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1 00:29:16

最新章节: RT《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求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百三十章 赞美太阳

“是谁……”

太兆在寻找扔鸡蛋的人,还真的找到了。

一个70多快要入土的老奶奶正满脸愤怒的盯着他:“王子殿下为我两个儿子报了仇,还让我的小儿子安全回来了,这样温柔仁慈的王子殿下你凭什么挑战他,滚开这里。”

“滚开这里!”

“滚开这里,你不配与王子殿下相提并论。”

……

那老奶奶的呼喊好似是一个信号,很快,周围无数人都呼喊了起来。

这种万夫所指的情况让太兆脸色发红,有暴虐的气息自他身上泄漏。

作为天骄的他虽然被自己的哥哥压制,但还没受到如此侮辱,侮辱自己的还是贱民。

如果仅有一人,他已经出手了,但看着此地数万人的呼喊以及蛮人王子停在原地四处环顾的身影,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脸上的愤怒不仅消失,反而露出了笑容。

“我明白了。”

说完之后他不再理会那挑衅的老人,而是直接来到陆辰身边,嗤笑着对陆辰开口道:

“作为蛮人,竟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乱我心态,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但你这样做,说明你心虚了!”

“什么意思?”

看着一脸茫然的蛮人王子,听着他话语的不解,太兆轻笑了一下:

“装的还挺像,不过,小花招对我没有任何作用,我们的胜负,看的还是自身的实力。”

说完之后,太兆不再看陆辰,而是恢复了昂扬自信的姿态,快速离开了人群走向了擂台,留下的,只是茫然的陆辰,以及那一声声欢呼加油之声。

陆辰是真的茫然,如太兆刚出来时一样,看着那万人汇聚,陆辰以为他们是来为讨伐自己的英雄加油的。

同时,他也想过,自己将受到无数辱骂。

但对此,他并不在意,行走霸王之道的陆辰,根本不会被普通人的话语阻拦。

甚至,他都想好了散发一丝霸气,让那些普通人不敢接近。

只是,陆辰想的虽多,但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些人不是来辱骂他,而是为他加油的。

那一声声关切的呼喊,以及尊崇的声音让陆辰懵了。

特别是发现不少八、九岁的小女孩露出天真灿烂的笑容为自己抛花后,陆辰更是无语了。

“这难道是天武城城主的操作?他组织这么多人应该花费了不少精力吧,但这是为什么?而且有些过了,我根本不在乎普通人的看法。”

摇了摇头,陆辰索性不再想这些事情,大脚迈起朝着天武城外的擂台赶去了。

很快,陆辰就看到了擂台所在,而太兆已经站立在擂台之上了。

太兆觉得自己已经看清了蛮人王子的卑鄙。

在实力对等的强者在厮杀之时,影响局势的因素有很多了,自身的短板,周围的环境,甚至是心情都会影响战斗的胜负。

在太兆看来,那王子雇佣了大量的人就是为了搞崩自己的心态。

“你的方法,我已经全部看穿了。”

说是这样说,但刚才的场景还是让太兆有些尴尬,同时,他也想把这不好的记忆抹去,因此,他迫切的想要击败陆辰来抹去耻辱。

而这次,他真切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唯有实力相差不多的情况才会搞些下作的手段,卑鄙的蛮人王子这样做,说明他的实力与我相差不多。但我这几天突破了,那个家伙绝对不会是我的对手。”

这样想着,太兆气沉丹田的大吼了一声:“蛮人王子,上来一决胜负!”

因心态被影响,太兆想早点结束战斗,而这正和陆辰心意,因此,他耸了耸肩膀就跳上了擂台。

“开始吧!”

没有裁判,没有规则,当陆辰开始两字结束之后,对面身上就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温暖,熟悉的感觉!倒是没想到我竟然有一天对战太阳之力!”

是的,太兆,他拥有的是太阳之力,而他的来历也不简单。

太,陆辰世界现存的太阳神。

沙漠世界太阳神是至高之一,而陆辰这方世界太阳神也是至高神袛,同时,那位伟大存在也是抵挡天上众多邪神的主力。

太存有万年,子嗣众多,但大多数都不是以太为姓。

太的子嗣与蛮族制度有些相同,无论原本是否为嫡系都不能冠以太姓,唯有展露出太阳之子的天赋时,才会冠于。

太兆,就是拥有太阳之子天赋的神子之一,他也算是另类的掌握着太阳之力的神子。

“吞了他,我太阳之力会进一步增强吧。”

这样的想法出现在了陆辰心中,但很快就被他抛却了,对于太之一族,陆辰还是挺敬佩的,邪祟降临之前,太家族有十位太阳之子,但因他们掌握着太阳之力,对于邪祟克制很大,邪祟之气也特别针对他们,现在,他们只有三位了。

那七位,全部在对付邪祟时战死。

“虽然佩服,但你还得败。”

如此想着,一股惊天的气息自陆辰身上爆发而起。

【一刀罗刹】

“轰!”

随着一刀罗刹开启,陆辰体表有金色裂缝出现,同时,他散发的狂暴气息让天地变色,风云激荡,甚至大地都在开裂,而周围围观的一众战士,更是感觉有天倾的重压压在自己心头,同时,窒息的情况也出现在了他们身上。

“又是这一招。”

“别躲,千万别躲,他那一招,无论如何都躲不掉,一定要硬抗。”

“抵挡过去,一定要抵挡过去啊!”

“这样的爆发他必定无法持久,只要撑过去就胜了!”

……

随着陆辰气势狂暴爆发,一道道难看的脸色自周围观战的群众中亮起,那都是败于陆辰之手的中州天骄们。

想到与陆辰的对战,这些人就是一阵绝望,平常切磋,那个不是先试探,那个蛮人王子倒好,上来就开启大招,还是爆发式的大招,这使得他们败的很是干净利落。

此时,看到陆辰的招数后,不少人都在为太兆出谋划策,而太兆也知道此招好似能锁定过去、未来、现在,因此,他没躲,而是于空中怒喝了一声。

“太阳!加持我身!”

跟陆辰太阳的加护一样,太兆也爆发出了自己的太阳之力。

但与陆辰爆发出的太阳之力照耀周围,驱散黑暗与邪恶不同,太兆的太阳之力更显得高高在上。

太阳高悬于天,可以看见,却永远无法接触,这是此方世界凡人面对太阳时的感觉,那是他们永远无法触及的存在。

而现在,看着爆发出太阳之力的太兆,陆辰心中也涌现了这种感触,无论何种攻击,都无法触摸高高在上的太阳。

被太阳之力加持自身的太兆在天上悬浮,距离陆辰的真实距离也不远,但看着他的身形,那种只可远观无法接近的感觉让陆辰明白:

“类似于海市蜃楼的能力吗,还真是麻烦!”

这样想着,陆辰看了一下自身,然后,他叹气更严重了。

“更麻烦的是我啊,这样下去,我一刀罗刹何时才能到头啊!”

一刀罗刹,这虽说是刀法,但本质是凝聚全身所有力量然后把那些力量压缩在一刀之内挥出的技巧,因全身力量全部汇聚,此一刀也是这个人的至强一刀。

此技能介绍很是简单,陆辰也曾依靠宗师级的基础剑术把身体内的力量压缩到了三刀。

本身浑厚的力量,让陆辰曾三刀挥出,灭杀三个神袛化身(邪祟第一次针对时)。

当时,陆辰已经看到了一刀罗刹彻底完整的曙光,他感觉宗师级剑法再次进阶后,自己就能让三刀合一,灭杀一切了。

但现在,曙光破灭了。

【一刀罗刹:现能挥刀次数,21次】

是的,二十一次,而之所以由三刀变为二十一刀,不是陆辰境界下降了,而是他更强了。

“这段时间,我身体体质增加了很多,更主要的是太阳之力充盈自身,这些力量太多使得我三刀之后根本无法力竭,现在,我能连续挥出二十一刀了。”

想到二十一刀,陆辰脸色就有些难看,这倒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而是陆辰真的看不到此技能进阶为神话的希望了。

“如果二十一刀的力量凝为一体,这一刀下来,我能砍死传奇吧,可惜,现在是极限了。”

在陆辰看着充盈巨量力量的手掌悲伤时,另一边化身高邈太阳的太兆眉头皱了起来。

“对付其他人都是直接攻击,面对我却等候了吗,果然,你对我有忌惮。”

这样想着,信心大增的太兆保持着高高在上不可接触的状态,双膝跪地,双手张开,抬头看向天空发出了一声呐喊:“赞美太阳!”

伴随着他的呼唤,被它拥抱的天空空气猛然发生了扭曲,一息之后,一道粗大灼热的光柱自天而降,如光之神剑一般把陆辰整个人笼罩在了其中。

那光柱蕴含高温,在光柱落在地上之后,陆辰周围的大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为了玻璃,这一幕被周围围观的人看到了,一部分人在叫好,也有一部分人在担忧。

“太兆的实力更强了啊。”

“太阳高高再上而不可接近,在这种不可接触的状态下使出光之神剑,太兆已经有进入人榜二十的能力了。”

“王子殿下没事吧。”

“一定没事的。”

“我不想知道太兆的情况,我只想问蛮人王子怎么样了。”

“太兆很强,但那王子做的事情你们也听说了吧,这样的招数,至多也只能让他狼狈一下。”

“那件事情吗,我也听说了,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那个家伙真是怪物啊。”

太兆召唤的光柱持续了三十多秒,当三十秒后,一个近百米的垂直深坑出现在了大地之上。

“结束了吗?”

看着光柱照射出的深坑,太兆脸上露出了得色,只是,这样的脸色仅仅持***,当看清光柱内的情况后,他脸上的情况瞬间大变。

“怎么可能,硬挨我一击,你怎么可能一点变化都没有。”

看着脸色因震惊而变化的太兆,陆辰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是没有变化。”感受了一下自身后,陆辰脸色怪异的开口了:“我刚才的消耗快被你补满了,你还能再来几发吗?”

此话让太兆的脸色直接扭曲了起来:“混蛋,给我死!”

在一声怒吼后,太兆又发出了呼喊:“赞美太阳!”

这次,不再是一支光柱降临,十数道光柱犹如卫星射线一般,笼罩陆辰周围,并把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内。

而这次,陆辰还是没躲,他刚才说的是实话,一刀罗刹抽取了陆辰一颗心脏内的全部太阳之力,而刚才的光柱让陆辰太阳之力恢复了一小部分,此时光柱再临,陆辰也在敞开皮肤尽情吸收,当光柱消耗殆尽的时候,陆辰发现体内的太阳之力已经恢复了大半。

这让陆辰看着太兆的目光满是欣喜:“这个家伙,就是充电宝啊……可惜,就是电量不行。”

连续两次光柱让太兆有些喘息,但更让太兆绝望的是,自己两次攻击过后,眼前的蛮人王子不仅没有受到一点伤势体内的气势反而更加高昂。

“不,这不是真的。”

自己的攻击毫无作用,反而让敌人更强,再想到陆辰以往的战绩,那种无敌的姿势让太兆的心态崩了。

而就在他心神失守的霎那,陆辰的眼睛与他对上了,随着这下对视,一抹绿色由陆辰眼中转向了对面。

第二鬼神·侵蚀之普唳蒙!

因陆辰以往的战绩太过强势,太兆本身对于陆辰是有着一丝惧怕的,原本,这丝惧怕被他压制了下来,但刚才两击,他内心的恐惧又被勾引了起来。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他会压抑着心中的恐惧与陆辰对战,但可惜,面对拥有鬼手的陆辰,绝对不能拥有一丝恐惧。

太兆就是最好的反面例子,随着双眼对视,第二鬼神·侵蚀之普唳蒙由陆辰心中转向了对面的心间,并吸收着恐惧极速成长。

内心暴涨的恐惧,让太兆再度看向陆辰,发现陆辰本就狂暴的气势,变得恐怖无比,慢慢的,陆辰在太兆心中就由高大的巨人变为了无敌的魔神。

而这种恐怖的形象,又加深了太兆的恐惧,直到最后,太兆整个人的视野中已经没有了其他,天空,大地,太阳都已经失去色彩,仅有陆辰的形象如山岳,如太阳一般充塞着他的整个眼球。

“不!”

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恐惧到极致的他化作了一道流光冲向了陆辰。

“金乌化虹!”

太兆的冲锋如光,更带着毁灭一切的灼热,当他飞行之时,大地在干涸,空气也失去了水分,更重要的是,他整个人的速度如光一般,当陆辰看到时,他已经撞在了陆辰身上。

“轰”的一声,一道惊天的爆炸在场中响起。

只能说,太兆还算不错,面对无法战胜的强敌,恐惧到极致,他想的不是逃避,而是发起了绝命冲锋。

可惜,这一切都是无用,他化作光的撞击惊天动地,更有恐怖高温肆虐,但这根本无法伤到陆辰一分一毫,体内充盈着巨量太阳之力的陆辰如太阳一般,火焰跟太阳之力根本没法让他掉落一根头发。

“不可能,你怎么这样强!”

连续的攻击无功而返让太兆心态彻底崩了,而在他丧失斗志的时候,陆辰的右手也是轻轻的挥下。

挥手的动作很轻,但随着陆辰右手挥下,空中有着道道涟漪出现,那不是空气的波纹,而是空间的波动。

极致的力量,让陆辰仅仅是挥手,就让空气泛起了波澜。

在这种波澜中,陆辰挥下的手掌与太兆碰触在了一起。

然后,一切就结束了。

随着“轰”的一声,太兆的身体抛飞的麻袋,在吐血中被彻底击飞,飞行距离,三千米。

【叮,系统提示,宿主击败了封号级英雄太兆,获得了17万历练值】

收回手臂,感受着体内几乎没有消耗的力量,陆辰摇了摇头:“用太阳之力对付我,就是肉包子打狗啊……嗯,等等,总觉得有那里不对?”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陆辰脚下幽蓝色光圈一闪,人就从城外返回了城内。

而在离去的最后时刻,陆辰看到的是中州战士的难受,以及无数云州人们的欢呼,那狂热的欢呼,让陆辰叹息了一声。

“你们这样,我还怎么打晕你们啊。”

……

陆辰难受,被救醒的太兆更加难受,原本高高兴兴的去打擂台,并觉得自己希望很大,但结果却是自己大量的攻击根本无法伤到对面一根毫毛,反而是自己被一招打倒,这种屈辱让被救醒的太兆感觉还不如就此昏倒更好。

可惜,周围都是有实力的小伙伴,这让他根本无法装晕,半晌之后,他才想到什么,辩解着对周围人说道:“告诉人榜前二十的强者,让他们小心一点,那蛮人王子会使计谋。”

挣扎着起身,太兆把来时的景象告诉了周围的一众中州天骄,并最后分析道:

“蛮人王子用那些人搞崩了我的心态,让我心中愤怒大增,如果不是这样,最后我不会冲动冲上去,那蛮人王子想击败我也不会那么容易。”

想为自己丢人的表现找起理由,太兆的分析很多,正常来听也算正确,但在说完之后,他却发现,周围人都有些尴尬,与他关系最好的几个,甚至不断咳嗽着给他提醒,这一切都让太兆感觉有事情发生自己却不知道。

就在他茫然的时候,一袭红衣走向了他的病房,并有冰冷的声音响起。

“败了就是败了,别找那么多理由,还有,那些人的夸赞不是蛮人王子所请,而是他们自发的维护。”

“自发维护?怎么可能,蛮人王子把云州人打的那么惨,他们怎么可能去维护他?”

太兆不信,而这次,不用红衣女子开口,太兆的一个伙伴迅速把事情告诉了他:

“你闭关的这几天,那位王子并不是一直闲着,而是去了云州一个难缠的诡境并把那个诡境彻底摧毁,天武城二十万大军因此能够返回家乡,那些人夸赞蛮人王子是真心的,那位王子殿下救了天武城内所有人的丈夫、儿子。”

听说蛮人王子救了那么多人,然后其他人才发自内心的敬佩他,这让太兆有些无话可说,但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

“等等……他怎么可能去清除诡境,以那个怪物的实力邪祟之气怎么可能没有标记。”

“标记了。”

“标记了他还怎么去诡境,邪祟之气又不会打盹……不会吧!”

很快,太兆就想到了什么,脸色惊恐的看向那袭红衣。

他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可能,想要听到否决的答案,但红衣的回答,却让他心情复杂。

“就是你想的那样,所以,承认自己的失败吧,败给他,不丢人。”

这话,让太兆再也找不出借口。

“确实,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败给那样的怪物确实不丢人。”说到这里,太兆猛然想到了什么,直接开口道:“不对啊,我闭关才三天,哪怕那位王子真的做出如此事情,信息也不会传播那么快,而且温柔,仁慈什么的,这样的话语是怎么传出去的。”

此话一说,场中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抽搐。

半晌之后,还是太兆的友人开口道:“云州的那群家伙,就是一群舔狗,他们这几天全都在说那个王子的好,天天宣传之下,事情自然传播的很快。”

……

太兆在与自己的友人说话,另一边,陆辰传送回城之后,发现天武城主正在恭敬的等候自己,这让陆辰想到了刚才出门的所见所闻。

“外面民众的情况是你们做的。”

此话让天武城主脸上有着笑意:“殿下,那只是我们的一点小小心意,我们不会让英雄流血又流泪。”

“有些过了。”

哪怕是陆辰,听到外面所说,也有些恶寒。

倒是天武城主,此次一脸的庄重。

“一点都不过,而且,我们只是把情况如实说出,没有一丝添油加醋,那些民众之所以如此狂热,是因为王子殿下你真的对他们有恩。”

说完之后,看着陆辰不相信,天武城主手一挥,一面水镜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水镜是观天地之术,里面倒映的是天武城内的居民。

随意拨弄了几下之后,一个普通的民居出现在了陆辰眼前,民居里人数有十几个,其中一个老妇人,四个中年女子,近十个小孩,但这么多人口,成年男子却只有……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