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7 23:13:59

最新章节: 求收藏,求推荐《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在心间种神树》,求收藏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百二十五章 神灵墓碑

“难道辰王子真的以封号等级逆杀了天灾!”

这样想着的金厉,因为激动,甚至连胡子都揪掉了两个,而跟金厉想法相同的天武城城主,也把目光转了过来。

相互对视几眼之后,他们两个都明白对方也想到了这件事情。

“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封号对战传奇,难道奇迹真的要发生了!”

“不止封号对战传奇,相比于人类传奇,邪祟更加诡异啊。”

“别报太大期望,天灾级的邪祟,连我们传奇都无法说必胜,两个月前被死亡墓碑咒死的沙兄你忘了吗……这次很可能是世界防护的好,邪祟之气没有突入进去。”

两人暗中的讨论,特别是金厉最后的话语,让天武城城主心中的激动稍稍冷却了一下。

他们想听到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又害怕真切的答案令人失望,这使得他们两个都患得患失了起来,最后,还是金厉站了出来。

“犹犹豫豫的忒烦人,有什么事情直接问不就行了。”

说完,金厉直接走上了前方,看着蛮雄跟和尚一起拉着的陆辰。

“辰是吧,你在里面碰到了什……死亡墓碑!”

惊讶以及警惕的反应出现在了金厉的身上,跟他一样动作的不止一人,当陆辰在蛮雄以及和尚的拉扯下从诡境中出来的时候,看着他背后那被一圈圈锁链所缠绕的东西,所有传奇强者都做出了警戒的应对。

有不少擅长飞剑以及远距离攻击的强者,还想腾空而起,只是,他们的做法并没有成功,跳跃起来的他们竟然在重力的作用下重新落地,那释放的防御护盾,也有一大部分瞬间泯灭。

“艹,我就知道不会封号战胜天灾级邪祟的好事,蛮人被邪祟操纵了。”

“这是陷阱。”

陷阱的想法出现在了众多传奇强者的脑海。

不怪他们如此想,实在是陆辰现在太过奇怪,从诡境中爬出的他,看似完好无伤,但在他背后,有锁链撕裂了他的皮肉伸出了外面。

那燃烧的锁链一层层的缠绕在一座带着深沉不详气息的墓碑之上,墓碑高大无比,上面还有血迹出现,背着墓碑的陆辰好似承担一座小山连腰都直不起来,犹如背负墓碑的奴隶一般。

这样的情况,十分像陆辰被墓碑影响了。

而墓碑影响的不止陆辰一人,当墓碑显现在外界之时,所有人都感觉到心里发慌,甚至,当墓碑之上陌生的带血字迹映入众人眼帘之时,一股死亡,绝望,以及深深的不详影响了周围。

在那不详之力的影响下,传奇强者也无法调动灵气了,这不是压制,而是灵气在墓碑周围“死亡”了。

除了死亡,深沉的绝望,恐惧与悲伤也影响到了诸人,让他们心情低落。

面对普一出现,就影响诸人的墓碑,所有人都淡定不能了,他们感觉自己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不是蛮人王子获得了胜利,也不是世界阻拦了邪祟之气,而是死亡墓碑把蛮人王子变为了邪祟。

混乱在场中持续了一瞬,但很快,一道耀眼的剑光就自这暗淡的天地之间亮起,同时,有冷傲的的声音在场中回荡:“邪祟,在诡境之中我无法应对你,但外面,不是你能放肆的,拦住诡境入口,别放它跑了。”

话语落下的同时,那剑光充斥了陆辰的视野,如天海之间的白线朝着陆辰极速袭来。

“等等,这是误会!”

突然的攻击让陆辰吓了一跳,忙喊误会,但见剑光已经袭来,陆辰只能把墓碑甩在地上,自身往墓碑后一躲。

不过,这时已经晚了,抵达传奇的剑客剑光何等之快,当敌人看见剑光之时,有可能剑光已经斩掉了敌人的首级。

此时就是如此,当陆辰看见剑光之时,那剑光已经抵达了陆辰身边,幸好,那剑光不是攻击陆辰,而是对付他眼中的天灾级邪祟——墓碑。

但当剑光落在墓碑之上,怪异的事情发生了。

剑光迅疾而恐怖,但在接近墓碑之时却迅速消散于无了,因此,那剑光除了晃花了陆辰的眼睛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反而是那剑客,腹部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伤口,并血流不止。

死亡之墓,不容亵渎!

趁着剑客受伤的时机,陆辰直接把墓碑甩在了地上,自身躲在了墓碑之后,并大吼了起来。

“别攻击,敌人已经死亡了,不对,这墓碑被感染的部分已经被我杀死,现在残留的是邪祟遗物。”

连续的大吼以及刚才剑客的突兀受伤,终于让人类强者消停了一会。

当然,更主要的是那墓碑虽然不断散发着恐惧绝望的气息,但除了主动攻击的那人外,它没有主动袭击人类。同时,陆辰把墓碑甩在身前,自身躲在墓碑之后的行为,也不想被邪祟控制的迹象。

如此种种,都让人类停止了攻击,一边以各种方法治疗那个剑客,发现情况不佳后,诸多强者也警惕的望了过来。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不少强者的疑问,最后由金厉发出,而此话也让陆辰有些憋闷,他还想问发生了什么呢,为什么刚一出现,就看到这么多强者。

当然,因为形势比人强,陆辰还是快速解释了一句。

“我来此地是清理诡境。”

“我们知道你是来清理诡境的,问的是诡境里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背个墓碑出来?”

此话让陆辰有些奇怪的看了那问话的强者一眼,那宛如看弱者的眼神,让那强者有些不满。

“你有什么问题!”

“没有,听到这里的诡境一直袭击人类,我不忍心就去诡境杀邪祟,然后这里面的邪祟就被我打死了,至于这墓碑是邪祟之气针对我释放的诅咒,然后它来了,又被我打死了,这墓碑是我的战利品。”

简短的话语信息量却很多,至少暴漏了有天灾级邪祟降临,但那邪祟好似被陆辰给杀死了,这让不少抵达传奇的强者看着陆辰的眼神都目露震惊。

当然,也有人不相信。

“你带来的东西是死亡墓碑,那东西连传奇都曾震杀,你只是封号,怎么能战胜他!”

对此,陆辰呵呵两声,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

而不待那些询问的传奇发怒,另一边,蛮雄已经站了出来,背对陆辰挡住了一众传奇或震惊或别样的视线。

面对那诸多传奇的视线,蛮雄没有一丝后退,自傲的指着陆辰开口道:“怎么胜利的,当然是我家王子天赋异禀,实力强大。”

“你们家天骄做不出来的事情,不代表我家天骄做不出来,别拿你们的情况与我族麒麟儿相比。”

此话让在场的一众强者嘴角都有些抽搐,而后,蛮雄面对诸多传奇,又冷笑着开口道:

“还有,我家王子是清除邪祟的英雄可不是被你们审问的犯人,这里也接近蛮荒,不是你们中州,在这里对我家王子客气一点!”

随着蛮雄话语落下,有山一般的气息降临当场。

当然,仅凭蛮雄一人的气势是无法影响到诸人的,但随着蛮雄气势爆发,北方荒野,蛮族王庭的方向,有血气如烈日一般直插天际,照耀四方。

那气血虽然距离此地遥远,但却给予给了此地传奇剧烈的威压,那是蛮族在展露肌肉,这让自中州而来的传奇也稍稍收敛了一下内心的自傲。

眼看中州跟蛮荒僵持了起来,金厉连忙上前缓解道:“蛮雄首领,诸位同道,还请放下争执,我们不是敌人。”

说完之后,金厉又看向蛮雄道:“你也知道,我们这群人过来都是为了救你家王子,你们不会是这样报答救命恩人的吧。”

“他们也要了报酬。”

这样说着,蛮雄却放下了自身的气势,传奇强者并不是拥有报酬就能请动的,蛮族确实欠这些人一个人情。

随着蛮雄与中州强者气势都收拢起来,此地又恢复了宁静,而宁静之后,诸多强者的目光都放在了陆辰身上。

他们实在是好奇陆辰一人是如何把死亡墓碑清理掉的,更想知道被蛮人王子背出的墓碑有何种能力。

可惜,刚才蛮人的爆发,让此地的人明白,蛮人并不能随意轻辱,因此,他们只能带着诸多遗憾离去。

当然,离去之前,那些人也警告起了蛮雄与陆辰。

“我要你们确保墓碑没有危险。”

“这是当然的了,只要不攻击或者对墓碑做出侮辱性的东西,这墓碑不会有任何异动的,不信你们可以弄个普通士兵过来试试。”

此话让不少传奇眼前一亮,很快,数个士兵就被带了过来。

“你们去吧,这是任务,虽然有危险,但你们死后家人会得到安置,要是安然无恙,会获取奖励。”

金厉站出来开口之后,那些士兵只能慢慢靠近墓碑。

看着士兵的接近,陆辰自信慢慢,只是,很快,陆辰的脸色就垮了。

那士兵接近之后,不少人都在嚎啕大哭,甚至,随着距离接近,一些人有了衰老的感觉,甚至绝望的想要自杀。

这一幕,完全出乎了陆辰的预料。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除了实力被禁锢没事啊!”

最后,还是道士开口了:“辰,你实力强,当然不受影响了。”

看着陆辰目露担心,道士连忙开口道:“当然,这墓碑不是邪祟,这是强者残留的意志,一些强者哪怕死亡,他们残留的东西也有一些神异。”

这点不止道士看出来了,其他人也看出来了,甚至,他们还知道这件东西绝对有着不凡的来历,毕竟,那率先出手的剑客,直到现在,身上的伤势还没有被清除。

不过,蛮雄在前,再想想刚才浩瀚的血气,这些传奇也知道无法强夺,慢慢的离去了。

发现诸人离开后,陆辰也是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感慨背后有人就是好。

这墓碑可是宝物,如果仅有陆辰一人,这墓碑很可能会被那些强者以研究,或者有危险的名义带走。

虽然陆辰有把握事后拿回来,但果然还是一直保存在自己手里更令人安心。

当诸多传奇全部离开,此地仅有7号禁地的驻军以及陆辰,和尚等人之后,蛮雄那面对诸多强者也无所畏惧的表情消失了,扭转过头,他狠狠的拍了陆辰的肩膀。

“你这个混蛋,为什么去那么诡境,你不知道诡境的危险吗,你知不知道大巫祝有多担心。”

暴怒的蛮雄那带着关心的话语,让陆辰只能无奈的道:“我又不鲁莽,是有把握才来此地的,而且,我这不是没事吗?”

“这次没事,下次呢,你能次次好运!”

“好运!”此话让陆辰笑了,抚摸着墓碑,陆辰表情凝然的开口道:“蛮雄大叔,我能从诡境出来,可不是靠着运气啊。”

看着陆辰以及他身旁的死亡墓碑,蛮雄沉默了,当邪祟降临天灾,陆辰还回来后,说是运气,这就有些侮辱了。

半晌之后他才开口道:

“我知道你实力很强,但你就不能进阶到传奇再去厮杀吗,封号对战传奇,越阶战斗总有失误的时候?”

蛮雄的话语是中肯之言,但到了陆辰这里情况有了变化,陆辰需要杀戮才能强大,而进入诡境,破除此地的邪祟,是最快提升自己的方法。

“拥有杀敌获得经验能力的我,行走的路必将一路腥风血雨,或踩着万万的尸骨登顶,或在半途战死,这是我的宿命。”

心中早有觉悟的陆辰,看着蛮雄笑了一下:“感悟修行我也能进阶,但这种方法,我只能是普通传奇,而一个普通传奇,可无法影响到世界的局势,所以,我必须战斗,唯有成为至强的传奇,才能庇护我们的族人。”

这样的言语,让蛮雄无话可说了。

他自身就是传奇,但就是他,也常常感觉自身的无力,因此,他明白陆辰话语的正确性。

看着目露坚定的陆辰,最后又看了一眼被陆辰背出来有着血迹的不详墓碑,想到这墓碑曾咒杀过传奇,蛮雄落寞的摇了摇头。

“唉,你已经成长起来了,我无法为你决定什么,但还望你进入诡境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行事,要记得,你的妻子,朋友,还有大巫祝都在担心着你。”

慎重的点了点头,陆辰笑着开口道:“蛮雄大叔,这点不用你说,世上还有那么多美食,美人没有享用,我可是很惜命的。”

当与蛮雄对话结束,陆辰也获得了自由行动的权利。

而后,就是陆辰背着墓碑朝着家中返回了。

但这次,返回的路程足足持续了一夜。

没办法,那墓碑太过神异,无法收入空间,无法传送,更悲剧的是,那墓碑有山一般的重量不说,上面还有着无数镇封能力,能静止一切异力,这让陆辰只能凭借蛮力背着墓碑一步步的挪动。

幸好旁边有蛮雄在侧,两人轮流背着,加上和尚也不时加把手,三人感在天亮之前终于回到了天武城内的住所。

“呼,呼,呼,累死我了,没想到有一天竟然出现有宝物我差点无法拿动的情况。”

陆辰喘息,蛮雄则是冷漠的道:“知道天外有人了吧,你虽然实力不错,但不要小看邪祟。”

说完之后,蛮雄冷着脸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次蛮雄大叔真的生气了啊!”

陆辰在感叹,而他不知道的是,进屋之后,蛮雄人直接瘫倒在了地上,呼呼的喘着气,脸上更有着无奈。

“那个混蛋小子怎么有这么大的力量,还没到传奇,体力跟力量都比我还高了啊!还好,拼劲老命,总算没在那个小子面前出丑。”

墓碑有镇压一切异常之力的能力,而没有了领域的加持,仅仅凭借自身的力量,哪怕蛮雄进阶到了传奇,也不如陆辰。

这是很正常的,虽然传奇解放了肉体力量,能无限进阶,但蛮雄只是普通传奇,而陆辰修炼到圆满的肉体技能太多,更有盛宴这种超格的技能,这让陆辰的肉体力量,超凡脱俗。

当然,也只是肉体力量,当领域出现之后,陆辰还是无法对付普通传奇。

蛮雄在房间里为陆辰的力量而感到震撼,而陆辰,则是回想起了诡境中的最后一幕。

当发现此次天灾级邪祟本身不是很坚硬,却附带着优先度极高难以抵挡的诅咒后,陆辰当时就有了一个决定。

“一口气把此地墓碑全部打碎,这样,我纵使会死亡,也只会死一次,而我有重生,有无尽狂怒,只要顶过去,我就胜利了。”

这样的想法不错,但做起来其实很难,中型诡境说大不大,不到百里方圆,但说小也不小,而墓碑又遍布诡境各地,陆辰要完成自己的计划,需要一口气攻击近百里方圆的范围,这是很难做到的事情,特别是做这件事情的是封号英雄。

而让陆辰没想到的是,他太阳的加护又立功了,虽然此次面对的是规则类的邪祟,这让陆辰体内存储的无尽太阳之力没有发挥原本的作用,即,用太阳之力与邪祟消耗。

但体内大量的太阳之力,特别是九颗心脏中存储的巨量太阳之力还是发挥了作用。

那九颗心脏存储的力量如核弹一般,当九颗心脏遍及四周,九日横空毁灭了一切,那巨量的太阳之光也充斥了诡境之内,这达成了一口气毁灭方圆百里所有墓碑的目的。

“原本还想着先把能致我死亡的墓碑找出来,然后用第四鬼神进行标记,这样,纵使无法毁掉所有的墓碑,但致命的威胁已经去除,剩余的墓碑我也能抵挡,倒是没想到,九日横空如此给力,免除了我一切后患。”

“决定了,下次,继续强化肉体。”

九日横空明明是太阳之力,陆辰却想强化肉体,这看着有些奇怪,但其实,这才是正常的情况。

陆辰没有忘记,太阳的加护如果是一个普通天骄使用,它就只是一个黄金级的技能而已。

之所以这个技能在陆辰手里发生了剧变,是因为陆辰肉体强大到有些超格,这让他能存储如山如海的太阳之力,陆辰这是凭借量,硬生生的跨过了神级技能的关卡。

“继续强化肉体,当强化到我能连续一个月……一年,持续化身太阳一年之时,邪祟绝对杀不死我。”

此次进攻诡境一切都很完美,九日横跨也给予了陆辰巨大的期待,但也有让陆辰失落的事情。

“那九日横空,我却没有见到啊。”

当陆辰心脏爆炸的时候,他自身已经被汹涌而来的诅咒咒杀了,哪怕蛮王的大招无尽狂怒也没有顶过去,诅咒让陆辰全身化作了血雾,当连血液都没有时,自然也就无法重生了。

最后,陆辰是靠着阿瓦隆使得大地恢复生机,然后把印记存储在大地之中,自大地中复生。

“无尽狂怒没有顶过去,如果是在外面的话,哪怕我铭刻在大地中的复生印记也很可能被清除,百万诅咒太多了,还好,阿瓦隆阻挡,加上无尽狂怒消耗了诅咒太多力量,虽然这样我还是死了,但这给了我最后复生的机会,如果复生还也没有抵挡住,我就……我就……我就只能作为巨龙存活了。”

想到自己还有一手变身巨龙的能力,陆辰心情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这次危机,好似没有太大威胁。”

如此想法出现在了陆辰心中,但下一刻他就立刻摇头。

“不能大意,这次只是出现的天灾级邪祟没有丝毫意识,下次很可能不是这样了。”

如此想着,陆辰看向了放在房间中的墓碑,也想到了找到墓碑时的事宜。

在阿瓦隆的庇护下,从那恢复生机的大地中复活之后,映入陆辰眼帘的就是天地之间一片尘埃,但邪祟之气却被太阳之力净化散尽的大毁灭场景,同时,有九颗浩大的坑洞出现在诡境之内,这让陆辰明白了自己能造成的伤害。

而后,就是诡境破碎。

当时陆辰准备直接离开,但在行走之时,陆辰想看看自己杀死天灾级邪祟能收获多少历练值,所以,就打开了历练值。

但打开之后,让陆辰气恼的事情发生了,上面竟然没有显示陆辰获得历练值的提示。

当然,气恼的同时,陆辰当时也在心悸。

“那个邪祟还没有死亡。”

有了如此想法之后,陆辰当时都被吓住了,并四处搜寻邪祟的所在。

而很快,他就找到了这个高大的墓碑。

以为这个墓碑跟自己毁灭的百万墓碑一样,陆辰当时就准备拼着重伤,也要把这个墓碑毁去,但在接触墓碑之后,陆辰发现自己错了。

这墓碑并不是分散的墓碑,而是那死亡墓碑的主体。

与此同时,陆辰也知道了,这墓碑的能力为何会如此诡异。

“这墓碑葬着神灵,也是神袛所立,还是我所熟悉的神袛——死神立下的!”

是的,这座墓碑就是沙漠死神立下的,而墓穴中葬下的,是沙漠……太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