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1 00:29:16

最新章节: RT《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求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不可直视神!

“难道是兖州,那里的情况影响到了天地了吗?”

陆辰很清楚的知道,血月是邪神神国的外显,而之所以十一血月高悬于天却不堕落到大地之上,这都是世界在抗拒着邪神的降临。

但天地意志不是万能的,那一个个诡境就是邪祟之气对于天地意志的侵蚀,而如果说诡境只是皮肤类的外患,邪祟之气进入世界污染大地就属于内伤了。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兖州半个州域的沦陷让世界意志衰弱,邪神也进一步压迫了。

“不能这样下去。”

虽然知道自己作用不大,但陆辰还是忍不住升起十二光之羽翼,以极速朝着兖州的方向冲去。

不过,还没出城,他就被蛮雄拦住了。

“回去。”

“可是兖州……”

“那里有我们,你要是想帮忙……你要是想帮忙就继续清除诡境,如果把中型诡境全部清除,无论是我们,还是苍天,都有足够的力气去处理兖州的祸患。”

说到帮忙之时,蛮雄大叔语气有着犹豫,显然,他不想自家王子这么快的加入战场,但最后,他还是开口了,由此可见情势的不妙。

而陆辰想了一下后,也不得不承认蛮雄说的有道理,如果把周围诡境全部清除掉,此地驻扎的军民都可以进入兖州,天地意志也可以分出更多的力气,所以,这也算是战斗的一种方法。

更重要的是,兖州过去的传奇不缺陆辰一人,但清除中型诡境,却只有他一人能做。

最后,陆辰只能点头后退。

“我知道了,后天,不对,明天我就继续进入中型诡境。”

“还是后天吧,现在的情况你更不能出事,你要是能把所有中型诡境全部清除,我们还有翻盘的机会,你要是败了……”

后面的话蛮雄没说,但陆辰却也明白,活着,才有输出。

想了一下后,陆辰还是同意了蛮雄的说法,他不需要休息,但狂战士跟拼命的天骄需要。

不过,陆辰也没有回到天武城内。

“兖州有真神太过危险,诡境需要等候狂战士恢复,我去清理其他邪祟。”

抱着如此想法,陆辰振翅飞天,并把背后的十二羽翼不断扩张,依靠云州以及蛮荒对于自己的崇拜与信仰,陆辰背后的羽翼扩张到了万米,挥动光之羽翼,陆辰朝着偏远之地一路飞行,一路轰炸。

“兖州危险,中型诡境更是世界之癌,但冲入世界的邪祟也得清扫。”

“唯有把一切邪祟全部杀光,世界才能恢复原状。”

“轰轰轰”

今夜注定是难以平静的一天,红月下坠,让无数人感觉到了危险。

同时,红月下坠的影响也出现了,虽然红月还没有彻底坠落到大地之上,但感知或者说灵视稍高者,已经能够自大地之上感应到红月……以及里面的邪神。

面见神袛,这可不是好事情。

对于灵视高的人来说,如果感应之后没有立刻断绝,反而是仔细倾听,那些人类的意识就会受到扭曲……以及得到巨大的好处。

神袛是神门四天关全部突破的完美生物,祂们是规则的化身,是凡俗生物的终点,祂们是法,是道。

直视这样的伟大存在,就如直视法则,道果。

而直视规则与法的好处是什么呢?实力低者将获得大量的知识技能,实力高者,将能从完美的神袛身上找到自己的路。

虽然这样很危险,但哪怕仅仅坚持一秒,也会有大量的知识进入凡俗的心间。

虽然,他们观看的只是神袛的表面,那些知识也只是神袛能力的最外层次,但这些能力也足以让人类获得巨量的好处了。

直面神袛,就是一种机缘。

只是,如果是正常的神袛还好,只要能撑过确实算是一种机缘。

但天空中的可都邪神,祂们在邪祟之气的侵蚀下本身已经扭曲,而终点都已经扭曲,直视那些邪神之人,获得的能力可想而知是什么样的了。

吞噬血肉,啃食绝望,以自身养恶鬼……种种不详的能力被大地上灵视稍高的人类得到。

可以预见,这样的能力必定会带来不少麻烦,但就是这样,还是好的。

虽然陆辰一直认为“能力没有对错之分”这句话是错的,除了一些意志坚定之人,能从破坏中获得力量的人类,很难抑制住心中的杀戮欲望。

但陆辰不相信那些人的道德水平,却相信只要有严格的律法,强大的惩恶能力,他能压制住那些人的作恶,让他们把不详的力量对付邪祟。

让陆辰难受的是,有太多的人因为意志不坚定,或者因为贪婪想要看到更深的力量,不仅不挣脱,反而想要与天空中的邪神更加契合。

对于此,邪神很大度,祂们放开了自身的一切秘密,所有人都可以与天空中的神袛融合。

但那些神袛已经扭曲了,而连意志灵魂突破天关的神袛都扭曲,普通人又拿什么抵挡。

可以清晰的看到,仅仅是稍微深入一点,那些贪婪的人类灵魂跟意志都会发生扭曲,而在灵魂扭曲之后,下一步变化的就是身体。

触手,眼球,骨骼,毛发,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能力自那些灵魂扭曲的人类身体上长出,一个个怪物出现在了大地之上。

“感谢至高的主,我升华了!”

“这才是真正的活着,哈哈哈。”

“力量,强大的力量。”

“我才是完美的,人类是必将被清除的污秽。”

“世界终将归于黑暗,吾主会降临在大地的。”

……

一个个城镇中,无数灵视高却意志不坚定的人类在狂妄的嘶吼着,并要清除世间的“污秽”,给予自家人“升华”或者“融合”。

这样的一幕,也让无数悲剧在城镇中散发着。

有感觉升华的怪物,吞噬了自己家人,要与家人融为一体。

有怪物在宣扬着他主的道,把一个个人类变为怪物。

有……

太多太多的不幸一起发生着,神袛如大日,祂们哪怕是稍微接近,都会影响到无数人类。

还好的是,人类并不是毫无反抗之力。

那些大城之中,都有神袛以及高位传奇,或者说准神的信仰领域守护,这些信仰领域会抵挡天空中邪神的力量,同时,意志坚定的强者跟信仰正常神灵的牧师,也在四处出击,清除着各种怪物。

而在云州跟蛮荒,陆辰更如空天航母快速巡游。

“看到了吗,这就是强大的力量,想要这种力量吗,崇拜吾主吧,只要你们虔诚信仰,伟大的吾主就会赐予你们……轰”

“渣滓,作为我的祭品献给陛下吧,有你们献祭,我会得到强大的……轰”

有获得强大力量的扭曲者在宣扬他信仰的主的伟大,有扭曲者想要继续献祭生命提高自身。

可惜,它们宣扬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一道道光之羽就如神剑一般,自天而降,把他们炸成了粉碎。

这样的情况不止一处两处,云州与蛮荒,变异的扭曲者足足有八、九万,而这些扭曲者,在获得强大的力量后,会忍不住炫耀,以强大的力量凌虐他人。

然后,他们就悲剧了。

巡游的陆辰挥洒着万千的光之羽,碾碎了一切施暴的扭曲者。

所有嚣张之人,全部被陆辰轰死。

这样的情形,也使得一些扭曲者躲了起来。

那些扭曲者不是没有组织,他们几乎都是直视天空十一个血月才获得强大的力量,在直视天上邪神之时,他们之间也有了一种隐约间的联系,而在巨量的扭曲者被陆辰炸死时,他们死亡时的不甘跟怨恨会反馈给天上的邪神,而那些扭曲者与邪神有着一种联系,邪神知道,其他的扭曲者也得知了。

因此,很快,云州跟蛮荒的扭曲者全都躲藏了起来。

边荒小城,一个地下室中,数个青面獠牙的怪物聚集在了一起,自感升华的它们,对于血肉有着极度的渴望,更膨胀的感觉到自己刚刚获得的力量无敌。

因此,他们想要杀戮,想要献祭卑微的蝼蚁取悦自己的主,获得更多的力量。

只是,这样的它们被一个老一辈的邪神教徒聚集在了一起,并约束在了地下室中,这让不少怪物都心生不满。

“为什么不出去杀了那些蝼蚁,他们是那么的弱,味道是那么的鲜美,把他们献给伟大的陛下,我们一定会得到赏赐的。”

“就是,我们是完美之血的使者,是高贵的升华者,躲藏在肮脏的地下室中不是我们该做的事情,杀戮才是。”

……

看着周围自信慢慢的一众怪物,把众人聚集在一起的那个邪教徒有些心累。

“吾主的仆从多了,但怎么这么多蠢货啊,出去!现在能出去吗?那个王子根本不可力敌,连神子跟主的化身都殒落了好几个,我们就是去送菜……主啊,您是无敌的,您是完美的,卑鄙的蛮人只是用阴谋欺骗了吾主罢了。”

连续祈祷了好几句,这个邪教徒才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回归自身,而不是如刚才一样,因为对神袛的不敬,而有着动荡。

血月降低,使得邪神对于自己信徒的影响也更深了。

祈祷之后,那个邪教徒恼怒的看了一眼周围的扭曲者:“混蛋,都给我闭嘴,好好的在这里呆着。”

这样说着,那邪教徒却发现周围的扭曲者眼中竟然冒起了血光,杀意在他们眼中涌动。

只能说,血月降低高度,确实制造了更多的扭曲者,但这些扭曲者跟前期的邪教徒并不是一回事。

邪教徒时期,因为血月距离遥远,能够连接到血月中神袛投影的都是一群天才,他们堕入邪教的方式跟目的虽然各种各样,也是一群十恶不赦的恶党,但能力都是有的。

而且,因为当时神袛距离他们过于遥远,神袛的疯狂对他们的影响不是太多。

但此时不同了,这次转化的扭曲者都是过于贪婪之人,或者意志不坚定之人,同时,神袛够近,让人类更容易直视神袛,也更容易受到神袛的影响。

因此,这批扭曲者,几乎都是疯子,暴徒。

偷偷摸摸搞事情?对不起,被邪神扭曲本质影响的它们,除非所信仰的神袛是阴谋诡计这类神袛,否则,这些扭曲者,根本不会遮掩自身。

“老子已经升华,这么NB为什么要躲起来。”

“那群蝼蚁怎么可能伤到我。”

“主啊,让我与您融合为一起吧,我将……。”

种种原因使得他们不愿遮掩,对于让他们遮掩者,他们也不服气。

因此,在陆辰飞行时,他就发现,有邪教徒与扭曲者战斗了起来。

“这算什么?邪教徒之间的斗争?权利分配不均?”

各种想法出现在陆辰心中,不过,这些想法仅仅是一闪而逝。

“算了,管他什么,邪教徒都该死。”

随着一枚光之神剑的轰炸,此地的动静消散于无,最后时刻,陆辰隐约听到了一道悔恨夹杂着绝望的呼唤。

“不,我不是扭曲者,我跟这群蠢货不是一伙……”

“不是扭曲者?开什么玩笑,身上那么重的邪祟气息,我怎么可能找错。”

陆辰飞行的很快,但因为有天启这个直觉类能力,他几乎不会找错人,但在飞行之时,他也发现了,大城市都有人类强者守护,靠着高位传奇的信仰防护以及巡逻卫兵,这些大城不仅清理扭曲者快,城里的扭曲者也没有多少。

反而是小城跟村落,到处都是灾难。

对此,陆辰无法苛求更多,更无法指责那些强者。

不是他们不想救援,而是有心无力,强大的战力都去了天外、兖州堕落之地以及大型诡境之中,仅余的一些兵力,能驻守大城就不错了,把兵力分散,那就是众人一起死亡。

因为村落遭遇横祸,死亡之人的怨恨不提,没死之人,也是怀着无尽的恨意,仇怨。

可以说,各种各样的负面气息在各个村落伤口盘踞,这样的气息是孵化邪神子嗣的温床,也是邪神发展下线的最好时机。

怨恨到极致的那些村民,为了杀死敌人,可不会管力量来源在那里,只要有人赐予,他们都会接受。

“杀了它,无论是谁,只要杀了它,我就会献上我的一切。”

在心里疯狂念祷的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孩,被人藏在一个房屋下面的他看着远处父母躯体被撕裂,血液被肆意挥洒,心中涌现了无尽的仇恨。

疯狂的仇恨吸引来了一些东西的注意。

“怨恨吗,绝望吗,想要获得强大的力量杀死身前之敌吗?”

“你是什么人?”

突然的话语让藏身地上的半大青年愣了一瞬,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

“算了,无论你是谁,只要给予我力量,我都会对你奉献一切。”

“就如此说定了,这样的力量,好好接受吧。”

“啊……”

伴随着一声呢喃,那半大的青年凄厉的叫了起来。

这样的呼喊,吸引了那些扭曲者的注意。

它们早就发现了藏起来的小孩,没有力量者可无法屏蔽他们对于血肉的探寻。

刚才之所以没有出手,只是想吸取那小孩散发的恐惧绝望气息罢了。

“无趣,竟然发出了声音,真的无趣,现在,不杀死你都不行了啊。”

“嘻嘻,我还挺喜欢你躲藏时的恐惧呢。”

此时,半大青年的惨叫已经结束,有的只是无尽恨意在眼中弥漫。

“杀了你们,我绝对会杀你了你们。”

“杀了我们,就凭你,哈哈哈……”

狂妄的笑声中,那些扭曲者走向了小孩的身前,欲要撕裂那半大的青年。

只是,走到一半,他们看到了小孩深邃的眼睛,行走的步伐猛然顿住,脸上也是满脸恐惧。

而后,就这么站立不动,一声声的惨叫自他们口中发出,一道道伤痕也凭空出现在了他们身上,最后,伤痕布满全身,那些扭曲者脸上也露出了生不如死的表情,在这最深的绝望中慢慢死去了。

“呼呼呼!”

捂着眼睛跪在地上,那个半大的青年在剧烈的喘气,在稍微平复一下后,他看着身前的残破躯体,脸上露出了复仇的快感,但与此同时,他也知道了,自己走上了不归路。

“你……呼呼……你兑换了你的诺言,现在要我做什么,杀戮其他人类吗?”

“杀戮其他人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你们这些邪神不就是在做这些事情吗?”

“说的不错,邪神确实在做这些事情,但我不是邪神。”

“嗯?”

心中响起的声音让半大的青年感慨了一下,但很快,感受着体内的力量,他就凄然的笑了一下。

“开什么玩笑,赐予我这样的力量还不是邪神,别耍我了,要我做什么,直说吧。”

“我说了,根本不是耍……算了,记住我让你做的,杀死看到的所有扭曲者,解救人类。”

此话说出,半大的青年并没有高兴,而是心中有了一些想法。

“幻术吗,我以后看到的正常人类是怪物,怪物是正常人。”

此是小孩的心中思索,但这样的想法刚冒出来,一道声音就已经在他心中响起。

“你的想法太多了,我要是真的邪神,直接扭曲你的意志就行,根本不用说那么多,去救援其他人类吧。还有,你不是孤身一人,先去旁边的存在,那里有我的画像跟牧师守护,手持如此画像者,都是你的同伴。”

随着一道画像映入半大青年的眼帘,刚才还不以为意的青年,猛然发出了一道惊喜的声音。

“您是三头六臂,青面獠牙,还能生吞邪祟的蛮荒战神?”

“……”

“蛮荒战神我接受了,三头六臂……嗯,六臂我倒是马上要学了,生吞邪祟……嗯,但青面獠牙就是污蔑。”

陆辰在心中吐槽,这样的想法青年根本无法感知,他此时高兴的说道:“我早该想到的,能赐予我这样邪恶的力量,还让我帮助人类,只有战神您啊!”

“你这样说话就不怕被人打死,第二鬼神的力量又怎么了。”

虽然说着,但看着周围残破的村落,大量死亡的人类,陆辰也就没有了苛责青年的想法了,只是给他指了一条路,让他去有自己图像防护的村子,与众人的力量汇合。

而此时与陆辰连线的不止一人,因扭曲者的肆虐,世间的怨恨、绝望、杀戮,死亡……等等负面气息暴增,以往,这些气息是孵化邪神子嗣的温床。

先是放开自身污染人类中的灵视超高者,然后凭借这些扭曲者引起人类的混乱与怨恨,凭借这无尽的负面气息,邪神会诞下子嗣,这些子嗣再造成更多的混乱,可以说,这是一种灭世的循环,也是邪神攻破世界最常用的方法。

但此时,混乱引起了,只是,那些负面力量却被截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