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7 23:13:59

最新章节: 求收藏,求推荐《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在心间种神树》,求收藏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百三十二章 满天繁星

“蛮人王子对付邪祟怎么可能靠剑,他对付怪物都是吞下去……是的,一定是这样。”

这样想着,那说书人没有反驳,而是接着那人的话语说道:“你们说对了,辰王子殿下确实把怪物都吃光了,我说的好消息就在这里,那些官老爷之所以征兵就是为了对付邪祟,但现在,邪祟被吞光了,那些官老爷可不会白养士兵,所以,我们的家人都能回来了。”

当“家人能回来”几个字说完,场中又寂静了起来,不少人神色激动的想说什么,又害怕说书先生所说只是谎言,不敢去戳破。

而说书人也知道其他人的担心,只见他笑着开口道:“我知道你们很担心,但我儿子你们知道吧,他已经回来了,壮壮,过来见见乡亲父老们。”

“父亲,我已经大了,别叫我壮壮了。”

随着一个憨厚的声音,一个满身铁血气息,但此时却有些憨厚的青年出现了,说书先生也是本地人,这里认识他孩子的当然很多,虽然名为壮壮的成年男子已经走了七年了,这里的人还是从面相看出了熟人。

“真的是壮壮。”

“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壮壮,我大哥呢,你们一起走的。”

“我儿子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

激动的人群瞬间包围了壮壮,连说书先生都被挤出圈了,而壮壮看着周围的父老乡亲脸上有高兴,但看着他们期待的面容,更多的是黯然。

出去七年,还能活着的可没有几个了,毕竟,他们不是家族子弟,在军中的存活率太低。

他很想把战友的死讯告诉他们的家人,但看着一个个满怀期待的目光,他的话语却怎么也无法说出来。

半晌之后,他单膝跪地朝着天武城的方向跪拜了一下,才开口道:“辰王子殿下刚清理了一个邪物老巢,我因为驻守在那里先回来了,你们的家人应该在其他地方驻守,可能要等一段时间。”

“王子殿下什么时候把我儿子驻守的怪物巢穴给吞了啊。”

“要吞也是先吞我儿子那里。”

“屁,绝对先去我丈夫那边。”

“儿子,你爸爸马上就能回来了,到时我让他给你打猎,咱们能吃饱了。”

“如果王子殿下能把我们野外的怪物也给吞了就好了。”

“就是,上次拐老三的闺女就在睡觉时被咒死了,王子殿下要是把野外的怪物给吞了就太完美了。”

……

当说书先生的儿子出现后,周围村民觉得自己家人真的有可能回来后,活跃的情绪出现在了他们脸上。

甚至,不少人都在祈祷,祈祷神灵让蛮人王子先去自己家人那边把邪祟给吞了。

如果顺路来他们附近,为他们报仇就更好了。

因为每家每户都被征召了男丁,所以,祈祷的不止一人,同时,不少家人死在了邪祟手中的家庭,在听到说书先生说蛮人王子能吞怪物后,他们甚至准备做个神像在家里祭拜,祈祷蛮人王子能够听到他们的祈祷,把杀戮他们家人的怪物给吞掉为他们报仇。

因为雕塑雕像需要具体形象,不少人都在询问回来的壮壮跟说书先生,询问他们王子殿下的长相具体如何。

“殿下身高八米,但体形是正常形象,很是英武。”

说话的壮壮,他没见过陆辰,但曾听战友说过陆辰的形象,因此,他把听到的形象说了出来。

但他说的形象,却没有让这些人满意。

“蛮人王子怎么可能长这样。”

“就是,你不会没有见过蛮人王子吧,我可是听说,王子殿下青面獠牙,怎么可能是正常人。”

“还有三头六臂,铜头铁骨,嘴一定要画大,牙也要尖利,王子殿下天天都要吞上万怪物呢。”

在众人的支招中,很快,一个恐怖的恶鬼被说书先生画了出来。

那恶鬼图像出来之后,甚至把不少年幼的孩童直接吓哭了。

壮壮没有见过蛮人王子,但他曾见过蛮人,因此,他知道,蛮人虽然粗鲁野蛮,但也是人形,只是高大一点,与画中那个没有一点像人的东西不同。

只是,就在壮壮要辩解的时候,听着众人的议论,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遇见的只是普通蛮人。

而蛮人王子杀邪祟、毁灭邪祟老巢,随手就能做到别人无法企及的事情,那个蛮人王子与普通蛮人绝对不同。

“我记得那队过来支援的蛮人,为首的队长在战斗之时能变身牦牛,蛮人王子比那个队长要厉害无数倍,他身上变化的也更多。”

这样想着,再看着自己父亲画的恶鬼图像,他突然觉得蛮人王子也许就长这样。

“虽然这个图像没有一点像人的,但王子殿下本就不同凡人。”

在壮壮沉吟的时候,大量人都觉得那个图像就是蛮人王子,并请求说书先生多画几张,因为都是乡里乡亲的,说书先生也没拒绝,当然,其他人也不会白要,都会给一些钱财买画,写信读信,这也是说书先生平日的赚钱之本。

因为被邪祟杀死的人很多,让说书先生画的也多,只是,画了一会之后,人数丝毫不见减少,反而越来越多,甚至有一个孤儿也过来后,说书先生有些气恼了。

“阿九,别给我添乱,其他人要画像是祈求王子殿下给自己家人报仇,要不然就是祈求王子殿下把他家人送过来,你来干什么?”

“我也想找到自己的父母啊。”

“你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找王子殿下有什么用,那位殿下厉害的是吞怪物,你难道让王子殿下把你父母给吞了……找家人得去拜娘娘,你要画像没用。”

眼看说书人要把画像给后面的小孩,那个孤儿急了。

“我必须得要一张。”

看着孤儿着急到快哭出来的脸庞,说书人奇怪了,也有些不忍心:“你要画像干什么,说服我了,我就免费给你一张。”

“我想吓走恶鬼!”

“嗯?”

阿九的话让说书先生满脸茫然,他不明白阿九的意思。

“大先生您也知道,我住在城镇边缘的破庙里,这几天我总感觉那里有动静,找官兵他们不愿意在夜里去城镇边缘……所以,我就想,辰王子殿下一口能吞下十万怪物,那些怪物一定很害怕王子殿下,我要把王子殿下的图像贴在庙门上。”

这种回答让说书人无话可说。

“给你。”

把手中刚刚画好的恶鬼给了那个孤儿后,说书人就准备继续画像。

而再次画好一张后,抬起头来的说书人懵了,他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随着时间流逝,要画像的人不仅没少,反而越来越多,甚至,有拿过画像的人再次过来了。

“你们不是有了吗?怎么还来!”

“大先生,我们家里有好几个门呢,我想每个门上都贴一张,辰王子殿下比邪祟更恐怖,这样怪物就算来了,也会被吓跑。”

面对如此请求,说书人有些无语,而不等他回应身前之人,一个妇女远远的跑了过来。

“爹,先给我画几张,我们家里也感觉有动静。”

看着过来之人,刚回来的壮壮开口了:“姐,这样没用。”

壮汉很诚实,但话还没说完,脑后就被拍了一巴掌:“怎么没用,咱家只要有猫叫,老鼠都不敢来,我可听说了,辰王子殿下一口能吞下上万怪物,哪怕只有图像,也能唬住邪祟。”

“而且,怪物如果进来,你妹夫走了,我跟你外甥能做什么。”

这些人不是不想做更有效的自救,而是他们做不到,因此,只能求神了。

说书先生也想到了这里:“行,我这就帮你画,多画几张,你放床头上。”

就这样,天风城内关于陆辰的画像热卖了起来,不要说那里的人愚昧,要知道,天朝现代,都知道秦叔宝跟尉迟恭不是神袛,但每年贴门神的人也从来不少,还有关二爷,佛祖,菩萨等等。

现代需要精神寄托,而这个世界,怪物是真的有,神袛也真的存在,在士兵无法守护民众,他们自己也无法抵抗的情况下,把信仰寄托给强者,英雄以及神袛是很正常的事情。

……

天风城中关于陆辰清理邪祟的传言已经传了出来,而云州为了讨好陆辰,不止在一个城镇这样做,短短时间内,几乎每个城镇都知道了陆辰在清理邪祟。

原本,哪怕是官方的宣传,也很难把事情传递给每个人,毕竟,这个时代的人生存艰难,很多人都为生活发愁,根本不会关心其他人的动向。

但天武城城主聪明的在,他把陆辰与战士归家联系在了一起。

当得知蛮人王子清理邪祟自己的丈夫家人就能返回家乡后,不用官方人员再度宣传了,无数人家都在为陆辰祈祷,同时,他们也在千方百计的打听着陆辰的消息。

底层民众关注的是自己家人的安全,地方豪门以及城主关注的是境内的稳定。

这点与陆辰仍然有关系,因为诡境是最紧要防线的关系,大部分的人类兵力都集中在了诡境之内,这让外面仅仅能维持。

而陆辰清除诡境,也就代表着解放了诡境的兵力,让他们有能力清扫外面,所以,很多家族都在期盼着陆辰到来,他们想蛮人王子先清理他们这里的诡境。

甚至,有不少豪门大族,还一起凑齐了物资,准备贿赂蛮人王子的亲近之人,让她们给陆辰吹吹枕边风先清理自己所在的领地。

没办法,邪祟在外面多肆虐一天,他们的损失有多一天,而诡境只要能清除,贿赂的那点东西他们很快就能赚回来。

这种贿赂,不止地方豪门在做,甚至,就连豪门大派也在做,这其中就有阴山派,他们最惨,魔门的身份让他们得不到其他人的信任,其他几家还能守望互助,阴山派只能靠自己,原本,他们已经被邪祟压的喘不过气来,而现在,他们感觉自己的希望来了,此次,他们联系的是伊蓉。

因为要讨好陆辰,阴山派的态度很低,而这也让伊蓉享受到了与姬红蝶同等的感觉。

阴山派比普通豪门之间的争斗更加惨烈,伊蓉虽然是圣女,但也有着无数对手,此时,看着那些对手一个个跪伏在自己脚下拉拢关系,伊蓉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嫁给王子殿下,真好。”

“如果王子殿下只宠爱我一人就更好了,让我管事替代姬红蝶那个贱人也行啊。”

……

在邪祟肆虐的时候,出现一个能清理诡境的存在,这对于大多数人都是好事。

当然,世上没有尽善尽美的事情,云州人高兴,蛮荒高兴,陆辰周边的人高兴,但自中州而来的天骄就难受了。

面对一个偏远的蛮子连战连败就让他们哀伤了,但以往,还有云州人的支持跟加油能抚平他们的心伤,而现在,陆辰的安全关乎着云州诸多家庭的家人能否安全返回,期盼着陆辰再次口吞怪物巢穴的他们怎么可能去替中州天骄加油。

而且,为陆辰祈祷的还不止普通云州人,就连被陆辰暴打了一顿的云州战士跟士兵也在说着陆辰的好话,期待着陆辰再次过来。

没办法,暴打一顿虽然丢脸,身体也痛,但他们终究没事,而进入诡境可以说九死一生,想着自己家里的美娇娘,还有尚幼的儿子女儿,他们怎么硬气起来。

现在陆辰与中州天骄的情形已经完全反转,那些天骄只要出去,各种鄙视就不停,而与陆辰战斗之人最惨,当得知人榜第二十的天骄要与陆辰决斗后,那天骄所下榻的饭店虽然没敢赶人,但里面的人连房客带厨师全部跑了,这让那位天骄连个热汤都喝不上。

“艹,又不是我挑战的那个家伙,是他挑战的我,你们要找也要找他啊!”

坐在房间里,人榜二十的谷雨梁看着空荡荡的厨房,肺都快气炸了。

谷雨梁觉得自己很冤,当得知那位王子殿下能清除诡境之后,他就没有了争雄的心思。

“连诡境都能清除,那位王子比我们想的要强。”

拥有如此想法的他,在第二天陆辰派姬红蝶下战帖时,他当场就拒绝了:“王子殿下实力无双,我不是对手。”

他直接承认失败,但随后的事情就让他难受了。

“夫君大人说了,你不去夫君大人就直接打上门来!”

“混蛋……欺人太甚!”

陆辰的做法,让谷雨梁只能接战。

可以说,他是被逼的,更糟心的是,被逼的他却要承受云州人的愤怒。

“我TM到底做了什么孽啊!”

他在难受,而太兆看着都不愿出门的谷雨梁,心中却有些欣慰。

“虽然我也很惨,没有享受到被众人围绕的感觉,但至少比谷兄好多了。”

人啊,不患苦难,就患不均,看到谷雨梁的惨状,太兆只觉得跟夏伏天喝了凉水一般舒爽无比。

而想到上次就是谷雨梁击败了他,让他止步二十一,再看着此时的他这么惨,太兆的心更加舒服了。

当然,心中偷笑,嘴上他安慰道:

“谷兄,别着急,挑战完了就没事了,这就几天,忍忍就过去了。”

听着太兆的风凉话,谷雨梁气啊,而扭头环顾一周之后,发现周围之人都在笑着,他想到了一些东西,脸上也笑了起来。

“别光说我,在我之上的,你们一个都跑不了,我又不认识辰王子,他不会针对我,现在笑,到时看你们怎么办!”

这句话说完,整个房间里的很多人不高兴了。

特别是十一到二十的那几位,想到自己将与谷雨梁同样的待遇,他们就脸色难看。

因心情不好,他们在看着汇报过来的情报,也有了很多不满。

“云州舔的也太厉害了,一点都不尊重事实啊!”

“确实,说蛮人王子强大我们承认,但仁慈,温柔,还都是为云州军队好,这样的话他们也能说出来。”

“这里还有说那位王子剑法精妙的,一剑出能开山、镇海……他懂个锤子的剑法。”

“这吹的我都尴尬了。”

“你要是能为云州清除诡境,他们也会为你吹的。”

“那是当然的……嗯!”

纷纷的声讨中,突然响起了这样一个话语,让众多天骄都怒视了过去。

很快,他们就发现,说话的竟然是太兆,被其他人怒视他并没有什么感想:“反正我已经败了,面子也丢尽了,还有什么好在意的,他们如果跟我一样就好了。”

这样想着,太兆根本没有声讨陆辰,而是想着让其他人跟他一样不高兴。

其他人也确实如太兆所想的不高兴了,不过,很快一人就有了疑问:

“话说,云州跟蛮人不是敌对吗,这样为蛮人吹嘘对于云州真的好吗?”

此种疑问,也是场中不少人疑惑的东西,但很快,一个人就给出了回答:“如果辰王子殿下的天赋只是传奇,哪怕他再强,云州也会想办法制衡,毕竟,传奇,可以用人数取胜,也可以熬过去,但,那位王子殿下的天赋,不止传奇啊!”

此话让众人静默了,传奇有办法对抗,但传奇之上的伟大存在太过恐怖,不可直视,不可亵渎,哪怕是云州之王面对那种存在也得仰视啊,讨好神袛……不丢人。

想到那位王子的强大后,败于陆辰之手的人反而都不再伤心了,同等级的失败会让人想法设法的赢回来,但高数个等阶的失败,却让他们连挑战的心思也无。

就连谷雨梁也是如此,不再埋怨,他只是无奈的开口道:

“唉,那位王子殿下,是真的强,三天后的决战,希望不要输的太惨。”

这样说着,谷雨梁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朝着太兆开口道:“对了,我听说辰王子殿下准备向你们太家学习如何使用太阳之力,你们准备怎么回复……我可不想在三天之后面对你们太族的招数啊?”

谷雨梁的询问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把功法招数给外人,还是黄金等级的功法,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还能怎么回复,当然是同意了,今天晚上家族里的留影石就会被送过来任由辰王子殿下筛选,不过,你且放心,我族的功法可不容易学,三天之后你的战斗绝对不会出现。”

得知三天之后不用面对太族的功法,太兆倒是松了一口气,但很快,他就惊讶的问道:

“你们竟然真的同意了,代价呢?”

对此,太兆没有隐瞒,也没有犹豫,直接耸了耸肩膀开口道:“代价……零!”

在他说话之时,他手腕上的一个通讯水晶突然亮了起来,看了一眼后,太兆连忙开口道:“留影石已经送过来了,我需要拿给辰王子殿下。”

说完之后,他直接离去了。

伴随着他的离去,场中静了一瞬,而后,才有声音响起。

“喂,代价零,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就是无偿呗!”

“我知道太族一直挺大方的,但这次太过了吧,免费赠送黄金功法,还是镇族的那种,这怎么可能。”

震惊的不止一人,他们都想过为了人类共同利益,太之一族会同意把功法给蛮人王子,但零代价就是他们没想到的了。

“太族难道准备给云州王庭一样,嫁给女儿过去,这些功法是嫁妆。”

“怎么可能,太族的高傲你们不是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说辰王子殿下是那位的私生子都比这个更合理……咦,真的有可能,辰王子殿下的一身太阳之力可比太兆还炙热啊。”

此话,让众人内心冒出了无数想法,但很快,一道冰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慎言,别议论伟大存在。”

虽然止住了众人,但人们的八卦之心却提了起来,他们都很好奇太之一族为何会无偿赠送辰王子殿下功法。

“话说,虽然那位存在挺洁身自好的,太之一族都是他子嗣繁衍出来的,但辰王子殿下那一身太阳之力真的有可能啊。”

……

其他人的八卦陆辰并不知道,甚至,他也不知道太之一族要把他想要的功法无偿赠送,现在的陆辰正看着脑海中如繁星一般的巨量光点满脸懵逼。

“这是信仰光点,怎么会这么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