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7 23:13:59

最新章节: 求收藏,求推荐《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在心间种神树》,求收藏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百三十一章 声望传播

水镜照映出的民居中,是一个众多人聚集在一起的家庭,家庭中妇女跟小孩很多,但男人,却只有两个。

指着房间中正在为陆辰铸造雕像的那个老妇人,天武城主开口了:“这是天武城内普通的一家,那个老妇人的丈夫是我的兵,十年前就死了,她有七个儿子,战死了五个,这最后两个,其中一个还在7号禁地那里当兵,如果没有你,这个年轻人……”

叹息了一声,天武城主继续开口道:“老妇人敬你是你为她丈夫报仇,让她小儿子回来了。这个中年妇人敬你,是你让他丈夫回来了,还有这个小女孩,她刚才也出去为你加油了,看到她的笑容了吗。”

深吸一口气,天武城主才开口道:“我曾去过他家慰问过,但前几次去,这个小女孩脸上都没有笑容,只是在门前看着城门的方向希望自己的父亲回来,我给东西的时候,她也没要,只是满脸期望的问我自己父亲什么时候能回来。”

“而每次她父亲离去的时候,她也不愿松手,她曾看见,自己的大伯在离去之后就再也没有返回,连尸体都没……就是这个小女孩,她的父亲就再也没有归来了。”

天武城主指着的小女孩满脸的漠然,水镜观测良久,她的脸上却没有发现一丝笑容,有的只是看着自己姐妹与父亲玩乐时的羡慕,而天武城主看着她的羡慕,脸上有着悲伤,更有着泪水。

“她的要求也很简单,就是希望自己的父亲平安归来,但就是这样的问题我也根本无法做到,是我太没用了啊。”

此话,让陆辰也蓦然了,同时,也让陆辰真切的感受到了,那普通的士兵并不是一个数字,他们也有关心着自己的家人孩子。

在陆辰叹息的时候,天武城主抚摸了一下镜子之后,一户户普通人家出现在了陆辰眼中。

而粗略的观看过后,陆辰发现,那些民居中,妇女很多,男人,特别是成年男人,每一家都只有一两人,甚至,有的民居中,一个成年男人也无,仅有孤儿寡母在艰难的存活。

天武城主的话语也在此时响起:“那个老妇人家里的情况并不是特例,邪祟肆虐数十年了,天武城中每个家庭里都有人死在邪祟手中,这家是,这家也是,整个云州几乎每家每户都有男丁战死,更有不少男丁在当兵,他们的家人孩子时时生活在危险中,是殿下你为她们的丈夫孩子报仇,也是你让她们的丈夫回来,让小孩有家人……还有,我家也是。”

说到这里,天武城主朝着陆辰恭敬的拜了一下:“我有两个儿子战死,还有三个儿子在兵营里生活,7号禁地之外,就有一个军官是我的孩子,那里很危险,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什么时候死亡,这一拜,是殿下你救了我的孩子。”

拜过之后,天武城主的脸上还是难掩悲伤,半晌之后,他才开口道:“我们城里死人很多,但这还算是好的,至少,大部分家里都有一个男丁存留,他们的老婆孩子也能存活,而外面的村子一旦被邪祟攻破,就是整村所有人覆灭。”

让水镜转向城外,天武城主指着一队队出城的士兵,以及一个个有着篱笆但看着就简陋的村子开口了。

“你清除了诡境,解放了二十万战力,这些村子都有救了,你救了我们太多人,所以,我们根本没有添油加醋,只是把你的情况说出去,那些人敬你,拜你,全是自发的行为,殿下您也当得起他们的敬拜。”

巨量的画面映入眼帘,让陆辰彻底无话可说。

“我明白了。”

这样说着的陆辰声音低沉,但看着那一家家的悲剧,他的心中却好似有着火焰燃烧。

而在陆辰愤怒的时候,天武城主在悲伤的同时,也明白了自己完成了王上的任务。

他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的悲伤与对陆辰的感激也是真的,他确实有儿子战死,陆辰也确实间接的救了他的孩子,甚至,普通云州民众自发维护陆辰,也是正确的。

但这其中,云州也做了很多,如果没有云州官方的主动传播,普通民众绝对不会这么快的知道,同时,刚才天武城主把这些展现在陆辰面前,也是想激起陆辰的同理心,让陆辰为了云州人类而对付邪祟。

这不能说是错,只能说,为了自家的领民,他们在全力以赴。

而他们成功了,不过,感受着陆辰眼中的愤怒,天武城主也有担忧:“殿下,我知道您很愤怒,但还请理智,哪怕是想对付邪祟,还请在你的武器打造好再出手啊。”

“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绝对不能出事啊。”

如以前所说的那样,现在的陆辰,是拯救云州的希望。

他们在想方设法拉拢陆辰,激起陆辰同理心的同时,也十分关心陆辰的安危。

“辰王子殿下绝不能死!”

这不仅是蛮人的共识,更是云州诸多高层的共识。

对于计谋陆辰不擅长,但陆辰确实有一种重担压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同时,他也感觉到了,蛮荒需要自己,云州也需要自己。

“我确实不能死。”

如此想着之后,陆辰转向天武城主开口了。

“你们能控制宣传吧。”

“那些民众的崇拜是真心……”

“我知道,帮我做件事情,让你们的官方宣传告诉云州人,说我是年轻一代最强的剑客,最擅长的剑法是一刀罗刹,当我剑出之时,能摧山,裂海,开天,降魔,斩妖,除邪祟!”

此话说出之后,天武城城主直接懵了,当陆辰需要宣传之时,他想过很多,如辰王子殿下想要扭转自己的形象,想说自己武力青年第一,甚至,他都想过辰王子殿下想要在云州收集美女,但他没想到,辰王子殿下竟然要做剑客第一。

“而且,最擅长的剑法是一刀罗刹,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这样想的天武城主并不知道,一刀罗刹最关键的不是剑术,而是凝聚身体内的所有力量,让它们在一击内爆发出来,严格来说,这算是天魔解体类的爆发性能力。

当然,纵使知道,此时他也只能点头回应下来。

“我明白了,青年第一剑客是吧,王子殿下,你的要求我立刻去办,三天之内,殿下你剑客的名号就会在云州传遍。”

虽然在天武城主心里,辰王子殿下与剑客一点都不沾边。

但王子殿下说自己剑客,他就是剑客。

说不是的,你这是与云州王庭,与云州百家豪门,与被王子殿下所救的千千万万战士为敌。

当所有人都说王子殿下是剑客的时候,你感觉不对,那就是你有问题了。

“还好,民众很好欺骗,这个任务很容易就能完成。”

看到天武城主在答应之后还没有离开,考虑到他这几天不断为自己忙碌,陆辰也询问了一句:“还有什么事情吗?”

“有,是这样的,王子殿下,害怕你这里住的不舒服,王上准备派几个女孩过来伺候殿下一下。”

此话说出,陆辰还没说什么,在陆辰到来就围过来的一众女孩就不乐意了。

她们知道天武城主是要往这里送人,不想与他人分享丈夫的她们,各个都是眼中冒火。

但心中愤怒,所有人都没有表现出来。

古代不让丈夫纳妾可是善妒,更何况,刚才的天武城主已经给陆辰表明了世界的情况,男丁战死的太多,如此情况下,不让丈夫纳妾,是会受到刑罚的。

所以,纵使心中不满,所有人还是不敢出声,只能怒视天武城主。

被那么多人怒视,天武城主也是心颤,那些女孩单独拿出来,他一个都不害怕,甚至,那些人都不一定有面见他的资格,但她们是陆辰的妻子,这就让她们的身份尊贵了。

“唉,这次得罪人了啊!”

在他难受的时候,陆辰也皱着眉头开口了:“女人就不用了,我在这里生活的很好。”

说完之后,陆辰也开口道:“我不是已经答应娶你们云州的公主了吗,等合作完成时,我会选一个的。”

陆辰也知道,云州之所以与自己合作如此亲密无间,他要娶公主的原因是有一部分的,这事关与云州之间的合作,所以,陆辰并没有任由自己的喜好行事。

看到陆辰严词拒绝,加上周围女孩虎视眈眈,天武城主也不敢多事。

“那我就告退了。”

不过,还没等他离开,陆辰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等等,你们与太之一族有联系吗,那个高高在上的能力我很喜欢,还有化光之术,你帮我问一下,这些能力可否交换。”

陆辰能力很多,普通能力陆辰几乎不会要,但这次不同,那个化作太阳高高在上的能力与他太匹配了。

“那个能力的本质是提取太阳只可观看永远无法接近的神性,让化身太阳的人如镜中花、水中月一般,无论何种攻击都无法接近化身太阳的人类,就跟沙漠中死神化作的海市蜃楼一般。”

陆辰第一次与神袛化身对抗,还是与林烨一起面对死神,而当时死神的海市蜃楼给了陆辰极大的震撼。

他没有忘记那一幕,无论何种攻击都无法接近化作太阳的死神,他们怎么飞行也无法接近,同时,也永远无法远离,只能在沙漠中绝望的被太阳照射,并慢慢的走向死亡,那种绝望的感觉陆辰不想经历第二次。

太兆的化身太阳当然无法与死神相提并论,其他的不说,他化身太阳之时仅有无法接近的特效,陆辰想要远离十分容易,但这对于陆辰来说也很重要,他最想要的就是这种。

“如果拥有此能力,我对付传奇就更有把握了。”

陆辰想要太之一族的能力,而面对陆辰的要求,天武城主瞬间露出了苦笑。

“殿下,太之一族可是有活着神袛的,他们几乎什么都不缺,不过,我们会尽力的。”

看着天武城主离去,想着他最后苦恼的脸色,陆辰也知道这次很难成功了。

不过,他却没有放弃。

“不能从太之一族那里交换,我也有获得这一能力的可能。”

如此想着,陆辰回到了自己驻地的一个地下室,那里,高大沉重的神灵墓碑静静的矗立在大地之上散发着深沉的不详气息。

“把这里的神性抽取出来,我就能用神性获得这种能力了。”

属性相同的能力本质都是相同的,如火拥有灼热这一特性,大部分的火焰也都是以火焰伤敌。

而太阳也是如此,陆辰能化作太阳,太兆也能化身太阳,不过,两者化身的太阳能力不同,陆辰如灯泡一般释放光与热,太兆则是高高在上,永远无法接触。

而神性,则是某一能力抵达巅峰凝成的结晶,如果完全吸收一点神性,想要某种特性是很容易的事情。

“这里拥有神性,但想要吸收太难了啊!”

感受着那凝结如实质的死神诅咒,陆辰感觉,自己哪怕拥有复活也无法抵挡。

“必须传奇,还得加上神话级的能力才能硬抗。”

“希望太之一族那里能够顺利吧。”

看了一眼神灵墓碑后,陆辰离开了房间。

此后几天,陆辰都在不断的淬炼气血,虽然到达他这个阶段,想要再提升十分缓慢,但陆辰还是坚持不懈的提升着。

当然,他不仅仅是提升,在陆辰淬炼气血的同时,红蝶已经帮助陆辰约战人榜二十的强者了。

在约战进行的同时,云州关于陆辰是剑客的宣传也已经铺天盖地的展开。

……

天风城,此城名字与天武城相差不多,但却是云州一个普通小城,与其他地方一样,此地也被邪祟骚扰陷入了苦难之中,不同的,因此地距离云州中枢有些遥远,加上没有什么特产,中州王庭并没有派多少兵力,甚至会从此地抽调人手驻守其他重要地点。

这样的事情说不上错,对于人类整体来说也是好的,但却苦了此地的民众,同时,各家各户的心也是提着的,他们有家人被征调了出去,这使得一户户人家想知道远方家人的消息又害怕听到什么噩耗。

毕竟,抽调的都是成年男丁,而在古代,成年男丁都是家庭的顶梁柱,仅剩的孤儿寡母都不知道失去了成年男人,在这危险的时代该怎么活下去。

也因此,此地对于云州王庭有着诸多不满,蛮人王子挑衅的事情在其他方向能激起云州民众的同仇敌忾,在这里却只能让他们叫好。

“那些老爷们都是废物。”

“也就敢欺负我们,蛮人王子打的好。”

……

种种嘲讽在此地盛行,甚至,他们会在傍晚没有农活的时刻在城镇茶楼附近集合,想从说书先生那里听到最新的消息。

今天如往常一样,不少人在忙完之后,因为娱乐缺少,甚至丈夫出去,连爱做的事都无法做,从而再次来到了茶楼想听到蛮人王子暴打那些“老爷”的消息。

时间持续,很快就到了说书的时间,不过,这次,那个说书先生却久久没来,这让场中有些骚动。

“不会出事了吧?”

“难道被抓了。”

“那群混蛋,让打邪祟不敢,就抓我们努力!”

“你们的面子都是被蛮人王子打没的,有本事就打败他啊。”

各种声音在茶楼中响起,就在场中混乱的时候,茶楼后面的门帘被打开了,一个老年书生走了出来。

不过,跟以往的从容不同,此时,他脸上有着泪痕,明显是刚哭过,这让不少人都询问了起来。

“大先生,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一道道关心的声音让说书先生有些感动,走到茶楼中心,他抱拳朝着四方拜了拜。

“确实出事了。”说完之后,不待周围群众回应,他就开口道:“这次是好事。”

“好事,又有老爷被蛮人暴打了。”

“这次打了几个。”

“就该狠狠的揍他们。”

纷乱的声音让说书先生笑了一下,而后,他拍了一下桌子让众人静下来后,开口道:“老爷被人打了算什么好消息,这样虽然解气但跟我们无关,我说的好消息与你们在外征战的丈夫孩子有关。”

此话一说,场中瞬间寂静。

半晌之后,才有一个颤抖的声音开口道:“跟我丈夫有关,是我丈夫能回来了。”

看着那个期待的看着自己的普通妇人,再环顾一下周围大量的孤儿寡母还有老人,说书先生有些叹息,一城之人半城孤寡,这就是云州普通城镇的情况,而他的情况也与之相同。

深吸一口气后,说书先生沉声说道:“你想的没错,就是与你们丈夫回来有关。”

“真的能回来了。”

“不会跟旁边的铁根一样被抬回来吧。”

关系到自己的家人,所有人都想知道最新的情况,一些八、九岁的小孩更是不停的叫着爷爷,让他把事情说清楚,自己父亲什么时候能回来。

纷乱持续了良久,发现说书先生无法说话后,这群人才稍微安静一些。

“我知道你们都很着急,但还请坐下来听我慢慢说来。”

把众人安抚住后,说书先生才开口道:

“这次的事情还与蛮人王子有关,他的情况你们都知道了吧。”

“当然知道,但他不是一直在揍那些官老爷吗?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难道那些官老爷被揍后,把我们家人放了。”

此话让那说书先生笑了一下:“蛮人王子只揍官老爷的话当然不会让你们家人回来,甚至,这样下去还会再征召,但王子殿下勇武,他打的不止那些高官,还有邪祟。”

“咱们都知道我们家人被征召的原因就是邪祟作乱,那些邪祟的厉害你们也见识过吧。”

“当然了,夜里我们都不敢出门的。”

“是啊,夜里咱们不敢出门,辰王子殿下不同啊,据远方传来的消息,王子殿下勇武过人,我们觉得厉害无比的邪祟都无法接近他,而且每夜,辰王子殿下都会扫荡邪祟,甚至,我还听说,王子殿下以邪祟为食,每天都要吃成千上万。”

“嘶!”

听到恐怖的邪祟被蛮人王子吞吃,场中瞬间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而如果陆辰在这里绝对会很难受,因为此地的人虽然惊恐,却没有人不相信,他们都认为陆辰眉头是吞成千上万邪祟的怪物。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是以前信息传来时,对于陆辰的消息就那些有些失真,从远方过来的传言说陆辰三头六臂,青面獠牙,头顶尖角,每天还要生吞一百个处女。

而这些信息,很多没有见识过的人都相信了。

没办法,在他们眼里,能击败数万大军的不是神就是魔。

他们虽然想看蛮人王子暴打官老爷,但也不认为蛮人王子是善神,所以,他们心中,陆辰就是魔的形象,而这个魔吗,具体参见蚩尤。

现代二十一世纪的天朝算是完全开化了,但听到蚩尤之后,有谁脑海里最先浮现的是野蛮部落人,大多数人脑海中浮现的应该都是三头六臂的恶鬼形象。

没有特殊能力的天朝,蛮人蚩尤的形象都被魔化,这个世界真的有神,有恶鬼,这些见识不多的民众也觉得陆辰形象恐怖无比。

也因此,他们很容易接受陆辰每天都要生吞成千上万的邪祟,毕竟,前面每天生吞一百处女,他们也相信了。

“每天生吞上万邪祟,好恐怖。”

“邪祟都是坏的,吞了好。”

看到众人震惊,说书笑了一下道:“辰王子殿下的勇武你们也知道了,我现在要说的就是与这有关,殿下不仅勇武,还仁慈无比,他打咱们云州的士兵不是挑衅,是给他们压力,让他们努力上进。”

说到这里,那说书人的话语猛然郑重了起来:“仁慈的王子殿下在暴打过那些官兵之后,看到邪祟吃人很愤怒,恼怒的他进入邪祟的老巢……”

后面的话说书人还没来得及开口,一道惊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王子殿下大嘴一张把怪物巢穴里的怪物全吞了。”

此话,让说书人噎了一声,而很快,周围人就议论了起来。

“应该是这样,听说蛮人王子大嘴张开跟城门一样,绝对能把那些怪物全部吃光。”

“那老巢里的怪物得有好几万吧,王子殿下一口就吞吃了好几万的怪物。”

无论哪里,擅长幻想的人都有很多,而因为以前的传言,此地的人还觉得刚才幻想的那个人说的对,那个王子对付怪物就是吃。

更令陆辰无奈的是,哪怕那个说书人也觉得如此。

“上面给我的任务说辰王子殿下是靠剑术打败的敌人,这怎么可能,蛮人会什么剑法,他就是靠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