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1 00:29:16

最新章节: RT《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求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九十八章 我这是为了你们好!(6700,求订阅)

陆辰猜的没错,中州之所以把人榜的举办权让给其他州域,确实有拉拢那些州域的想法。

但除了这种想法之外,他们还想以此方法加深与其他州域的关系,陆辰此方世界以前被称为蛮荒界域,现在则被成为灵域,这种世界命名的改变,除了代表世界从蛮荒走向灵气文明外,也代表着此方世界灵气修行是主流。

而灵域内,灵气修行最强的地方是中州,那里是世界的中心,其他各大州域都与中州有着藕断丝连的关系。

中州需要其他州域的资源,其他州域需要中州的先进的功法,两者是互补的关系,而这人榜举办,就是两者交流之时。

跟陆辰曾经遭遇过的一样,古代人在合作之时,很喜欢以联姻作为纽带,那些天骄在人榜举办之时不仅会争夺权力,还会与举办州域的各大豪门大族进行合作联姻,其中最强者,将如古代的状元一般,获得无尽的尊崇,主动联姻的更是数不胜数。

而各大天骄,也很少会有拒绝的,虽然那些人是天骄,但各大豪门不会只培养一个人,那些天骄也有压力,他们也缺资源,因此,各大天骄与豪门之间也会进行交易互补,这种纽带就是联姻。

因这个世界血脉能力能够传承,一些家族联姻会持续千年,子子孙孙都会进行着联姻合作,艾的家族与蓝家就是如此关系,熟悉的两者,在榜单开始之前已经商讨如何合作。

现在,陆辰过去,蓝家如果战败,艾也必须要应战。

这是不得不做的事情,云州与中州的合作,是云州出大量物资,中州出一些高深的技巧(功法,或者去中州各大秘境修炼的名额),这是以物资换取技巧,但如果中州不表现出足够的实力,云州各大家族可不会拿出大量资源出来。

就是想到这一层,王城中的那位华贵男子才高兴。

“我记得艾利那个家伙上一次在人榜的名次是47,五年过去后,也不知道他的实力有了多少长进,这次应该能看出来一些。”

因陆辰的强大,前进中的他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力,在此过程中,也有鼓起勇气要挑战陆辰的云州男儿。

“混蛋,这里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我的家园由我们来守护。”

“滚开这里,该死的蛮子。”

……

带着各种各样的意志,那些战士冲到了陆辰的身前,然后……然后被陆辰随手一道数百米长的剑气给轰的吐血飞了出去。

没办法,坚韧的意志确实能略微爆发一下实力,但当实力差距一个境界后,就不是仅仅意志能够比得上的了。

一路前进,陆辰也轰飞了无数人。

当然,感觉那些家伙拥有的意志,陆辰从来都是只伤不杀。

而这样的行为,也让无数人敢于挑战陆辰。

对此,陆辰自然是……笑着接纳了。

【叮,系统提示,宿主击败了剑豪***,获得了300点历练值】

【叮,系统提示,宿主击败了剑豪***,获得了500点历练值】

……

一路的战斗,一路的胜利,更让云州人惊惧的是,陆辰所有的胜利都只用一招。

如论对手如何变迁,招数如何改变,都不是陆辰一招之敌。

这也让一些有血气的云州青年感觉到了侮辱,但纵使感觉到了,实力的差距却让他们无可奈何,最后,他们索性不再想着对付陆辰,而是想着能撑过一招。

“绝对不能让那个家伙一路碾压过去,否则我们云州的脸面将彻底丢尽。”

“一定要让那个家伙出第二招。”

“云隐派的林兄上去了,他虽然不是哪里的圣子,但也……”

【德玛西亚】

那人还在诉说,但随着德玛西亚的吼声之后,一道神之剑出现在了天际,直接把所有人都震慑在了当场,而那个云隐宗的林师兄也被神之剑彻底锁定自身,恐怖的威压也让他动弹不得,就在这样的无法动弹中,他打成了重伤。

【叮,系统提示,宿主击败了剑豪林**,获得了700点历练值】

脱离死境的林师兄一边大口咳血,一边大口喘息,刚才他真的以为自己死了。

“还好,那个家伙还是有些人性,不愿出手杀戮同族,这样说有些对不起,但你这样做也让我们有机会了。”

林师兄在高兴,陆辰也在高兴。

“实力不错,心气也没掉,感觉还能再击败两次,第三次之后出手重一点他应该就无法上来了,而且,刚才这一击,我对于震荡之力的传导掌握的更为精通了。”

一路前行是战斗的过程中,也是陆辰掌握自身能力的过程中。

在这个过程中,陆辰刚开始还担忧出手过重,把别人给打死了。

但随着对于震荡之力掌握的越来越多,陆辰也慢慢的找到了办法。

这个办法就是传导,陆辰可以把敌人的力量传导到大地之上,他也想着把自己力量透过人体传递到大地,这类似于隔山打牛。

不过,别人的隔山打牛,都是越过阻碍直接攻击敌人,陆辰则是想要力道穿透人体,直接攻击地面。

因为有震荡之力,这样的做法陆辰在试验了数十次后竟然真的成功了,现在,陆辰自己发出的招数,已经可以在意志范围内控制了。

当然,这个隔山的过程并不是毫无损耗的,还是有一部分力量残留在那些剑豪体内,这也是他们受伤吐血的原因了。

“如果全部承受大宝剑的力量,他早就被打死了。”

“不过,话说云州的剑客还真是多啊,如果我在云州,走的一定是真正的无极剑道。”

云州剑道确实多,主要是剑术重感悟,对于资源的消耗偏低。

同时,相比于其他道路,剑术与武道更重视那股一往无前的意志,因此,他们更容易鼓起勇气面对陆辰,这才使得陆辰见到的剑豪很多。

不过,前行的一切都看似很美好,却也有让陆辰难受的地方,那就是路上挑战的人虽多,但高手真的少。

再次前行一天,却发现仅仅走了一小段路后,陆辰有了自己的决定。

“不能这样拖下去,不过,那些挑战的人也不能放弃……有了。”

第二天,再次准备出战对付陆辰的云州勇士发现陆辰的车队变了。

除了雄壮的蛮族战士外,还有三千多只带着不详气息的漆黑乌鸦围绕在了车队上空,不停发出“嘎嘎”的难听叫声。

在乌鸦群的遮蔽下,蛮人的车队快速前进着。

如此一幕,让后面跟随着陆辰车队的一众高手都有些踌躇。

“那是什么?”

这是一个有些清脆的声音,看面容的话却发现这个青年清秀的有些过分。

而这,也吸引了一部分人的注意力。

其中一个笑眯眯的胖子和尚直接接近了那清秀青年的身边。

“阿弥陀佛,兄台也是来挑战蛮荒王子的。”

“当然,竟然敢视云州于无物,这样的人必须要打倒,还有那位王子说的话太难听了,一点也不尊重公主殿下,还说……还说……总之,必须击败他。”

清秀的公子哥说话没有一点城府,还不知为何脸色有些羞红,而这,也让那个胖子和尚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兄台想法好啊,佛曰,云州不可轻辱。”

“佛祖说过这话吗?”

“别在意这些,总之,那位王子必须要打败。”

“这是当然的,可是那些乌鸦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不过放心,乌鸦虽然看起来不详,但那位王子殿下听说跟天命之子林烨同行过一段时间,被那位殿下影响的有些心软,他不会下杀手的。”

拥有这样想法的不止一个,最后,还是有勇士准备冲到陆辰身边。

对此,那些乌鸦只是静静的看着,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

“只是装饰吗?”

乌鸦的无动于衷,让一些人高兴,但也有一些实力眼里都不错的强者感觉到了不妙。

而很快,他们心中的不妙就应验了。

被乌鸦盯着前行的勇者,不知为何在前行的过程中呼吸急促了起来,而这还只是开始,伴随着呼吸急促的,还有虚弱,流脓,浑身长满红色痘痘以及突然咳血的状况出现在了那些勇士身上,甚至,他们咳出的血液都是带着臭味的黑血。

“不好,有毒,直接动手。”

在身体不妙的时候,进入乌鸦群笼罩范围的一群战士立刻爆发出了各种各样的能力。

对此,空中的乌鸦仍然是静静的看着,发出声声难听的叫声,没有一丝阻拦的想法。

但在这叫声中,那些要动手的勇者处境却更为艰难了,因运气而使得浑身血液极速流动的他们,在还没有发出攻击的时候就直接瘫倒在了地上,他们的病情随着血液流动加重了。

当然,第一批冲出去的还是有些强者的,那些人强硬的顶住了病情,眼看就要发出自己的攻击。

但下一刻,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内气走岔,突然间的咳嗽,大地开裂,踩中石子。

各种不科学的衰运在勇者群中爆发了,突然爆发的衰运让一部分人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他们大多是内气走岔的人,原本这些人还觉得自己的运气不好,但随后发生的一幕,却让他们知道,自己还是好的。

那些前去征讨“魔王”的勇者们,因为没有接近魔王身边,使用的都是各种远程攻击。

这些攻击原本是瞄准魔王而去的,但随着踩中石子,以及突然咳嗽,这些远程攻击在将要脱手之时纷纷偏离了原本的轨道,那轨道偏离的方向,正是其他拯救公主的勇者们。

也因此,混乱的一幕发生了,飞出的远程攻击,没打中其他人,反而相互落在了自己人身上。

“别乱打啊,我是友军。”

“你们攻击错……咳咳……”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艹,谁打的我。”

……

各种各样的混乱在场地里发生,混乱过后,留给云州人眼前的是一众躺在地上哀嚎的云州勇者。

他们凄惨的模样,也让一些人有些踌躇。

当然,更多的人则是想要扑上去治疗,陆辰虽然不杀人,但每次对付陆辰的人也都是身受重伤。

同时,一些精明的人也发现,那位王子的忍耐度是三次,三次过后,再过去就有可能下死手了。

而直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那位王子是如何确定人是混过去的。

“艹,剑豪才提供1点,这绝对来过三次了,你们已经没用了,乌鸦,给他加重病情。”

在一个奢华的车厢内,陆辰的想法无人得知,而外面的勇者,则是纷纷用担忧的目光看向那些瘫倒在地的勇者。

同时,一部分人也准备冲上去。

不过,他们的行动被一个眉眼如玉的道士给阻拦了。

看着前方,那道士眼中有着万分凝重。

“都别过去,那些东西是诅咒跟瘟疫。”

此话一说,场中瞬间静寂,诅咒跟瘟疫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古代等同于天灾,此时两个一起出现让所有人都惊惧。

不过,也有人不信任那位王子会使用瘟疫跟诅咒之力,都知道,蛮人虽然在血气的加持下身强体壮,但他们手段少也是公认的弱点。

对于其他人的质疑,那眉眼如玉的道士只是随手掐个决后,周围土地的杂草就在疯涨,并在疯涨的过程中相互交杂在了一起。

很快,一个数米高的草人就被杂草自己编织了出来。

草人出现后还对着眉眼如玉的道士鞠了一躬才朝着那些受伤的人群中走去,随后,让没有上去的战士胆寒的一幕出现了。

随着草人上前,明明乌鸦都已经飞走了,它还是草本生物,但随着接近,各种各样的怪异病菌还是出现在了它的身上,甚至,它还咳出可深绿色的草汁。

如此一幕,直接吓住了那些想要上前的勇者,但更多的勇者则是瘫倒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师兄,你不会死的。”

前来挑战陆辰的勇者不止一人,主要是觉得陆辰不会下杀手,他们都是拖家带口的过来观战了。

而那些家人因同样的理由也没有阻拦,但眼前发生的一幕,让他们后悔了。

其他人在哀哭,那个眉眼如玉的道士,看了一圈之后,来到了那个胖和尚身边了。

“三痴师兄也来了,这次事件不能不问,还请师兄与我一起拦住那位王子,瘟疫不能长久停留。”

看着那些瘟疫,胖子和尚也没有了笑意,瘟疫对于强者的杀伤力不强,但这就是一个生化兵器,无人敢轻易对待。

“我会出手的,我记得你有花草苑的联络水晶,使用吧,我们需要花草苑的支持。”

“嗯,我会……”

“嘎嘎……”

就在两者相互说着处理方式的时候,原本只是觉得难听,此时听起来却令人惊惧的乌鸦叫声响了起来。

这让在场的人全部都戒备了,那个眉眼如玉的道士,也是撑起了一道护罩。

“难道那位王子又过来了。”

这是众人的想法,而扭头过后,那个青年顿住了,顿住的不止青年一人,场中正因瘟疫而呻吟的青年都发生了变化。

那些年轻的青年还在咳嗽,但这次,他们不再咳出鲜血,一只只带着不详气息的漆黑乌鸦从他们嘴中咳了出来。

当漆黑乌鸦出现之后,那些身中瘟疫的战士气势都是猛然下降了一大截,但他们身上的瘟疫以及病痛,却也全部消失了。

而后,不详的告死乌鸦绕着这片大地飞行了一段距离,当绕圈完毕,告死乌鸦扭头看了一眼众人,特别是漂亮的道士后,直接离开了此地。

在此过程中,无一人胆敢出生,瘟疫,诅咒,这可不是什么祥和的词汇。

直到乌鸦飞远,才有喘气的声音响起。

“那是什么?”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结束了吗?”

“师兄……”

纷乱在此在场中响起,而这次,那眉眼如玉的道士再次编织出一个草人,发现它接近病患身边无一丝异样后,点了点头。

“已经无事,那位乌鸦把瘟疫全部带走了。”

“走了,果然,王子殿下还是偏向于人类这边的。”

“谢谢王子殿下。”

人的心理还是很奇怪的,虽然陆辰才是挑衅的一方,但当真正的恐怖降临过后,陆辰再稍微拯救一下,这里的人竟然没有怨恨,对于陆辰只有感激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不敢怨恨。

那身中瘟疫后,全身咳血,身上流脓,呼吸困难,以及瘙痒难耐,这种种病痛出现在那些勇士身上,把周围的人吓住了。

特别是那些身强力壮的强者,在瘟疫下生不如死的呻吟,疯狂的抓挠却没有一丝作用,更成为了不少人的噩梦。

而很多人更知道,瘟疫最恐怖的还不是直面杀伤,传染才是瘟疫最致命的,而诅咒跟瘟疫结合之后,更为恐怖了,这让瘟疫不仅可以间接传染,更可以远程收集一根头发进行降头传染。

这不是虚妄,依靠三百万历练值把乌鸦跟厄运神性强化到这个程度的陆辰,拥有诅咒他人的力量。

诅咒加上瘟疫,让弱者几乎不敢与陆辰征战。

而真正的强者也有些胆寒,同时,他们胆寒的也与其他人不同,他们害怕的是漆黑乌鸦从病患口中飞出的场景。

那些强者胆寒的是对的,就是陆辰,看着飞进车厢的告死乌鸦,也有着一抹惊惧。

“呵呵,原本还以为需要把那些死亡的行尸转换为亡灵,我才能做到能量无限,现在看来,根本不需要那一步,只要瘟疫遍染大地,无尽的告死乌鸦将从沾染病毒的尸体里孵化,为我提供能源并成为我的眼睛。”

“弱者无法阻拦瘟疫,只要我想,一个月内,我能让整个云州陷落,告死乌鸦遍布一切,而此地将成为瘟疫与死亡的乐园,凡踏入此片区域者,都无法逃脱我的眼睛,瘟疫跟诅咒会虚弱他们的身体,厄运会让他们寸步难行。”

此时,一个极其简单的选择出现在了陆辰眼前,只要他想,一个月内就能成为传奇,还是最强的那种。

不过,陆辰还是拼劲全力把这种想法压制了下去。

“不能这样做,此方世界的神袛还没有死光呢,只要我敢,不需要一个月,只要一个星期,那些在天上阻拦众神,在大型诡境中阻拦邪祟的传奇,全都会出来围杀我。”

良久,陆辰才把这种想法压制了过去。

不过,行走之时,遇到别人挑战,陆辰还是不由的让告死乌鸦上去,当瘟疫遍染那些人的身体时,陆辰会以瘟疫加上那些人类的血气以及内力作为根基召唤告死乌鸦,这一路前行,也让陆辰的告死乌鸦不断增长着。

当然,能增长的主要原因,还是云州强者发现冲上去虽然会受苦,但不会死造成的。

“艹,反正不会死,挨打就挨打吧,至少我上去战了。”

在一众人前仆后继的为陆辰提供历练值时,也有三个人一直没上去。

这三人就是胖和尚,漂亮的道士跟俊秀的青年。

其中,前两者一直在关注着陆辰以及告死乌鸦,没有丝毫上去的意思,后者则是不断给自己打气想要上去,但前方的惨景好似吓住了这个家伙。

俊秀青年的纠结无人在意,就连一开始上来的胖和尚也没有了想法,他们只顾着盯着陆辰。

而在一众人的围观以及天上乌鸦的护送中,陆辰等人终于到达了豪门蓝家所掌控的祁连城。

因有着交集的关系,蓝家对于陆辰的欢迎比安城城主更甚,距离城镇还有十数里,蓝家一众人已经接近了陆辰身边。

为首的,正是陆辰所熟悉的蓝夜,蓝霸,蓝淋。

“王子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陆辰一上来,蓝家就与陆辰打起了招呼,曾跟随陆辰一起作战的蓝霸,蓝夜更是直接围在了陆辰身边,不断的与陆辰打着近乎。

“王子殿下,我家女儿没有跟着回娘家吗?”

“才走多少时间,大哥你就着急了,对了,王子殿下,我们的承诺还有效,宝库大门随时为你开启。”

恭迎十里之外的蓝家,有着与陆辰打好关系的缘由,更有着要阻止陆辰在祁连城布武,然后把这里的人打一顿。

没办法,这里的人都是蓝家的嫡系子弟以及附庸部署,有可能,他们真的不想被别人暴打。

所以,上来之后,蓝夜在说着自己女儿的事情,提醒陆辰是他的女婿,蓝霸则是不断说着宝库,想要利诱陆辰。

甚至,就连陆辰的妻妾,也都被送了各种宝物,可以说,他们做到了极致。

只是,对于陆辰来说,一些宝物根本无法跟历练值相比,特别是发现历练值能强化神性后。

至于心疼盟友的属下了。

“呵呵,玉不琢、不成器,练时多流汗,战场才能少流血,我这是为你们好啊!”“对,我这是为了盟友,这不是打击,是切磋!”

接受蓝家赠礼的姬红蝶等人,也有着冷笑。

“想要阻止夫君把你们暴打一顿,这根本不可能,就是夫君大人自己的属下,也都被阿辰操练过啊。”

姬红蝶没有忘记,当时她百般阻拦,还是没有拦住陆辰把招收进来的蛮族战士全都打了一……不对,是三顿。

每次陆辰晒着太阳修行的时候,都会把自己的军队叫过来做着名为操练,实为暴打的训练。

让姬红蝶无奈的是,一顿暴打之后,有不少蛮族战士表示自己完全臣服,但这还是不行,无论如何,自家夫君都会把别人暴打三顿。

“我这是为了你们长记性。”

当有人等阶提升后,那三顿暴打还得重来一次。

普通蛮人还好,那些蛮族天才,因进阶的很快,被陆辰暴打的次数也更多。

“我记得有个新来的首领之子,一个月内进阶了三次,被夫君大人足足暴打了十次。”

她还记得那青年首领之子哭着对自己夫君说的话:“王子殿下,进阶一次不是三顿打吗?”

“已经十次了,对不起,打顺手了,我忘了,明天你别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