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7 23:13:59

最新章节: 求收藏,求推荐《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在心间种神树》,求收藏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三十四章 剑术大师(求推荐,求收藏)

带着两个蛮人,陆辰再次往村外走去了。

边走陆辰也在思索着如何在外面,快速寻找到邪祟。

“唯有人头火球这样的弱鸡,才会在夜里映照出身形,其他的怪异,根本看不到,现在要想的不是如何狩猎它们,而是怎么找出它们。”

邪祟,怪异,此类生物,大都都强大而诡异,很多更是没有身形,现在,让陆辰为难的就是,他空有一身雄厚的气血,但找不到怪异。

身处于图腾边界处,陆辰朝着前方的静寂黑夜,仔细看了起来,这是想以眼睛,找出邪祟,然后再进行对战。

只是,看了半响,陆辰发现,外面还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怪异的身影。

“光凭看,果然不行。”

犹豫了一下,陆辰一只脚探出了图腾柱的笼罩范围,但这次,并没有怪异,攻击陆辰。

“难道,这片区域没有怪异存在。”

就在陆辰思索的时候,突然,远方天空,有骨质号角声响起。

突然的声音,让陆辰吓了一跳,他还以为怪异攻击过来呢。

只是,马上,他就想到了什么。

“不对,这不是怪异攻击,这是村子里的求救信号。”

而在陆辰想到这里的时候,另外两个蛮人,已经着急的朝着陆辰呼喊了起来。

“阿辰,快,有邪祟入侵村子了。”

说完之后,两人大步朝着号角声传来的方向奔跑了过去。

没有犹豫,陆辰也是快速返回图腾笼罩范围,并立刻朝着号角声传来的地方,大步赶了过去。

虽然敏捷有些低,但强大的力量,让陆辰爆发力极强,在一脚一个土坑的情况下,陆辰带着暴风,极速朝着前方突进。

很快,陆辰就越过两个蛮人,来到了号角声传来的地方。

此时,那里已经围了五六个蛮人,并在一个高大蛮人的带领下,与一位打着伞的怪人战斗。

而在陆辰接近的时候,有蛮人,被那怪人,用伞刺穿了身体,直接倒了下来。

“让开!”

没有停步的打算,隔着老远,陆辰就大声呼喊了一声,让其他人闪开。

然后一提手中长剑,陆辰就带着一路奔跑的威势,冲到对方身前,对着那怪人的头颅就砸了下来。

“砰”

蛮血战士的身体,以及附加的29点力量(剑士三级加了一点),让陆辰砸下去的铁剑,震动的空气都发出一阵哀鸣。

现在,陆辰感觉,就是一个石块,自己也能一击砸碎。

只是,就在陆辰自信满满的时候,突然,旁边有声音响起。

“小心,那个邪祟,剑术十分高超。”

此话,还是让陆辰颇为惊讶的,说怪异强大,诡异,他都明白。

但一个邪祟,剑术高超是什么鬼。

只是,陆辰马上就明白了那名蛮血战士呼喊的原因。

陆辰砸下去的铁剑威势很足,但就在砸向对方的时候,对方那黑伞,突然张开了。

伞面大张,那大开的伞面,犹如盾牌一样,似乎想要阻挡陆辰的攻击。

对此,陆辰嘴角有着狞笑。

“抵挡,我29点的力量,你拿什么抵挡。”

有着蛮王血统,论硬碰硬,陆辰从来不虚。

没有犹豫,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陆辰朝着伞面狠狠的砸了下去。

这是想把伞面也一起打破,只是,当陆辰铁剑碰到伞面之后,立刻感觉到了不对。

那伞面上根本没有多少力量,并且,随着陆辰铁剑的劈下,那伞面,也在不断收缩,很快,那怪人手中的伞,就由盾牌,变为了,紧缩起来的刺剑。

没有阻挡,对于陆辰来说,按理是好事,毕竟,他要攻击的怪异,不是怪人手中的武器。

可惜,眼前的这个怪异,真的不简单。

在伞面大张之时,其已经侧移了身体,那伞面,不是为了阻挡陆辰,而是为了遮挡陆辰的视线,从而让自身移动。

现在,伞面收起,陆辰劈的地方,根本没有怪人的身影。

倒是陆辰在带着巨大力量劈下的时候,旁边,收起的黑伞,已经如同一道黑色长枪,朝着陆辰的心脏,直捅了过来。

“哐当”一声剧烈的金铁交击之声,在场中响起。

在那剧烈的撞击中,陆辰眼前一黑,但纵使如此,其也没死,最后时刻,皮衣上的铁片,救了陆辰一命。

陆辰毕竟是蛮血战士,其所穿着的皮甲上,是缝着几块铁片的,而蛮荒铁片稀少,那铁片,当然要缝在最关键的地方。

心脏十分重要,其前方自然是有着铁片,也因此,邪祟的刺击,并没有把陆辰的身躯捅穿,而是与铁片发出了金铁交击的声音。

只是,虽然阻挡住了最强的攻击,但一个直刺,一个硬挨,陆辰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很好。

哪怕铁片阻挡住了最恐怖的刺穿攻击,但那怪异,好似武林高手一般,其刺击的时候,有股诡异的气劲,直接透过陆辰的皮肤血肉,钻入了他的心脏中。

更有阴冷的气息,要侵蚀陆辰的心脏。

在那气劲下,陆辰只感觉心口挨了一下重锤似的,瞬间呼吸一窒,眼前一黑,并有鲜血积郁在胸口,想吐却吐不出来。

如此感觉,难受至极,那阴冷的气息,更是往陆辰心脏里钻,要麻痹陆辰的心脏,让其变得冰冷。

当心脏不再跳动,陆辰自然也将死亡。

同时,黑衣怪人,也手持黑伞,朝着陆辰脑袋刺击了过来。

身体受创,眼前又有强敌功来,面对艰难时刻,陆辰也是心一狠,没有犹豫,陆辰单手握拳,猛然朝着自己胸口一拍。

“嘭”

陆辰拍击自己的力量十分重,在那力量之下,陆辰感觉胸膛一痛,但这种痛苦,陆辰还能忍受,与此同时,随着拳头的拍击,那想吐却不吐不出来的鲜血,总算被陆辰喷了出来,喷的地方,自然是邪祟的所在之地。

蛮血战士的气血,对于邪祟的杀伤力极大,那怪异,当然不敢硬接陆辰的气血,最后时刻,其侧移了开来,这总算是让陆辰缓了一口气。

同时,随着气血的喷出,陆辰感受好了很多,而其他蛮人,也冲向了那怪异,把他牵扯离开了陆辰的身边。

只是,眼前的情况,实在称不上好。

那怪异,并不是十分强大,至少其身体强度,并不如蛮人强横,但其却犹如剑术大师一般,剑术高超至极。

一张伞,被其玩出了花,那伞张合之间,不断变幻,时而如盾牌抵挡,时而如长枪刺击,同时,伞面还在张合之间,遮掩着怪物的身影,让蛮人无法看清其位置。

而看不清,蛮人的攻击,自然也大都是无功而返。

而当邪祟,从伞面下,取出一把细剑之时,情况更加危险了。

一手伞面在盾牌与刺剑之间变幻,另一手,持着一把黑色的刺剑,不断从伞面的间隙处攻击,那邪祟的攻击,更加莫测了起来。

短短时间内,就有好几人,被那邪祟刺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