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1 00:29:16

最新章节: RT《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求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百一十六 找到你了!(8200字,求订阅)

“踏,踏,踏……”

连续的脚步声在荒芜的大地上响起,迈入诡境之后,映入陆辰眼帘的是无尽的灰色烟尘从天而落,那烟尘如人类死亡后烧熔的骨灰一样让世界充满了一种哀凉的气息,更带着一股诡异的不详。

而天武城诡境诡异的地方不止于此,除了灰色烟尘密布天空之外,此处的大地也是深灰色,甚至有恶臭发出,地面上的树木更是一个个千奇百怪,让人心生不适。

“这就是被邪祟完全占据优势的世界吗,还真是令人恶心。”

恶心是相对的,陆辰对于世界不适,而世界对于陆辰也极度排斥。

进入此地之后,陆辰发现,周围尽是邪祟之气无一丝灵气供自己吞噬,大地也腐烂严重无法让他获得大地恩赐的加持,天空之上也是一片灰暗没有一丝阳光,这让陆辰数个技能完全无效。

而除了没有加持之外,那无尽的邪祟之雾以及灰白的不详灰尘也不断朝陆辰的身体侵入,想要转变陆辰的本质。

甚至,整个天空如天倾一般,不断给予陆辰重压,还有一股听不清,却让人极度烦躁的声音在陆辰耳边与心底响起,欲要扭曲陆辰的心智让他彻底发疯。

这种整个世界都在针对自身,好似自己才是错误的感觉,让陆辰明白了如果世界意志被侵蚀后,将会发生何种恐怖。

“身体,心灵,还有邪祟的侵袭,以及永无太阳照耀,这就是世界末日的感觉吗?”

“这种未来,我绝对不会接受。”

如誓言一般坚定说了一句后,浑身散发神光的陆辰迈开脚步朝着邪祟之雾深处走去了。

完全异变的诡境之中,邪祟之物很多,样貌更是全部发生了畸变,甚至,生物与无机物的界限也模糊了,有生物类邪祟身上布满石头,也有铁质怪物中出现肉丝牵连的,它们的能力更是多种多样。

以前陆辰遇到的能引动心脏跳动的小鼓妖只是最寻常之物,飞在空中的独眼大刀,能引诱人类的竖笛,凝现人类影像的镜子……各种各样陆辰完全没见过的邪祟出现在了诡境之中。

普通人如果落入此地,不需要一分钟,就会连肉体带灵魂彻底被消灭。

但陆辰并不普通,浑厚的气血加上道士加持的符咒让陆辰武装到了牙齿。

这样的武装使得那些邪祟别说攻击了,仅仅是接近,能力诡异但本质弱小的它们,就会被陆辰的灼热的气血焚烧成灰烬。

这其中,镜子类跟诅咒类邪物最为凄惨,镜子大都拥有把人拉入本体的能力,诅咒则能暗中对敌人释放,这是普通人类最难对付的邪祟。

可惜,陆辰本质太高,那镜子只要照射到陆辰的影像,下一刻就会破裂燃烧,诅咒类也是同理,那些诅咒根本接触不到陆辰身上,接近陆辰时一切污秽之物就会被焚尽,而诅咒能力诡异,杀不死敌人自己的反噬也足够严重,有太多的邪祟因为暗中诅咒,被反噬而往,甚至,一些攻击,陆辰都没有感知到。

这就如同人类行走大地,不会特意注意蚂蚁一般,没到达祸级的邪祟,对于现在的陆辰而言就是行走就能踩死的蝼蚁。

一路前行,陆辰没有攻击任何生物,但无数邪祟却因感知到陆辰或过于接近陆辰而死亡,唯一令他可惜的,就是到了他这个阶段,杀戮普通邪祟,完全没有历练值收获了。

在诡境中,陆辰快速前行者,当然,他的前行并不是一番丰顺,十五分钟后,第一只祸级邪祟映入了陆辰的眼帘,那是陆辰曾经见过的兵煞类邪祟,此等邪祟以武器为主体,操纵邪物进行攻击。

原本,这是陆辰随手可杀的邪祟,但此次,陆辰发现,自己大部分能力都无法使用了,特别是剑气,狂风绝息斩,剑刃风暴这样需要灵气的技能,哪怕陆辰强行使用出来,也只能在周围数十米进行,而且消耗力气甚广。

“我曾用霸者疆域压制过飞剑客,让能挥出万道剑光的他憋屈的落在地上,对我进行刺剑冲锋,没想到,报应来得那么快,我也有这一天啊。”

被邪祟完全掌握的诡境,情况比陆辰的霸者疆域还要严重,他的霸者疆域终究只有万米范围,虽然这也不小,但此方世界所有地方都在压制陆辰,这是世界的压制,而且,除了压制之外,此地的邪祟之气还不断钻入陆辰的身躯,想让陆辰变得虚弱。

在陆辰比对诡境与自己霸者疆域不同地方之时,那祸级兵煞已经接近了陆辰身边,持武器挥砍向了陆辰。

对此,陆辰屈指朝着身前的兵器轻轻一弹。

“咚!”

随着一声震响,那兵煞的身体瞬间静止了,一息之后,“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裂缝不断从它的身上以及它的主体武器上传来。

当那裂缝蔓延兵煞邪祟全部身体的时候,它整个人都化作了一阵烟尘,彻底消散。

祸级兵煞,被陆辰一指弹死。

看着自己的指尖,陆辰脸上露出了笑容。

“果然,邪祟之气能污染灵气,却无法阻挡纯粹的力量,灵气修行者虽然能力更为多变,但蛮族修行方式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伟力完全归于自身的蛮族战士,在体力没有耗尽前,战力并不会因外界环境的恶劣而损耗太多。”

想着的同时,陆辰的脚步没有一丝的停顿,直直朝着邪祟最中心的方向走去。

随着陆辰的前行,祸级邪祟一个个的出现了,镜子,兵器,稻草人,衣柜,甚至还有一座主体为房屋的邪祟,出现在了陆辰眼前。

但这些东西,完全无法阻止陆辰的前进,最惨的还是房屋,它的占地面积很大,有数里之地,如一个庄园似的,从外面看,里面居住着大量人类,这种不能移动的邪祟,本身的实力相比于同阶的邪祟更强。

只是,这样的邪祟面对陆辰也更加无力,没有进去的想法,于那庄园之外,陆辰轻松的聚气,当震荡力量凝聚到极致之时,他右拳朝前全力挥出,在这震天的一拳中,大地崩碎,空气炸裂,而眼前的庄园自然也是彻底破碎。

“不能移动的邪祟,对于我而言就是一个靶子。”

正面对抗是陆辰最强的地方,一切祸级邪祟,只要出现在陆辰视野之内,都无法逃脱他的轰击。

这样轻松的前行持续了半个小时,而半个小时之后,天武城曾经历过的诡异之事出现在了陆辰身上,无缘无故的攻击,到来了。

“嘭”

随着一声轻响,陆辰只感觉自己的脖子被无形的刀刃砍了一下,当然,这没破皮。

抚摸着脖子,陆辰环顾四周,半晌之后,没有寻找到任何邪祟的他摇了摇头:“攻击已经到来,但却不是视野中的任何邪祟发起的,这就是让天武城败退的诡境吗,果然足够诡异。”

在陆辰环顾四周的时候,连续不断的攻击出现了,刀砍,剑刺,火烧,铁链束缚的感觉依次出现,这些攻击令陆辰烦闷,但也只是烦闷罢了。

那些攻击虽然诡异强度也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陆辰的防护已经超格。

不对等的身体素质,使得那些攻击根本无法攻破陆辰的防御,不,别说防御了,就是道士为陆辰加持的符咒都无法攻破。

不过,身体虽然没有受伤,但陆辰也不敢小觑,从天武城得到的资料让他清楚,前期的攻击只是开始,随着时间进行,那莫名的攻击将越来越烈。

没有出乎陆辰的预料,随后的攻击确实越来越强,甚至,在行走之时,有重压在身上的感觉出现,让他的身体猛然一颤,好似有高山压在他背上一般。

只是,这对于陆辰而言仍然没用,身体的基本素质,让陆辰无所畏惧。

但自己身体没有受伤,陆辰却能感知到当时天武城大军的绝望,他们可没有陆辰的防御,更没有陆辰的体质,在行走的过程中,那看不见的攻击只要落下,就必定有人死亡。

这样一路行走一路死,却连敌人的身影都无法看到,是令人绝望的。

“碰到这样的邪祟,难怪此后天武城大军宁愿汇聚大量军队在外面驻守,也不敢进入诡境。”

不过,这次那诡异的攻击终于遇到了对手,陆辰最为自傲的就是防御,莫名的攻击确实强烈,在慢慢的消磨中,它把陆辰身上的祝福符咒一层层的扒了下来,但面对陆辰的肉体时,它就无可奈何了,刀剑穿刺,重山压击,甚至万虫噬身,都奈何不了陆辰完美的身躯。

陆辰就这样连防御技能都没开启,硬顶着无形的攻击,肆无忌惮的在周围寻找敌人。

这样的情况好似让那发起攻击的存在怒了,下一刻,更恐怖的事情出现在了陆辰的身边,在陆辰迈步之时,大地猛然开裂,一道无底深渊要吞噬陆辰的身体。

但这还是无用,一脚踏空的陆辰根本没有落入深渊,而是悬浮在了空中,黑洞的存在让陆辰对于引力的本质明了了很多,关于引力的操纵更因此娴熟,凭空悬浮只是最基本的操作罢了。

踏着看不见的阶梯,陆辰继续朝前走动着。

“轰隆隆!”

无视一切的态度,让下一次的反击更为激烈,有阴沉的乌云笼罩陆辰的头顶,在震天的轰鸣声中,阴暗的雷霆一道接一道劈向了陆辰。

雷霆如光,在其劈下的那一刻,陆辰闪躲已经无意义,但他也没有闪避的意思,只是静静的看着雷霆落下。

“轰隆”“轰隆”“轰隆”

雷电的轰鸣足足持续了三分钟,当一切平息之后,空气中的邪祟之雾都消散了很多,一股烧焦的味道在空中传出,这是雷霆让空气烧焦带来的臭味。

那雷霆风暴不断降临的场景如天崩一般,但当一切结束,令邪祟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陆辰那悬浮于空的身形,别说重伤了,连一丝伤痕都没有。

此地的邪祟让天武城大军绝望,而陆辰恐怖的身体素质,让此地的邪祟自闭了。

活动了一下被雷劈的身躯,有不屑的声音自陆辰口中发出。

“就这?”

此话响起,陆辰以为更激烈的攻击将要到来,但让陆辰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在他嘲讽过后,天地竟然一片寂静。

“就这样跑了?喂,你是邪祟,继续进攻啊!”

只能说,别人进入诡境都是恐怖类的黑魂游戏,为了活命,进入诡境的人类需要小心翼翼的探清邪祟的规则,慢慢的前进,然后找出邪祟的弱点,再想办法进行击败。

但事情到了陆辰这边画风直接变了,完美的体魄让陆辰无惧一切攻击,浑厚的力量让陆辰能轰碎一切。

所以,他进入诡境,画风直接由恐怖游戏变为了无双割草。

“邪祟能力诡异?”

“呵呵,加油,先突破我的血气再说。”

以往,陆辰凭借强硬的身体素质碾碎了无数邪祟,让不少怪异自闭,现在,自闭的邪祟又多了一个。

不过,此地的邪祟确实不弱,它的沉寂也只是数息,当数息过后,更为恐怖的事情出现了,天上直接下起了刀雨。

锋利的刀子自天空不停的落下,但这无用。

刀雨过后是强酸,那落在地上的强酸,能让大地直接直接腐蚀一个大坑,但雨水还没有落到陆辰身上,就被他灼热的气血烧成雾了,当然,酸雾也能对人类造成伤害,但这仍然无法奈何陆辰分毫,酸雨,无用。

酸雨之后是火雨,这仍然没用。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日语没用的音译)……”

那万千攻击落身却无法伤到自身分毫的感觉让陆辰颇为愉悦,甚至,连迪奥的口头禅都被陆辰发了出来。

当然,下一刻陆辰就停止了。

“还是欧拉好一些,喊着木大的迪奥最后的结果有些不妥啊。”

天空一直落下攻击,大地也没有落后,裂缝不断出现已经是小事了,泥石流也朝着陆辰滚滚淹没,泥沼更是一个接一个,但拥有引力的陆辰,根本不用行走在大地之上。

除了天空与大地之外,在这天地之间,也有狂风涌动,甚至,有锋利的刀片在狂风的夹裹下朝着陆辰身体席卷而来。

面对这,陆辰仍然没有躲避。

“锵!锵!锵!”

随着钢铁摩擦之声传来,陆辰身体……还是安然无恙。

他,太肉了,就如陆辰曾经说过的那样,也许他无法杀死敌人,但敌人想要杀死他……更难。

更恐怖的是,陆辰体内有阿瓦隆,细胞内还存储了无尽的太阳之力,那些太阳之力除了可以让陆辰化作小太阳之外,还能为陆辰恢复体力以及伤势(太阳的加护原本作用)。

这有意味着,正面杀不死,想要耗死陆辰,也根本不可能。

“这样无惧一切的感觉……真爽啊!”

在陆辰感慨的时候,突然,有轰鸣之声自天空响起。

扭头看天,陆辰发现,一颗燃烧着火焰的陨石朝着他的方向极速坠下。

“陨石攻击,我记得天武城中的描述,这好似是此地诡境最后的招数了吧。”

“超大的质量加速极速,这陨石对于不少人来说都是个难点,但……这对我根本无用啊!”

如此说着,陆辰单手朝着空中举起,这好似要做出单手举起陨石的傻事。

但随着陆辰动作做出,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那极速坠落的陨石在陆辰手掌举起后,速度越减越慢,最后,陨石身上与空气摩擦的火焰都消失了,而后,没有了速度,甚至连重量都没有了的陨石,被陆辰单手举了起来。

“陨石的威胁是星球的引力让它拥有极速,这样的极速加上质量,让陨石如天基武器一般能轰碎一切,这也算是另类的一力降十会,但……引力我也掌控着啊。”

看向神话技能栏的黑洞,再感受着手中如没有质量的陨石,陆辰明白了,明悟了引力规则之后,单纯的力量,绝对伤不到他。

陨石过后,天地又恢复了宁静,而这次宁静足足有一分钟,这让陆辰有些不满。

“攻击啊,我在这里,朝这里打。”

悬浮于半空之中,陆辰一手举着陨石,一手拍着胸脯朝天怒吼。

但这次,面对陆辰的挑衅……天地还是一片寂静。

“别怂啊,老子站在这里任由你攻击,你怕什么?”

……

“别怂啊,老子站在这里任由你攻击,你怕什么?”

同样的话语,在一个破旧的房屋里响起,而那传出声音的,并不是陆辰真身,而是一副水墨画中的小人。

水墨画中的小人是简笔的水墨画风,更有些模糊不清,但却有股神在里面,让人一看就知道画中小人强壮至极。

特别是此时小人单手顶天的动作,以及一颗陨石在他手上举着的画面,更让人明白那画中小人的嚣张强大,这……就是陆辰。

水墨画卷中,除了怒吼着的小人之外,还有风,火,雨云以及大地崩裂的痕迹,但这些痕迹都慢慢变淡,从这些情况来看,已经很明显了,莫名攻击陆辰的就是这幅不知从何而来的水墨画。

让天武城数万大军覆灭以及攻击陆辰的确实是这幅画,这幅画的前身是一位画中大师生前的遗作,原本,这只是一副画,但随着邪祟入侵,世界覆灭,这幅画也发生了变异,成为了一件另类的邪祟。

它如陆辰曾经遇到的迷境,能让一片地域与水墨画自身融合,别人只要进入那片地域,也将处于它的身体中,能被它随意操纵。

也是因此,当年的天武城军队走入邪祟之雾后,才会感觉到攻击莫名。

当天武城退却,水墨画覆盖整个诡境之时,与它融合的也就变为了整个诡境,这让它能掌控的东西更多了。

不过,此时这幅画看起来却很不好,主要是那画中小人,除了高大之外还有一圈金色神光罩体,那神光让与金色小人接触的画面,有灼烧的痕迹。

还没化身小太阳的陆辰灼烧的当然不是诡境,而是水墨画与诡境之间的联系。

因身蕴巨量太阳之力,陆辰只要站在一个方向,哪怕没有任何动作,也能清除任何邪祟之力,水墨画与诡境结合靠的就是邪祟之气,当邪祟之气消散殆尽之时,它与诡境完美无缺的融合也将出现缺漏。

当然,以往水墨画是不担心这些的,普通人类,那群倾尽全力,也很难让一片区域一丝邪祟之气都不残留,但画中的明显是个异类,他身上的金色神光在不断的消融邪祟之气。

更让水墨画无奈的是,它曾想过抢先击杀那个怪胎,为了杀死画中的金色小人,它也动用了无数手段,以邪祟之气为墨,它自己作画,在画中降下了无数攻击,但这些攻击,对于那金色小人完全没用。

所有一切都无法伤到那个怪胎,反而是浪费了大量邪祟之气让那个小人周边的画面焦痕越加深重。

现在,水墨画主要是修补陆辰周边的焦痕,已经没有功夫去攻击陆辰了。

如果陆辰理解此地的邪祟的规则,最好的做法是爆发出太阳之力,或者召唤出正义之火,以正义之火的力量斩断水墨画与诡境的融合。

虽然,这样的做法还是没用,这样能烧熔的只有一地,当他移动之后,进入其他邪祟之地又将进入水墨画的掌控,而且,水墨画还有留存的能力,只要进入邪祟之地被它拓印出影像,哪怕离开这片领域,水墨画还能自行以邪祟之气为墨,凝结出人影进行诅咒。

这也是天武城大军哪怕离开此地,也全部死亡的原因。

不过,烧毁一切邪祟之气,仍然是一种不错的方法。

可惜,陆辰并不知道这些,对于邪祟,陆辰没有一丝了解,也不知道自己只要站立在原地就能脱离束缚。

眼看邪祟没有攻击,陆辰只能四处搜寻了起来。

而他一旦离开,虽然在行走的过程中会让水墨画其他地方也出现烧痕,但因为陆辰行走速度很快,根本无法清理所有邪祟之气,那些烧痕并不严重,当陆辰离开之后,随着邪祟之气涌入,水墨画的情况又变得完好如初了。

而邪祟之气填入自己走过的空白也没有引起陆辰的注意,这不是陆辰蠢,而是其他地方的诡境也是这样,当某一片邪祟之气出现空缺,其他邪祟之气就会填入,这是自然现象,陆辰当然不会在意。

没有见识过邪祟,甚至不知道攻击自己的是什么东西,这让陆辰只能四处行走,想要寻找到邪祟的踪迹。

这不止是陆辰的做法,也是其他人类的做法,在邪祟之雾中原地驻守?这是作死,绝对不会有人这样做。

无论是邪祟的侵扰,还是邪祟之气的侵袭,人类都不可能久居邪祟之雾,所以,在移动中搜寻才是对付邪祟的方法。

蛮人碰上诡境是上去就干,云州人类对上诡境则是先搜寻邪祟的情报,掌握它行动的规则,然后寻找弱点,慢慢击败。

这样的过程人类经历过无数次,大多也都是胜利,哪怕蛮人也是如此。

主要是蛮人虽然有些鲁莽,但邪祟更是疯狂,他们拼的是下限。

奈何,邪祟众多,终究有一些异常,这个诡境的水墨画就是如此。

能力太过诡异的它,因为连面都不需要见,只要进入邪祟之雾就可以攻击,这让人类对于它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而未知能引起恐惧,天武城大军也就不敢进来了。

随着陆辰的走动,画中的焦痕虽多却不在集中一点,这让水墨画又可以凝聚邪祟之气做墨,继续攻击陆辰了。

这也是当年天武城的悲剧,因受到攻击,他们要么是加快行军,要么是四散寻找邪祟,至于原地驻留?

“我们正在被隐藏在暗中的邪祟不断攻击,你让我们停留在这里,是等死吗?”

因没有找到水墨画的本体,那些天武城大军,也被水墨画慢慢玩死。

陆辰此时的情况与天武城大军一般无二,他不知道攻击自己的邪祟是谁,在那里,能力是什么,以何种方式攻击,什么也不知道的他,只能被邪祟不断攻击着。

但与天武城大军不同的是,陆辰肉。

肉到了一切攻击对于陆辰而言就是挠痒痒,肉到最后水墨画都不想攻击陆辰了。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

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在后半个小时的搜寻中,因为长久寻找不到邪祟,陆辰直接化身巨龙,以龙之姿态极速的绕着诡境巡逻了一圈。

在巡逻的过程中,陆辰一边硬顶着各种攻击,一边把沿途见到的邪祟全部焚烧殆尽。

奈何,与邪祟之气融为一体的水墨画根本毫无气息,陆辰哪怕从它头顶飞过,也感知不到。

这让陆辰把诡境中大部分的邪祟清理干净后,那连续的攻击仍在。

“原本还想省一下的,现在看来不能节省了啊。”

扫荡了一圈之后,知道再次扫荡一圈也没有任何作用的陆辰,于原地闭上了双眼

而随着眼睛闭起,金色的神力猛然钻入了陆辰的脑海之中。

“轰”

当神力进入脑海中的神格,陆辰的意识猛然发生了大爆炸,脑海也是一片空白,但剧烈的爆炸并没有让陆辰的意识震散,他的意识反而因爆炸不断拔高扩散。

很快,高高在上但也冷漠无情的姿态于陆辰眼中浮现。

神之姿态,降临于世。

在神之姿态中,陆辰的思维速度飞快,而他第一时间想的不是此地的邪祟,而是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邪祟之气掌控一切邪祟,并标记了能破坏诡境的天骄,但首先它意志混乱,其次,它侵入的世界不止一个,标记的天才也不止一人,因此,我只要不是连续进入诡境,刚进诡境被它逮到的几率不高,但当诡境破灭以及神灵之力弥漫之后,邪祟之气绝对会注意到我。”

“所以,在我开启神之姿态后,传奇降临此方诡境已成必然,我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要在传奇降临之前灭掉这里的邪祟支柱。”

上面的想法虽多,但因为思维加速的原因,连一秒都不到,而在一秒结束的时候,特殊的视觉,以及神之姿态超凡的灵绝,让陆辰发现了自己所停留之地与周围的不同。

“周围的一切都在阻碍着我的探知,但我所站立之地虽有阻碍,力道却很弱……这样吗,我明白了。”

“邪祟之物,见证至高的烈火吧!”

伴随着圣洁的言灵,陆辰手中的猎龙剑枪上有熊熊烈火爆燃而起,燃烧的正义之火犹如通天之柱,随着陆辰把燃烧着正义之火的猎龙剑枪插入大地,“轰”的一声,剧烈的火焰光圈以陆辰为中心朝着四周迸发。

炽热的正义之火焚尽了陆辰周围的邪祟之气,而这个范围还在继续扩大。

当然,现在陆辰已经不在乎这些了,随着邪祟之气被焚尽,轻松的感觉出现在了陆辰身上。

“我刚才一直在某种领域中。”

一边思索,陆辰一边抚摸了一下身上的白印,这是变身神灵之前的酸雨所留。

暗中的邪祟以酸雨攻击到了陆辰身上,也让陆辰与它有了缘。

这种“缘”普通人看不到,但陆辰拥有天启,这是初步涉及第七感末那识的超强技能。

而第七感末那识,可是包括,过去,现在,未来的。

当陆辰抚摸在身上的白印时,第一时间感受到的是现在。

“这是酸液没有突破我的方圆,在我身上留下的白印。”

随后是未来。

“一秒之后,它就会因我的自愈能力而彻底消散。”

心中思维稍微分岔,酸雨的“过去”也被陆辰感知到了。

白印化作了酸液,酸雨升空化作了乌云,这是粗略的过去,随着陆辰神力涌入,过去显现了更多。

厚重的乌云化作了“墨汁”,以攻击为缘,陆辰看到了一团邪祟之气化作了水墨,在一张水墨画卷上泼墨形成了酸雨之云。

“攻击我的邪祟,是水墨画,继续,让我看看你在那里。”

无情的声音响起,而后,过去再次显现,水墨继续逆行,化作了邪祟之气朝着四周飘散(邪祟之气正常是被水墨画凝聚过来的,现在是倒放),随着邪祟之气扩散四周,以邪祟之气为牵引,陆辰看到了一座破烂的房屋,也看到了屋中的水墨画。

“找到你了!”

“找到你了!”

连续两道声音,一道是陆辰的,另一道……是邪祟之气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