这样的行为,也使得无数人崇拜着陆辰。

一路飞行,一路轰炸,也是一路救援。

当天亮之时,感受到自己没有完成目标,陆辰叹息了一声。

“救人耗费的能量太多了。”

虽然叹息,但陆辰没有后悔,无能力时不说,有能力,陆辰不会任由人类在眼前死去。

“九百六十万,这是今夜的收获,算了,明天再来。”

呢喃一声后,陆辰依靠曲径折越返回了云州。

而在陆辰返回之时,他昨夜在其他州域轰炸的事情已经在各个州域的王室,还有那些大使中传了开来。

刚开始时,所有王者都在高兴,但很快,一则消息的传来,让那些大使脸色怪异,王者们脸色难看。

“王子殿下竟然好这一口,真没想到。”

“传朕的旨意,满足王子殿下的要求。”

“陛下,其他州域的王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们不做,落到最后的就是我们了啊。”

陆辰的一番动作,让外面风起云涌,而姬红蝶,看着安全归来的陆辰,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脸上也有着委屈,更有着无奈羞耻之感。

“怎么了,脸色不高兴,有人招惹你?”

“当然没有,夫君大人您看错了,我没有不高兴。”

看着姬红蝶脸上重新露出笑容,陆辰以为他是担忧自己,也就没有多想。

“我先去休息,你让伊蓉,晴雪过来服侍。”

哪怕是陆辰,一夜的轰炸也感觉到疲累,更别说,沿途的惨景也让陆辰心情抑郁,因此,他准备在晴雪等人身上寻求一些温暖以及美好。

对于陆辰的吩咐,姬红蝶当然十分听从。

“夫君大人,我知道了。”

泡在温泉中,陆辰闭上眼睛想要休息,但因昨夜的惨景,还是没有忍住沉思了一下。

“外面的人类太过凄惨,需要转变一下思路吗。先清除外面的邪祟,再回头对付诡境。”

无论是杀戮邪祟,还是清除诡境都是对抗邪祟之气,两者都能获得大量历练值,因此,陆辰是无所谓的。

而外在情况的惨状,让陆辰心中偏向于先把邪祟清理掉。

不过,最后陆辰还是放弃了如此做法。

“外面的情况确实凄惨,但人类能够应对,中州不会坐看其他州域一起沦陷,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有中州大军进入一些州域清除了吧。”

“虽然他们没有我清除的快,但他们能清除,而中型诡境,只有我能拔除。”

一旦把中型诡境全部拔出,天地意志将会得到极大的恢复,甚至,没有了这些世界之“癌”,天地意志能再次把邪神国度驱离,让它们化作圆盘,而不是现在的足球场。

做出如此决定,陆辰只能狠下心肠不再去想荒野中的人类。

只是,不想去想,但知道缺少自己的救援,至少有百万之人都将死去,他的心情还是不好了起来。

“还没过来吗?”

感觉不爽的陆辰感觉只有伊蓉等人能温暖自己的内心。

他呼唤过后,门外立刻传来了一阵声响。

很快,伊蓉以及晴雪就红着脸走了过来,最后走进来的晴雪,脸上还有着幽怨跟不满。

如此情况,以往时候陆辰会安抚一番,但刚刚把目标放在了诡境,也就意味着陆辰暂时放弃了大量的人类,虽然他也知道自己所做的才是对的,也知道那些人的死亡不应怪在自己身上,但他心中还是不爽。

这使得他根本没有安慰晴雪的想法,万象天引一吸,就把她拉入了怀中,手中的力道也有些大,这让冷傲的晴雪也不由的疼呼出声。

只是,还没玩弄两下,陆辰就发现,除了伊蓉跟晴雪之外,竟然又有人过来了。

再次有人进来陆辰并没有在意,他的女人不知晴雪等人四个,还以为是其他服侍之人。

但很快,陆辰就发现了不对,那进来的有两人,两者面容相似,却一大不小不似姐妹,更好似母女,略过前面那个小的,陆辰看向了后面的那个丰腴的美丽贵妇。

贵妇生活应该颇为优越,一身雍容华贵的气息,让人有种征服之后狠狠蹂躏的感觉。

哪怕是陆辰,看到那充满诱惑力的贵妇,也感觉一股火在小腹下燃烧,但很快,陆辰就压制住了这股欲望,而是眉头皱起的看向了贵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红蝶为什么安排你过来。”

此话,那脸色羞红的贵妇还没来得及说,陆辰怀中的晴雪就冷笑一声开口了:“这不是你安排的吗?现在又假惺惺的……嗯……”

一声痛哼之后,晴雪就浑身颤抖的再也无法说出话来,而陆辰的声音也再次响起。

“我安排的,我什么时候安排的?”

此时的晴雪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那贵妇也带着那个小的跪伏在地上,不敢对陆辰有丝毫的不敬。

最后,还是伊蓉感觉到了一些不对,疑惑的开口道:

“夫君大人,你昨夜去山州清除诡境,不就是因为这个贵妃吗?”

“什么鬼,我清除诡境是为了人类,与这个贵妃有何干系。”

“哼,那么多州域都有邪祟肆虐,为何你不去其他州,先去山州。”

能以这种语气跟陆辰说话的,当然是陆辰名义上的正妻,晴雪公主了。

再次用力让她痛哭后,陆辰直言道:“为什么率先清理山州?当然是因为山州距离兖州最近,兖州的邪祟四散开来会进入山州,一旦山州无法支撑,对于人类而言又是一大祸事,我当然会前清理山州了。”

此话让伊蓉跟晴雪都有些无言了,特别是后者,脸上的幽怨更是转变为了喜悦。

这一幕,也让陆辰明白了,她们好似误会了自己,但如何误会的,陆辰就不知道了。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陆辰的命令下,晴雪很快把事情告诉了陆辰。

很狗血的一件事情,如陆辰所猜测的那样,山州情况确实危急。

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里的王者也是一个果决或者说不在乎女人的冷漠王者。

为了最大程度的讨好陆辰,更为了庇护山州的子民,也是为了确保自己的统治。

那位王者直接把自己后宫中的妃子送来了一个,还是最漂亮的一个,而他前脚刚把贵妇送来,陆辰后脚就去了山州。

“有传言说,夫君大人您都等不到天黑,傍晚时刻就猴急的出发了……啊……”

狠狠的拍了一下晴雪的脑袋,陆辰羞恼的开口道:

“那是猴急吗,我是为了早些解救人类。”

“是,夫君大人仁慈。”

耳边听着伊蓉跟晴雪的恭维,陆辰却没有多少开心的情绪,他有种预感,自己的名声将彻底完了。

“我不会跟孟德公一样了吧。”

瘫倒在浴池中,陆辰感觉到了一阵心累。

“那些人怎么回事,竟然这么揣测我,我是那么无耻的人呢?还有红蝶,她是怎么想的,难道不知道我的心意?”

虽然在说着红蝶,但陆辰也理解她的想法,她现在的一切风光都是因自己才得到的,所以,她不敢惹自己生气。

事实如陆辰所猜测的那样,姬红蝶不敢,哪怕她也觉得自家夫君不是那么肤浅的人,但纵使有万分之一,她也不敢赌。

把这个贵妇送过来,至多就是弄错了让陆辰恼怒一下,万一猜错了陆辰的心思,给了陆辰一个好妒的印象,她感觉自己就彻底完了。

摇了摇头,把这些糟心事甩了出来,陆辰直接开口道:“你们回去吧,告诉山州之主,我清理邪祟是为了人类,不是为了美色。”

他想着尽快摆脱此种事宜,但在话语落下之后,却发现那一大一小两个女孩哭着跪了下来。

“殿下,饶命啊。”

“饶命,我可没有杀了你们的意思。”

“殿下,我们已经被山主送了过来,已经是不洁之人,一旦被殿下遣回,绝对会被杀死的。”

“这么夸张……”

这是陆辰的想法,但看着两个女人哭的稀里哗啦的面容,还有晴雪跟伊蓉隐有悲戚的表情,陆辰的话语有些说不下去了。

这不是现代的男女平等,这个危险的世界,女人虽说不是如衣服一样,但也有人送出。

只是,普通豪门贵族能随意送出,王者送出却很少,而每一次送出对于那些王者都是一些屈辱。

不得不说的是,那个山州之主确实果决,为了救援山州以及稳固自己的王位,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面子。

但能毫不犹豫的送出后宫之人,也说明此人是一个枭雄,更兼心狠手辣。

此女留在陆辰身边当然无事,一旦返回,则可能被他当作屈辱的证明,而一旦有与他同级之人,如云州之主或者各大豪门爵几句舌头,眼前的贵妇几乎是必死的。

仅仅从一点东西,陆辰就推断出了山州之主的性格,而贵妇比陆辰更清楚。

被毫不犹豫送来之时,眼前的贵妇就知道,自己与山州之主的缘分就已经尽了。

无法留下,自己必死无比,冷漠的山主能毫不犹豫的送出自己,也能毫不犹豫的杀掉。而自己被王子送回,也意味着自己与王子殿下毫无关系,山州之主也就不会害怕得罪如日中天的王子殿下,所以,她才会跪下祈求。

眼看陆辰沉思,她只能哀怨的开口道:“妾身已是不洁之人,不敢玷污王子殿下的身子,但妾身的女儿绝对是完璧之人,还请殿下收留妾身的女儿。”

“母亲……”

两者哀怨的样子让陆辰有些心烦,叹息了一声后,陆辰直接朝着伊蓉吩咐道:“你来安置她们两个,还有,这次仅是特例,告诉其他使者,我清理山州是因为那里距离兖州最近,不是因为这个人妻,以后我清理邪祟,也是以威胁度作为判断,送的女人再多,也无法改变我的决定。”

“是,夫君大人。”

看着陆辰收留两个女人,这次晴雪跟伊蓉倒是没有了哀怨跟不高兴,有的只是心情复杂。

她们当然不想陆辰多收女人,但更不想陆辰是一个视女人如衣服的冷漠之人,现在的陆辰,让她们两人安心,这种安心夹杂着些许幽怨,可以称之为复杂的心情。

在陆辰命令下达之后,死里逃生的贵妇拉着女儿朝着陆辰跪伏了下来,不断感谢着陆辰,这次两人倒是真心的,她们知道,陆辰收留她们不是因为好色,而是因为好心。

刚刚被自己的夫君直接抛弃,就碰到如此好心之后,她们两人都有些感动。

而后,那贵妇媚眼如丝的看了陆辰一眼后,语气羞涩的开口道:“多谢殿下收留,妾身身无长物,只能以这副身躯来侍奉殿下了,还请殿下垂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