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7 23:13:59

最新章节: 求收藏,求推荐《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在心间种神树》,求收藏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不菲的收获

虽然都寄宿在鬼手之中,但一山不容二虎,鬼神之间也是有着冲突的,第一鬼神吸收了足够的养分,自然不甘心其他鬼神影响陆辰。

这种压制变相的减轻了陆辰的负担,当然,前提是陆辰能一直压制第一鬼神,或者说,与第一鬼神保持完美的契合。

可惜,发生在鬼手内的一切并没有被陆辰感知到,把一个城镇毁灭完毕后,陆辰继续朝前出发。

在那沿途的一切邪祟,都被陆辰毁灭殆尽。

普通邪祟直接羽毛脱落,强大的邪祟,则是直接召唤大宝剑,这样的杀戮,从云州王庭附近的天武城横跨到了云州边境,时间也持续了一夜。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陆辰在使用大宝剑的时候有人看到大宝剑的形状,有可能猜到陆辰的身份。

奈何,人类范围内的邪祟根本用不到大宝剑,能用大宝剑的地方,人类掌握近似于无,所以,误会终究还是延续了。

持续一夜的杀戮使得第二天太阳升起时,陆辰身上的金色纹路已经消失,就连头发,都由金色变为了黑色,那是太阳之力消耗殆尽的征兆,同时,他的精神也是疲惫至极。

当然,随着太阳升起,陆辰的身体也在不断吸收着太阳之力,但这样的吸收太慢,普通晒太阳,足足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也就是说,平常时候,陆辰充电一个月,这样连续轰炸一夜的情况才能出现。

幸好,中州的灵气科技,让陆辰不用等候那么久。

“回天武城充能,今天夜里继续杀戮,正好,铠甲武器锻造好之前,我不准备进入诡境,这几天就把游荡在云州荒野上的邪祟杀光。”

杀光并不是准确的说法,如果邪祟真的那么容易就能杀光,它们也不会成为波及万界的灾难了。

陆辰能够杀死邪祟,但只要邪祟之气不灭,被那气息影响,尸体,枯木,人类所造的玩具,日常使用的物品,甚至是山石,淤泥,风声在山谷回荡的声音……等等,都能化作邪祟重新出现。

邪祟,杀之不尽,唯有堵住诡境入口,不让邪祟之气蔓延进世界里,这才是根治之法。

也是因此,各地的强者才会驻扎在诡境之中,没有在外界扫荡。

当然,陆辰的杀戮也不是无用,残留的邪祟杀光之后会有新的邪祟出现,但这新的邪祟,只会是最弱的白游,它们的杀伤性会降低很多。

一边想着杀戮邪祟的好处,陆辰脚下也出现了一个幽蓝色的神秘光圈。

随着光圈一亮,陆辰的身影也自大地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

天刚刚亮起的天武城中,陆辰疲惫的身影出现了。

一夜的杀伐,加上体内能量消耗殆尽,哪怕是陆辰也无法坚持。

回到府邸,在浴池中泡澡的时候,陆辰甚至直接入睡了。

而在他睡觉的时候,天武城中却很是热闹。

首先是大量的人都在猜测昨夜的蛮人王子突然飞走是干什么去了,因为其他大城与天武城并不统属,天武城主也不知道,而他虽然把陆辰有异的奏折汇报了上去,但陆辰又不是做什么坏事,他汇报上去的奏折并不是最紧急的。

这样的奏折不会在早朝上出现,而是早朝之后会转到云州王上的桌子上面。

而就在他猜测的时候,突如有飞船落到了天武城上空,云州王上派来慰问太族的王子到了。

这些人不止慰问,还带来了大量的礼物,到达太之一族的驻地之后,大量的礼物被下人搬了下来,两位争夺王位的王子相互对视一眼后,冷哼一声直接扭开,而在看到太之一族的人出来之后,两人又同时满脸笑容的迎了过去。

相互恭维一番后,看到那大量的礼物以及突然到来的两位王子,驻扎在此地的太族主事人以及太兆,太一,都是满脸的茫然。

“不知两位王子过来有何事。”

“我是奉父皇之命过来感谢诸位的,这也是我自己的感谢,诸位在深夜为我云州清理邪祟,果然不愧是正义的太之一族,不知昨夜出行的是那位殿下,还望让我亲自拜谢一下。”

为了与太族建立良好的关系,王子天正的姿态很低,同时,他的感谢也是真诚的。

毕竟目标是王位,整个云州所有人都被看作他的子民,因此,他绝对不想云州出乱。

只是,他很公正,太之一族的人就很茫然了。

“昨夜外出清理邪祟,我们一族有这样的人。”

这是太兆的想法,而人榜前三的太一,则是眼前一亮:“这养收拢人心的做法倒是不错。”

在两个封号英雄思索的时候,太之一族管事则是朝着周围开口了:“昨夜谁出去了,出来吧,这是好事。”

只是,他的呼唤却无人回应,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位王子天义开口了。

“昨夜清理邪祟的那位殿下一夜横跨万里河山,清理邪祟百万,应该是两位公子的护道者出手了。”

“横跨万里河山?清理邪祟百万?”

“护道者?不可能啊,这次过来的没有护道者。”

两位王子的话让太之一族茫然了,而两位王子也因为太之一族的话语心生不解。

“没有护道者?这不可能吧,有可能是为了让两位公子历练,从而隐藏着过来呢?”

“没有,我族出行从来没有护道者,凡日光所级之地,吾等子孙皆被陛下保护,自然不需护道者。”

这话太兆说的很自傲,而两位王子听完之后,也是半晌无语。

“你们强,确实不需要护道者。”

不过,感叹完毕后,两位王子也茫然了。

“没有护道者,那昨天那位强者是怎么回事?”

“就是,光之羽翼展开足有六千米,还能一夜横跨万里河山,不是你们太之一族,还有谁能够做到啊?”

“是不是你们太族有强者降临,但没有告诉两位公子。”

两位王子在猜测,而太兆原本跟他们一样猜测,但听到六千米的羽翼之后,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等等,你说六千米长的羽翼?”

“是的,太兆公子知道那位殿下是谁了?”

“确实知道了,但他不是我们太之一族的人……你们知道的那么清楚,有留影水晶吗,给我看一下。”

“好的。”

这样珍贵的影像,云州王上自然拷贝了,而两位王子也拷贝了一份,很快,一个有着六千米光之羽翼的太阳极速飞行,并有羽毛不断落下的画面出现在了太兆跟太一眼前。

“好浓郁的光之力,不过,翅膀那么大,为何只有四只?”

这是一直闭关的太一的疑惑,而太兆看到那极速飞行的“太阳”以及如箭矢一般洒落的羽翼,则是满脸震撼,半晌之后,他才幽幽的朝着两位王子开口道:“你们找错人了,这位虽然使用光之力,但不是我们太族人?”

“不是我们太族人?”

“不可能,这样强的光之力,除了你们太族,谁还拥有。”

无论是云州王子,还是一直闭关的太远,都是不相信。

而太兆则是苦笑着开口道:“说实话,我也不相信,那个家伙才学习几天,实力竟然如此逆天,这根本不符合常理,但虽然不相信,这确实是那位。”

“那位是谁……辰王子殿下!”

陆辰行事太过高调,此地无论是谁都曾听过陆辰的传言,更曾得知陆辰前几天还曾向太族讨教功法。

但就如守夜的大学士所想的那样,他们就是知道辰王子前几天刚学习了太族功法,才会把那位殿下排除。

“刚学习几天,你能学习到那个地步。”

“这可是黄金功法,很难学的,辰王子殿下实力再强也无法在几天之内做到这个地步。”

这样的想法是众人的常识,哪怕太兆已经说出,两位王子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不可能。”

“你不会弄错了吧。”

两位满脸不相信的表情,却没有引起太兆嘲笑,哪怕他曾亲眼见过,但今天得知昨夜辰王子殿下起飞之后,一夜横跨万里河山,杀戮邪祟百万,也是感觉自己在做梦。

那位王子所做的事情,确实超乎人的想象。

“辰王子殿下有神袛之姿,这也许不是说说。”

心中如此想着,他也幽幽的开口道:“我也不相信,但这是事实,昨夜王子殿下刚用这羽翼击败人榜第九的余飞,起飞之时也有无数人看到……而且,从留影水晶中也能看出,我族修行光之羽翼,高深时翅膀会变多,这留影水晶中的强者翅膀只有四只,说明那位殿下领悟的光之羽翼并不是很高深。”

“可是,不高深怎么能连续攻击一夜。”

“因为那位王子太大了,体内的太阳之力也太雄厚了。”

虽然此方世界没有,但太兆还是莫名的想到了一个词,大力出奇迹!

听到太兆说蛮人王子太大了,两位王子思索一番后,不由同时点头,那位真的太大了。

同时,想到那位王子的浩大,两位王子也知道了他们找错人了,而这,就尴尬了。

“既然这是送给那位不辞辛劳的王子殿下的,这些东西你们拿过去给他吧。”

“不用,不用,我等还能在世界内安稳的生活,都是天上陛下的辛劳,这些是我们送给陛下的贡品。”

“是的,还请你们收下,拿回去我们会被父皇打死的。”

又商讨几句之后,两人因为心里有事,很快就告辞了,对此,太兆也没有阻拦,但却把那份留影水晶拷贝了一份。

当两位王子离开之后,太兆就给族里传讯,把此地的事情告知了族里,并把昨夜云州王庭拍摄到的影像给族里的诸位长老看了一下。

如太兆跟两位王子一样,哪怕太族长老见多识广,初碰到此画面,也是愣住了。

并发出了跟两位王子一样的感叹。

“不可能。”

而这次,太兆就感觉很舒服。

“不是我一人大惊小怪,是那王子所做太过惊人。”

感叹过后,那位族老看到留影水晶里的情况后,却不得不承认,这一切都是真的。

至少,如果是真的传奇,那位的羽翼不会只有四只。

半晌之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一位长老才开口道:

“辰王子是吧,他对于光之羽翼的领悟并不是很深,甚至没有我族普通天才高深,但他体内的能量太雄厚了。”

“是啊,那位的体形快有九米了,还是凝练如铁的九米,以他这样的体形,哪怕是使用最低级的拳头,一拳下来也能堪比黄金啊。”

“力气够大,对于那位来说,一切都非常简单。”

“他的天赋也很强,虽然现在辰王子对于光之羽翼的领悟不如我族普通天才,但要知道,他学习光之羽翼才几天啊。”

……

此话,让商议的一众族老都沉默了下来。

体力雄厚,随意一击都比拟普通人的黄金,现在领悟还强,这让诸位长老的心态都快崩了。

最后,还是某个族老打破了沉默。

“咳咳,我觉得吧,那个王子虽然一路高调,每次打人还要打三次,但他还是一个好孩子,比如,他,他……”

他了半天,那位族老还是没有找到好的性格点。

最后,还是另一位族老开口道:

“能在夜里主动出击,那位王子是一个勇敢的好孩子,至于打人打三次,那是真性情。”

“是的,我也觉得不错。”

“嗯嗯,我一直很看好那个孩子。”

“上次就是你说蛮人王子废了!”

最后一句是太兆的想法,当然,说话那位是他的爷爷,怕被揍一顿的他也只敢在心里说说。

不过,他也疑惑为何家族长老这么夸赞辰王子,而很快,他就知道了原因。

“其实,我一直觉得固守自闭不好,这样的好孩子,我们应该吸进……我们应该联系一下。”

“我也是这么想的。”

“确实,家族之间互相联姻不好,吾祖曾说过让我们多与外人通婚,我觉得吾祖说的对。”

“我也觉得。”

如此说完之后,不理太兆的目瞪口呆,那些族老就开口道:“兆儿啊,过几天你有几个姐妹会过去看看人榜决战,到时你让她们跟辰王子见一下。”

“与蛮人王子联姻,不行,你们也看到了蛮人王子的体形,那会死人的。”

对于击败自己的辰,太兆厌恶的心并不是很浓重,他不是第一次失败,同时,他也很佩服敢一人独闯诡境,并在夜里奔袭万里的陆辰。

但佩服归佩服,他却不想让自家姐妹嫁给蛮人王子,不是其他,纯属那位王子的体形太大,万一兴头上控制不住会死人,这不是说说的。

太兆的话让那些族老有些不悦。

“说什么联姻,只是让她们见识一下。”

“就是,只是见识见识而已。”

这危机的时代,哪怕是太族也得拉拢强者了,毕竟,天上的那位压力也不小。

当然,这更说明陆辰的潜力大,如果是普通传奇,太族族老根本不会提出这样的想法。

毕竟,他们自视高贵,普通中州天骄都不看在眼里,更别说粗鲁的蛮荒了,让自家贵女嫁给蛮人,以前都没人敢提。

但这些族老都见多识广,更因见多识广知道,陆辰这样的潜力已经不是传奇能够概括的了,而是能成就神话,面对一个未来的神话,放下身段拉拢并不屈辱。

不过,他们还有最后一丝高傲,只说联系一下,没直白的说联姻。

而太族还要在乎面子,云州就不在乎了。

当两位王子把情况传递给云州王上时,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怎么可能,那位殿下与辰是同一个人。”

他不愿相信,但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

“那位的天赋,不止传奇。”

如此想着,哪怕心中震惊,他还是慢慢接受了这个概念。

但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连忙朝着对面水晶中的自己两个儿子开口道:“快,我这就把宝库里的一些宝物拿出来,你们一定要亲手交给那位王子,并表达云州对那位王子的谢意,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

当传讯结束时,第三王子看向了第五王子,脸色郑重。

“老五,蛮荒是我们的敌人,但蛮人王子不是,去了王子府邸,不要露出敌意,还有,我们与辰王子殿下同是王子,但他与我们是不同,见到辰王子殿下一定要恭敬。”

“不用你说。”如此说过之后,他还冷笑了一声:“倒是奇了,你竟然会担心我。”

“不是担心你,我是怕你害了我们云州,那位只要不死,就不会长留地面……祂,终将立于天上。”

此话,让五王子脸色也凝重了一下。

“我知道了……但那位在地面时我们与蛮荒的关系。”

“放心,那位虽然身在蛮荒,但对于蛮荒的各种陋习却不认同,他在自己的领内,一直发展商业,连通道路,虽然武者在那里地位高但也不准杀人,而且,他房内的女人,都是我们云州的,更不顾派别,帮助我们清理诡境,他与普通蛮人完全不同,而远古时代,也有这样的蛮人。”

“雷泽大神!”

想到了什么,五王子的眼睛亮了起来。

“那位虽然身在蛮荒,但这确是我们的机会,如果有王室女孩嫁给那位,等他立于天上之时,我们也将受益。”

“而如果那位王子娶的是我妹妹,一位神袛的注视,足以让我登上王位。”

最后一句,五王子是在内心自言自语,但三王子内心也有如此话语。

只是,想到嫁给王子的妹妹,两人脸色都是一愣。

“……等等,我记得十三妹一直跟在那位的身边,十三妹有一个弟弟。”

想到这里,两人心里都是一寒。

虽然两人是争夺云州王位的最佳人选,但这种最佳,是豪门与王室还有门派的妥协争斗。

但豪门,王室以及门派,都不如能近乎永恒存在的神袛久远,那是真正立于世界顶峰的存在,为了一个神袛的友谊,一切皆有可能。

“十三妹的弟弟十七并不痴傻,只是稍微年幼!如果那位成就真神,哪怕我已然坐在王位,也得退下。”

这样想着,两人脸上的寒意越来越重。

而如此想着的两人,也发现了对方的表情异变,这让一直敌对的两人都明白了对方所想。

一愣之下,两人同时开口道:“别对付辰王子殿下。”

陆辰现在是不能招惹的,这是所有人的共识,毕竟,唯有他敢于清除中型诡境,也能清除诡境,陆辰出了意外,或者对云州有了芥蒂,哪怕两人登上王位,也得在邪祟的连串攻势中惨死。

同时,陆辰背后还有王庭,一旦陆辰被他们两人暗算,蛮荒大军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不能对付陆辰是共识,两人的目标也就变为了十三妹跟他们的十七弟。

“杀了老十七,不行,跟在辰王子身边的十三妹才是根本,万一被吹枕边风报复……”

被一个现在就能毁灭中型诡境,能横跨万里河山毁灭无数邪祟,以后可能成就神话的强者惦记,两位王子想都不敢想。

“唯一的办法只有一个,如果我的妹妹成为辰王子的妃子,一切就不再是问题,甚至是助力。”

这样想着的两人都是眼前一亮。

虽然他们跟太兆一样,都知道妹妹嫁过去有可能死亡,自家的妹妹也不愿意过去,但为了王位,他们两个却不在乎这些。

对于王子而言,亲情并不浓厚。

“需要把分析告诉母亲,让母亲出面说服妹妹。”

在陆辰到来之前,各位王妃为了自家女儿各种出谋划策,她们与自己女儿是一条心,但现在情况不同了。

王室重男轻女的作风在古代是第一强的,毕竟,儿子有可能成就皇位,母凭子贵,各种情形都说明了生儿子的重要性。

甚至,有宫女只是因为生育,直接成为贵妃,甚至是皇后,如此情况,也使得常规情况下,那些王妃对于儿子也更加看重。

这点在现在社会也有,普通家庭不谈,经常有豪门传言,某个女星生了儿子几千万,甚至豪宅一套。

为了自己儿子的前途,无论是三王子,还是五王子,都有把握说服自家母亲把妹妹嫁过去。

……

两位王子在谋划自己的妹妹,而那些松了一口气的公主们,也不知道自己将遭遇噩梦,这个噩梦还是自己父亲,母亲,兄长所共同谋划的。

同样不知道的还有陆辰,昨夜的战斗让他疲惫,但本身的恢复加上阿瓦隆的蕴养,让他仅仅睡了五个小时一切疲惫就消失殆尽了。

而在苏醒过后,陆辰第一时间打开属性面板,看起了昨夜的收获。

“虽然祸级以下的邪祟能获得的历练值变少了,但昨夜我杀戮的太多,这次收获应该不菲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