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1 00:29:16

最新章节: RT《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求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们不是怕!

那一连串的提示让陆辰伤了心,特别是蛮荒的那句俺也一样,更是让陆辰整个人难受。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真的是剑圣啊,就是多出了一点肉而已?”

……

蛮荒,辰部落附近的城镇。

因为商路开通,加上与云州彻底连通的原因,此地很是繁华,而繁华的地带自然会衍生出酒馆,青楼等娱乐场所出现。

这些东西是蛮人忙碌一天后的去所,酒馆之中酒水很少,毕竟,酒是用粮食酿造的,无论那里,灾荒年代都不会提倡酿酒,但没有酒,这里还有其他东西能吸引到蛮人,新奇的说书人。

几乎没有离开过家乡的蛮人听着说书人讲着外面新奇的世界,以及各种英雄的故事时都会发出一声声惊呼。

而在这些故事之中,根据陆辰事迹改变的故事最为受欢迎,云州过来的说书人也爱说这些。

没办法,一听说陆辰的事迹蛮人就会高兴,高兴就会撒币!

真的撒币,只要是说陆辰的好,一把把的银钱就会被蛮人撒出来。

“好,我们家王子殿下就是这样。”

“锤爆他们,王子殿下无敌于世。”

说书人也是要养家糊口的啊,自然会捡蛮人喜欢的说。

“那排名第五的中州天骄是在湖边与王子殿下决战,他化作了水与湖泊结为一体,凝聚为了八百米高的水巨人,那第五的天骄更是放出豪言,水不灭,他不灭……但哪怕是湖泊,也被王子殿下一击蒸干……”

此时,一个说书人正说完了陆辰击败中州豪杰的事情,在一阵阵叫好之中,说完了的说书人好似想到了什么,补充说了一句。

“对了,辰王子殿下击败云州剑客之后,说了一句我是剑客……哈哈。”

此话没说完,说书人自己就笑了起来,而不止是他,整个酒馆中,无论是云州人,还是蛮人,听到这里,都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时之间,整个酒馆都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哈哈,王子殿下竟然说自己是剑客。”

“话说,我也拿着剑,我也是剑客吧。”

“那是当然的了,对了,我是武僧。”

“你TM就是秃子。”

……

这个酒馆的快活陆辰不知道,但他知道事情麻烦了,自己鲁莽,以力服人的性格很可能在众人心中无法扭转了。

“明明不是这样的啊,我最擅长的是剑术。”

此话,让天武城主瞬间底下头,不敢直面陆辰,而是看向了自己的脚尖,好似那里有什么好看的东西。

而陆辰的叹息还在继续:“唉,我也知道对付邪祟时我没用剑术,但一拳就能砸死的东西,为什么要用剑呢,这个虚假的剑圣……嗯,效果还算不错。”

想到放弃长剑改用巨斧自己瞬间就能多百分之十的力量,陆辰心动了。

不过,很快他就摇头把这些东西甩出去了:“不行,不能这样,我是剑客,必须要让一些人明白,何为真正的剑客。”

“我记得狂战士选拔快开始了,就在那里为自己正名吧。”

慢慢的,陆辰心中有了决定,而世界也因陆辰的选拔而热闹了起来。

……

自蛮荒与云州联合开始,整个云州都热闹了起来。

先是中州天骄降临与云州天才切磋,这让整个云州热闹了一阵。

但随后才是真正的热闹,蛮人降临,蛮族青年第一强者辰王子到了云州就放狂言,要挑战整个云州,这自然激起了云州的愤怒,无数人前仆后继的冲了上去,然后,他们就被打到自闭。

最后,不止云州天骄,连那些军队都被辰王子一人打自闭了。

这让整个云州对于蛮人王子的厌恶与畏惧抵达了巅峰,而后,那蛮人王子狂妄的挑战了中州天骄,这让云州人以为那狂妄的王子会得到教训,只是,随后的事情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哪怕是中州天骄,也压不住那个王子,反而是不断被那位王子爆锤着。

这让云州人的心态发生了变化。

“原来不是我不强,而是那个王子太超格了。”

只有自己被揍,当然令云州人难受,但现在其他人也不断被揍,他们却感觉没什么了。

当然,此时的云州人对于陆辰也是畏惧居多,厌恶少许,并觉得蛮人就是一个只知战斗的鬼神。

但随后的一件事情让整个云州的舆论发生了改变,蛮人王子不惧危险的冲入诡境,为云州百姓毁灭了一个中型诡境,解放了二十万军队让百万人能够阖家团圆。

这当场就让百万多人(军士以及他们的家人)感激起了陆辰。

而后,那言行一直很狂妄的蛮人王子,更是放出豪言要打破所有诡境。

“那个王子又TM的放大……嗯,想要打破所有诡境?”

“吹,你就使劲吹,我觉得是谎言……哎呦,你打我干什么。”

“绝对不是吹嘘,不能说王子殿下,他一定能打破诡境的。”

“怎么可能打破?”

“一定会打破的……我还有两个儿子在诡境中征战呢,王子殿下一定要加油啊!”

连年的征战,云州几乎家家有家人在邪祟手中惨死,有家人在诡境中征战,当陆辰放出豪言要清除所有中型诡境,并真的清除了一个之后,整个云州对于陆辰的观感彻底发生了变化。

“王子殿下一点都不残暴,他只是性格勇武了一些。”

“就是,他只是打了你们一顿,没有杀你们,真的很温柔。”

听着那一句句温柔,仁慈等等美好话语,一个中年人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那里有一个疤痕,这是因为气愤蛮人王子刚来时说出的狂言,挑战蛮人王子后被打的。

他很想说自家夫人说的都是谎言,但很快,他又想到了,不止自己,自己的一个儿子以及女婿都在诡境中征战,这让他的反驳消失了,变成了点头。

“王子殿下绝对能清除诡境。”

云州民间发生了变化,高层因为陆辰超格的表现,以及府邸里有大量云州女孩,觉得机会来了,更是大肆宣扬,这让陆辰的名声不断扩大,短短时间内整个云州都听说了陆辰的事迹。

随后,当陆辰化作太阳巨鸟,数夜之内巡游了整个云州大地,击杀了无数邪祟,并被巨量的人看到后,这种声望更是抵达到了巅峰。

虽然这些传言中,每当说起辰王子殿下是剑圣后,酒馆里就会充满快活的气息,但所有人都认同辰王子殿下的强大。

那是能一己之力击败云州所有天骄之人,那是连续暴打中州天骄之人,那是能独自冲入诡境无惧面对任何邪祟之人,那是能巡游天地,驱散黑夜,带来光明之人。

他是英雄,强大至极,带来希望的英雄,被人敬畏,被人崇拜的英雄。

无论厌恶蛮人王子,还是喜欢蛮人王子,疑惑是恐惧蛮人王子,所有人都知道,那位的强大,真实不虚。

而现在,这位强大至极的英雄在蛮荒与云州边境的雪山召集了群众,准备把自己的力量赐予下去,如此事迹传出后,会引起多么大的轰动呢?

更要明白,此时是乱世,危机至极随时有亡命之危的乱世,在这样的乱世中,底层的民众朝不保夕,每次睁眼都有多活一天的欣喜,那些战士每次离开家园也会有至此将生死离别的危机。

如此危险的世界,力量是自己活命的唯一保障。

但不是谁都有运气或者天赋获得强大的力量,弱者占据整个世界的底层,他们看不到希望,更无法获得强大的力量,只能浑浑噩噩的活下去。

但现在,机会来了。

云州与蛮荒天赋最为强大,实力更是真实不虚的蛮人王子准备把力量赐予他人。

虽然,那位王子说过,接受他的力量必须保持心志稳定。

虽然,那位王子说过,接受他的力量必将听命于他。

但还是有无数人过来了,这是他们获得力量的唯一途径。

同时,还有无数云州人与蛮荒人,本就崇拜陆辰,感激陆辰拯救了他们的家人,或者他们自己。

这种崇拜,感激,以及为了获得力量……等等原因,使得陆辰在忙完自己的事迹,抵达雪山之时,看着下方一望无际的汹涌人潮,人都有些傻了。

“这有多少,怎么来了这么多?”

此话让姬红蝶笑了一下:“夫君大人,您太小看您的号召力了,这还是各地不能抽调更多的人,否则,所有知道消息的人都会过来。”

红蝶的话让陆辰懵了一瞬,但很快他就开口道:

“你没有告诉他们接受我的力量,必将接受我的制约,还会有一些危险吗?”

陆辰需要把第一鬼神的力量分散出去,这样,他能制造更多的眷属,同时,那些眷属也是属于他自身的力量。

但他想要眷属,却不想要欺骗,他需要的是真心实意跟着自己之人。

对此,姬红蝶笑了一下:“当然了夫君,所有的一切他们都知道。”

“那为何还有这么……”

“所以说了,夫君大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号召力有多强,他们都是感激崇拜你之人,至于夫君大人你担心的接受力量必须被制约,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说这话之时,姬红蝶看着陆辰的目光有些疑惑,好似疑惑陆辰为何不知道世界的常识。

她的目光也让陆辰清醒了过来。

“又拿原本世界带入了这个世界的人了。”

原本世界有一句话,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这句话并不是完全正确,也不是所有人都认同,但也说明了在陆辰的世界,自由是非常重要的。

但这个世界不是陆辰原本的世界,此方世界土生土长的人,已经接受了获得力量也将获得制约的事情。

如神袛的信徒,神官,各大家族的护卫、死士等等,这都是为了获得力量而放弃一部分自由之人。

原本的陆辰也会如此,普通村落天才进入王庭之后,是需要付出自由来获取资源跟武技的,如獠就是如此。

但陆辰又是幸运的,进入王庭,他就成为蛮人王子,这一下子就不同了。

没有体会过下层的艰辛,更因为上个世界的观念,陆辰以为不会有多少人愿意被制约,但这是错的。

在这个世界,接受力量获得制约是很正常的,而陆辰又是可能成为神袛的人物,成为他的“神官”,不会有人说什么。

甚至,这还是一种荣耀。

所以,此次来的人才会如此之多。

看了那密密麻麻的人群,陆辰叹息了一声。

“算了,人多我才能挑选更多的天才,而且,这些人,也足够扭转我的名声了。”

如此想着,陆辰背后十二翼一展,整个人就如炽天使一般飞向了天空。

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众人,陆辰带给了众人如山的压力,也让场中寂静了下来。

那种仅仅站立就让百万人禁声的威势,陆辰还没感觉什么,姬红蝶却是一脸的与有荣焉。

“这是我的夫君。”

他人的想法终究无法影响到陆辰,居高临下的俯视大地,陆辰的声音如雷鸣般轰鸣了起来。

“我是剑圣辰!”

此话一说,原本因陆辰升空而起变得凝重严肃的气氛瞬间破灭,一股快活的气息在场中传染,甚至,有喧闹声传来。

“殿下还执着于剑客的身份。”

“唉,我听说,殿下喜欢云州跟中州温婉的女子,但这些女子大都喜欢飘逸的剑客,殿下以为自己成为剑客,就能获得那些女孩的喜欢了。”

“其实不必如此,以殿下的身份,想要女孩,不是唾手可得。”

“我也觉得,而且,以殿下的身形,哪怕他真的是剑客,也不会得到那些女孩的喜爱,这是要死人……”

“慎言!”

一阵快活的声音响起,而那关于陆辰的种种猜测,更是让他眼皮直跳。

气恼之下,一道巨龙身影自陆辰背后出现,巨龙如王冠盘踞在陆辰头顶,在巨龙的加持下,一道震吼从陆辰口中发出。

“肃静!”

此是声音,更是龙吼,或者说王冠的命令。

在陆辰的命令之下,场中瞬间没有了一丝声音,甚至,连风都静止了,天地都被在陆辰的命令下彻底肃静。

万籁俱寂的场面让陆辰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那下方动也无法动弹的一众天才,陆辰的声音响起再次响起。

“不相信我是剑圣,觉得我是虚假的?”

此是询问,但陆辰没有指望回答,他只是冷笑着开口道:“剑客只能用剑,这就是你们的想法?”

“但这是愚昧,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并不是用剑的才是剑客。”

说话之时,陆辰背后的光之羽翼疯狂暴涨,很快,万米的光之羽翼就自陆辰背后扩展而出。

由光组成的羽翼如丝带一般在陆辰身后漂泊,随着陆辰意念一动,无数光之羽自陆辰背后的光之羽翼中脱落,并在信仰之力的加持下不断变大(大小如意,正义之怒的固化),同时,在变大的过程中,光之羽也变为了剑之形态(德玛西亚之力的固化)。

“轰轰轰”

无尽的光之剑轰炸在大地上,让大地轰出了一个个坑洞,一个个百米高的云朵升空而起。

轰炸没有落到聚集而来的人身上,却让他们感觉到了浑身在颤抖,死亡的危机就在眼前,甚至,一些乘坐马车而来的富家公子,直接被吓尿了。

如此轰炸持续了数分钟,足足百万的光之剑被陆辰释放。

当一切平息之后,陆辰再次看向那聚集过来的百万民众,怒吼着问道:“告诉我,这是不是剑!”

此话一出,无数人瞬间回应。

“是!”

那回应的声音很大,甚至有不少都在哭喊着,如此热情让陆辰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你们还算城市,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点头之后,陆辰又开口道:“光之羽是剑,手臂也能是剑!”

说完之时,陆辰低声吟诵了一句。

“在这起誓吧。我不允许我不能切开的任何东西存在。而这把剑是能砍断、切开地上的所有的东西的无敌之刃!”

伴随着吟唱,一道银色的光芒覆盖在了陆辰的手臂之上,举起银色的手臂,陆辰朝着远处的高山轻轻一挥。

“轰”的一声,一道千米之长的剑刃冲天而起,剑刃一闪而逝,直接飞腾数万米之远。

如此距离已经超越不少人视野的极限,不过,不少人看着剑气飞去的地方,脸上有着疑惑,他们发现,那剑气如幻影一般,穿透了高山却没有一丝声响,那山也没有一丝变化。

“怎么回事,难道失误了。”

“不可能啊,那位王子既然敢在数万人面前做出如此举动,必然会有着自己的把握才对。”

“不过,那位王子究竟在搞什么,他不是要赐予其他人力量吗,为何现在要说自己是剑圣。”

因陆辰此次汇聚而来的不止没有传承的普通人,一些强大的传奇以及天骄也过来看热闹了。

此时,他们一边观看,一边议论,同时也在疑惑陆辰刚才一剑为何没有发挥作用。

当然,这些说话的都是普通天骄,那些真正的强者,看着远处看似一切正常的高山,脸上都有着骇然。

“怎么可能!”

陆辰这次声势确实太大,这次过来的不仅有普通人跟天骄,就连一些阴沟里的老鼠都过来了。

“主祭大人,这里那么多肮脏的人类,全部献祭给陛下,我们必将进阶。”

“不急,等到夜晚再说……虽然不知道那位粗鲁的王子准备干什么,但他聚集那么多人在野外这都是我们的机会,等到夜晚,桀桀……桀桀桀桀……”

“孱弱的人类必将被清洗,我们,终将永生。”

无数人在疑惑,并在心中思索,而就在他们思索之时。

“轰轰轰”的声音响起。

这次不再是爆炸的声响,而是高山倾倒的声音,扭头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无数人惊骇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可能。”

“山……崩了。”

“不是山崩,是被切开了,看那切面,跟镜子一样……嘶……”

“王子殿下好强。”

“难道王子殿下真的是剑圣。”

……

陆辰刚说自己是剑圣之时,场中只有快活的气息,当光之羽翼不停轰炸之时,场中不少人心中有了动摇。

而当陆辰一剑斩到万米之外,并切开数座山峰之时,一些人已经扭转了心中的想法,觉得陆辰就是剑圣。

同时,陆辰扭转的还不止普通人的想法,那些邪教徒看着倾倒的山峰,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着那如镜面一般的山峰切面,再看着延伸到不知处的剑气,一直以来视人类如待宰畜生,觉得自己高贵无比的邪教徒心态发生了变化,而想到晚上就将动手,他们需要面对这能释放无尽光之羽,能随手一挥斩断山峰的强者时,不少人额头甚至冒出了冷汗。

“主祭大人,我们也许可以从长计议。”

“确实,主祭大人,我们不是害怕蛮人王子,我们只是觉得不能把有生力量消耗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