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1 00:29:16

最新章节: RT《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求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百三十五章 罪恶之花,遍开大地

“阿瓦隆如果成为福地,我就是能量无限的传奇了。”

这样想着,陆辰意念一动,噩梦之影就化作了一道烟雾朝着阿九冲了过去。

只是,就在陆辰准备让噩梦之影寄生在阿九身上时,感知到的一些东西让他停下了动作。

“不行,哪怕有我的管制,噩梦之影寄生在心间也会被动的影响到寄生之人,让他逐渐堕落。”

不愿这一切发生的陆辰再次动起意念,噩梦之影钻入了阿九手中的图像。

在噩梦之影过来的时候,阿九明显颤抖了起来,但最后,他还是硬撑住了没动,这样的冷静更让陆辰满意,很快,噩梦之影就消失在了阿九手中的画像中,而一个威严冷漠的声音也在他的心间响起。

“持我画像清除邪祟,庇护你们自己的城镇!”

“记住,要心有正义,被邪恶腐化者必将遭受吾之神罚!”

“心怀正义者,将得到吾的赏赐。”

此话响起之后,阿九立刻跪在地上,朝着陆辰不断祭拜。

“谢殿……谢陛下,我会为陛下守护好城镇的。”

在他跪下感谢的时候,他手中的噩梦之影图像也闪过一道红光,这噩梦之影能帮助阿九清除邪祟,但当它反叛时,也是夺命的利器。

不过,这一切阿九还不清楚,跪在地上的他激动万分,机灵的他原本对这世间绝望,但此时却好似感觉到了一条康庄大道。

这确实是一条康庄大道,手持图像,阿九能感觉到图像中噩梦之影的力量,他能感觉到,图像中的力量比城里的守卫队长还强。

“有陛下赐予的力量,我的力量是城中第一。”

这样想着,一些危险的想法出现在了他的心中,但很快,他就想到了陛下的警告,这让他立刻甩开了心中的想法。

“一定要心怀正义。”

“不对,这一切都是陛下赐予的,一定要供奉陛下。”

抱着如此念头,感受着手中的力量,再次看向破庙外的漆黑夜幕,阿九心中不再恐惧,而是涌现起了无尽的渴望。

“一切为了陛下。”

随着一声呼喊,他直接走出了破庙,准备为陆辰收集信仰之力。

不过,出门之后,手中的图像虽然给了他不再恐惧的信心,但他却不知道该如何走。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手持的图像突然发光,握着发光的图像,阿九心中也有了感应。

“有怪物想要入侵陛下图像守护的屋子,这是要清除的污秽。”

虽然手持画像,但常年累月的恐惧,让怪物在阿九心中还是恐怖的,不过,他最后还是抵抗住了心中的恐惧,抱着画像朝着那感应到的房屋走去。

很快,一个门上贴着陆辰恶鬼图像的房屋出现在了阿九眼前,而在屋子门前,阿九感觉到了无尽的阴冷。

感受着不详的气息,阿九不敢怠慢,立刻跪在地上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图纸。

“请使者出手。”

随着他的呼唤,有恶鬼图像自画中浮起,朝着那屋子里冲了过去。

数息之后,一道凄厉的惨叫在房屋中响起,而后,满脸满足的噩梦之影自房屋中返回,再次钻入了阿九手持的图像之中。

“谢陛下的使者。”

恭敬的供奉完成,感觉房间中再无威胁,他才冲进了那阴冷的房屋。

此时,房屋中有三人,一个母亲两个孩子,那母亲正护着自己背后两个昏迷孩子满脸凶悍。

能看到她的脸上也有恐惧,但自己的孩子就在身后,她还是勇敢的站了起来。

在阿九进来的时候,那母亲直接拿棍就砸,这让阿九吓了一大跳。

“别动手,怪物已经被陛下的使者杀死了,是我救了你们。”

“阿九,是你这个小混蛋,你刚才在吓唬我们。”

“我可没有那个闲工夫,你们真的遭受了危险,是陛下的使者仁慈,你们才获得救援。”

如此说着,阿九举起了手中的图像,因图像中盘踞着噩梦之影,哪怕仅仅是观看,那悍妇心中也升起了无尽的恐惧,这让她立刻低头,不敢再看图像,也相信了阿九的话。

不相信不行,阿九手中的东西她连看都不敢看。

不过,阿九也记者陛下的命令,没有狐假虎威的做一些事情,而是快速开口道:“怪物横行,天下大乱,其他人已经无法庇护我们,唯有陛下仁慈派出使者拯救我们这些苦难人民,但我们不能只求陛下付出,贪婪的人会被陛下遗弃,你明白我的意思。”

“是,我明白了,明天我会给陛下上供。”

“不用上供,陛下是神袛,你要做的是虔诚的感激着陛下……把陛下的图像放在外面太不恭敬,你把陛下的图像放在家中祖祠,最好做个雕塑,每日早中晚三次祭拜,让你们的家人也祭拜,还有,告诉其他人,虔诚信奉陛下者,将受到庇护,死后也将进入陛下的神国阿瓦隆内获得永生,亵渎陛下者必将遭受神罚。”

“是,我会照做的。”

看到悍妇真切的同意,她的两个孩子也跪在地上祈祷,阿九才离开这里,而陆辰看到这里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救人之后不求回报不是陆辰的做法,但让他亲自开口逼格又有些低,不符合神袛的作派。

现在好了,有作为牧师的阿九代劳,一切就都圆满了。

在阿九手持画像感受城内其他画像的时候,陆辰有些欣喜,又有些无奈。

他欣喜的是把噩梦之影寄生在一个画像中时,它能与跟它同源的画像相连,满城的图像都会被它模糊的感知到,这也是阿九能立刻找到邪祟的原因。

但也有地方让陆辰无奈,噩梦之影之所以能与其他图像相连,是那些图像与它同源,画的都是“陆辰”,还都是一个形象的恶鬼,这才能相互连接感应。

这也让陆辰明白了,此地,他的形象将是恶鬼,哪怕他真人来这里,也将被当作伪物。

“难受啊,算了,能力相通就行了,这里就交给这个小家伙吧,我以后只要时时检查一下就行了。”

如此想着,陆辰立刻把意识投向了其他光点。

之所以把噩梦之影的次级控制权限交给阿九,而不是陆辰自己操纵着杀戮邪祟,一个是因为杀戮之后,陆辰需要阿九作为牧师来传递自己的信仰。

另一个原因更为关键,那就是向陆辰祈祷的不止一人。

满天繁星都是陆辰的信徒,而在这漆黑威胁的夜晚,这些光点都绽放着璀璨的光辉,那些光辉中带给陆辰大量信仰之力的同时,也在祈祷。

一部分人是因为恐惧而祈求着陆辰,求个心安。

另一部分人是真的遭遇了危险,而且,同时遭遇危险的有数十起。

这其中,有一部分人被人类强者解救了,但更多的则是恐慌无助。

不过,陆辰也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遭遇危险的都是村落或者小镇,大型的城镇不仅邪祟入侵很少,刚一出现也会遭到人类强者的袭杀。

“放弃外面的土地,一步步的收缩吗。”

叹息声中,陆辰不断寻求对他虔诚的信徒,投入一颗颗的噩梦之种,很快,近万颗罪恶之种已经散播在了云州大地。

如果是正常世界,陆辰第二鬼神·侵蚀之普唳蒙刚刚晋升,哪怕噩梦之种投入进去,也得需要数月,甚至数年的成长才能发挥作用。

毕竟,这只是一个种子。

但此时不同,整个云州到处都是负面气息,天空都快被遮蔽了,那些小城因为时时遭受邪祟的侵袭,不时有人死亡,所有人都生活在朝不保夕的境地,如此种种都使得云州负面气息十分严重。

巨量的负面气息使得每一颗噩梦之种投入过去,短短数息就能成长破壳,一个个蕴含着不详力量的噩梦之影出现在了大地之上,极短的时间内,竟然足足有近万的噩梦之影被纳入了陆辰的掌控,这其中,大部分还都是能祸乱村子的级别。

“难怪都说王朝将灭,妖孽丛生,对于能吸收恐惧与噩梦气息的妖孽来说,战乱时候的死人以及惶恐的气氛,能让他们极速的成长。”

陆辰此次就是如此,一夜拥有近万的祸级噩梦之影听起来很恐怖,但如果想到,这些噩梦之影,是数十,上百万民众的死亡,以及近千万民众担忧数十年而催生出来的,还觉得恐怖吗。

近万个噩梦之影能在瞬间毁灭近万城镇,幸运的是,这些噩梦之种都被陆辰掌控在了手中,也因此,它们没有杀戮,而是庇护了近万个小型城镇,同时,也有近万或聪明,或勇敢,或心怀正义的人被陆辰选中,当成了牧师。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陆辰无法做到分心万千掌控一切,那数万噩梦之影聚合在一起时还好,陆辰一句冲锋足以,但分散在数万个城镇,还需要找到那些邪祟,仅凭陆辰就不够了。

神格倒是有分心操控的能力,但陆辰神格值仅有两点,能做到的也就是分心二用,这对于万千噩梦之影来说没有太大的作用,所以,万千个幸运儿被选了出来。

当然,他们也不仅仅是幸运,唯有虔诚信仰陆辰,并拥有一些天赋者才会获得如此待遇。

而那些人也不仅仅是个中转站,他们对于陆辰有着极大的作用,其一自然是庇护民众,让信仰陆辰者有安全的居所,更虔诚的信仰陆辰。

另一个就是为陆辰放牧噩梦之影,让噩梦之影极速成长,同时,那些牧师拥有的都是次级权限,最主要的权限还在第二鬼神也就是陆辰这里,这使得陆辰不用担心他们背叛。

第三就是那数万人都拥有成长的潜力,这是属于陆辰的力量,还是很难被劝降的力量。

“难怪神袛都喜欢建立神殿,招募牧师,这些牧师不仅能为我守护民众,收集信仰,他们自身也是神袛的一股力量。”

“而且,哪怕死了之后,这些人也会在我的国度里成为祈并者。”

感受着巨量的人因为被救而虔诚的信仰着自己,汹涌的信仰之力一波波的涌入阿瓦隆,让它快速变大着,陆辰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蛮荒加上云州,三个……不对,这样虔诚的信仰,一个月,我的阿瓦隆就能晋升为福地,如果找到空间碎片,这个速度会再次加快。”

看着阿瓦隆茁壮成长,陆辰更想到了以后。

“现在的信仰之力只能增长阿瓦隆,但如果我成为传奇,能长久维持神灵姿态,在云州与蛮荒的领域内,我就是神!”

“而成为神袛,我也不用从头发展了。”

可以说,信仰之力的一切都显得很美好。

但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一件事情,能让一切速成的信仰之力更是如此,在某些世界,信仰之力甚至被说有毒。

而此方世界也是如此,前期,人类需要信仰之力凝结封号,更需要信仰之力进阶真身,成神之后,也需信仰之力缔造神国,用信仰之力凝聚神职……等等,信仰之力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但,此方世界,成为巅峰神灵之后,想要成为至高神袛,却要……抛却信仰之力。

是的,成为至高神袛的要求是抛却。

信仰之力有毒,而现在,陆辰享受着好处的同时,也将接受这些负面影响。

随着近万的噩梦之种散播四方村镇,陆辰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哪怕陆辰尽心尽力,并找了万千个代言人,还是有一部分人因邪祟而死,他救不了所有人。

那些普通人死亡后一切安好,与陆辰毫无关联,但信仰着陆辰之人,在死亡后的祈祷中却没有得到拯救,这让他们死亡之时,有着怨恨。

“为什么不救我。”

“我把一切都献给你了,为什么不救我啊。”

“求求你,救救我啊……不,我恨啊!”

……

被邪祟杀死,在最后一刻出现怨恨,恐惧,绝望,仇恨,不甘……等等负面情绪都是很正常的,除了突然而来的死亡,正常人死时也会有这样的情绪。

普通人死亡后的负面情绪除了让一片地区压抑也影响不到陆辰,但与陆辰有着信仰之线链接的信徒就不一样了。

他们感激崇拜的情绪能沿着信仰之线传递过来,那些负面情绪也能传递过来。

浅信徒还好,他们的信仰之线很是细小,并且因为对陆辰不虔诚的原因,他们最后死亡时是在憎恨一切,不单单针对陆辰一人。

毕竟,他们本就对陆辰不抱期望,甚至同时会祈祷着很多人,在死亡时自然也不会在特意迁怒陆辰。

而纵使有一些特别仇恨陆辰的人,也因为信仰之线微弱,甚至没有信仰之线,根本无法把负面影响传递到陆辰身上。

信仰之线是一切的关键,普通信徒没有,无法影响到陆辰。

但虔诚信徒的死亡就不一样了,他们全心全意的信奉着陆辰,在死亡的最后一刻也祈求着陆辰的救援,但陆辰却因无力而拯救他们,这样的他们,死亡后的怨恨很浓,并且全部牵连在陆辰身上,同时,因信仰之线的粗大,那些信徒死亡时的怨念全部缠绕在陆辰身上。

与陆辰牵连越深,越为虔诚,他们死亡之时的怨恨就越浓烈。

当然,以陆辰的灵魂还有意志,点滴之人的怨恨根本无法影响到陆辰。

但神灵是汇水成海的路线,祂们能汇聚亿万民众的感激,信任,崇拜,成就神灵之位,当亿万民众的怨恨汇聚之时……也是祂们覆灭之时。

而现在,陆辰也遭遇了此种情况,那些虔诚信仰陆辰之人,相信着陆辰会在最后拯救他们之人,在陆辰无法救援而使得他们死亡之时,那死亡的怨恨全部顺着信仰之线汇聚在了陆辰身上。

一个个凄惨死亡的怨恨缭绕在陆辰耳边,让他烦躁无比。

当然,神袛不会因为一个信徒的怨恨而死亡,陆辰也不会,因他的救援,今夜虔诚信仰陆辰之人死亡的很少,那些怨念确实缠绕在了陆辰身上,但更多的则是感激与崇拜,这让那些怨念没有泛起任何浪花。

但这却让陆辰心中升起警惕,他甚至有了一种惊恐的想法:

“死神,战神,太阳神很可能不是被邪祟之气污染,而是祂们无力救援信徒,大量信徒的死亡,那亿万信徒的怨念把祂们的神国从天空拉下,使得祂们堕落了。”

想到那些,再看看自身,陆辰真切的明白了一句话。

“信仰之力有毒,成就至高神位者,需抛却信仰之力。”

不过,纵使明白这些,陆辰还是准备如此走下去,不是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而是想要快速成长,信仰之力是必须的,集万人之力成就我自身,这样成长的速度绝对比单独一人要快。

如果是正常世界,陆辰还可以慢慢发育,苟出一条道路。

但现在邪祟入侵愈加激烈,人类的防线又岌岌可危,如此情况下,根本无法让他苟着发育。

“而且,信仰之力虽然有毒,但看着每个神灵都能存活万年就知道,这里面的好处大于坏处。”

“诸多信徒中,唯有虔诚信徒跟狂信徒才能对我产生影响,浅信徒跟无信徒哪怕对我的诅咒再深,但因没有信仰之线牵连的缘故,他们的怨念哪怕落到我身上也仅有一丝,而唯有全身心信奉我者才为虔信徒,这样的存在如同舔狗,只要我不是一点反应都不做,他们哪怕死亡怨念也不会太深,甚至,只要洗脑做的好,他们死亡时不仅没有怨恨,反而会欣喜万分。”

“同时,其他完好的虔诚信徒也会不断传来感激之情,这些正面的信仰之力也能阻拦怨念。”

很快,陆辰就明白了,神灵有着一个度量衡,只要信奉自己的虔诚信徒不出现一半以上的绝望,他就不会有事。

“死神,战神这些存在之所以堕落,一个是众多邪神的围剿,还有邪祟之气的侵蚀,另一个应该是他们的虔诚信徒在战争中死亡了几轮,唯有如此,那些强大神力的存在才会彻底最终堕落,我应该不会落到那个地步。”

确定了心中的想法后,陆辰感受了一下被信仰之力排斥在外的怨念,就准备不再理会,但陆辰没有理会,第二鬼神·侵蚀之普唳蒙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