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7 23:13:59

最新章节: 求收藏,求推荐《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在心间种神树》,求收藏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章 天黑,别出门

天黑,别出门。

正常世界,这是一些危险禁地才有的规矩,但在陆辰所处的世界,此条警告却是整个世界通用。

夜是危险的,不要在夜里外出,更不要在夜里发出声音,这条警告已经流传百年,快要铭刻在此方世界的人类基因中了。

而事实证明,这条警告很有必要,深夜已经不再处于人类的掌控中了,特别是荒野的夜晚,步步危险。

但这样的警告,却在一条道路上被无视了。

那不是华丽的大道,仅有一些散碎石子在泥泞的路上铺砌着。

石子不是什么圣石,就是从普通山坡上随意搬过来砸碎铺上去的,这样的道路可以行人,行车,哪怕雨后也能让商人们正常行走,但按理来说如此普通的道路在这个危险的世界是没有任何安全保障的。

无数邪祟都可以从道路两边的黑暗处袭击石子路上的人类,但行走在这条道路上的人类却没有一丝担心。

无论是护卫满满的大商队,还是仅有数人组队而行的小商人,所有在这条道路上行走之人都没有以往的恐惧跟担忧。

甚至不少商人都在悠闲的聊着,闲聊着这条道路,以及路上的一切。

那道道欢呼笑语,也让第一次来到这片区域的一群青年茫然了。

青年不属于蛮族,更不属于这片区域,这点仅从衣着就能发现。

从黑暗中迈入道路中的一众青年衣着并不甚华丽,但仔细研究就能发现,那些衣服的做工很是考究工整,大量用金丝以及银丝制作的符文在那些衣服上铭刻着,甚至,一些符文上有时会有光芒流转,如此一切,都表明着这支队伍的不普通。

但这样不平凡队伍的领头者却满脸愁容,那英俊的脸庞也因为紧皱的眉头而使得他竟有一丝苍老之感。

好似经历了风霜,又好似跨过了漫长的时光,那为首的青年给人一种有着暮气,却也沉着冷静的感觉。

但就是这样的人,看着石子路上悠闲的行人,也是一脸的茫然。

“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忆中可没有这条道路,更没有闲聊的人,只有无尽的荒野以及满地的尸骨,这些人从那里冒出来的?”

疑惑在领头的青年头上出现,而茫然的不止青年一人,他身后的一群青年,看着那些行人也是啧啧称奇。

“蛮荒的野外竟然出现了悠闲的路人,是我们跟时代落伍了吗?”

“不是说蛮荒已经失陷了大半了吗,现在看来情况不对啊!”

“有人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疑惑的情绪在队伍中发生着,而很快,就有坐不住的一位青年站了起来。

“算了,用不着费心思去想,这里人多,我去问问看?”

环顾了一圈之后,那站起来的青年直接跑到了一位面善的商人之旁,向他们询问了这里的情况。

“大叔,能问件事情吗?”

行南走北的商人都是有看人能力的,眼前一群青年有男有女看起来跟手无缚鸡之力的贵公子一般,但能在荒野中前行,还是从其他地方到达这条道路上的,那位商人可不会认为这些人是真的普通。

因此,对于这群青年,那被询问的商人还挺客气的。

“不知这位公子想问什么?”

“是这样的,大叔,不是说夜里危险,出门得小心翼翼吗,你们这是什么情况啊!”

主动开口询问的也是活跃之人,直接张嘴就询问了起来。

而他口中的话语,也让面善的商人仔细看了这群青年一眼,随后答非所问的开口道:

“你们是从其他区域过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

“呵呵。”笑了两声,那商人指着道路开口道:“如果你们常走这片区域,绝对不会知道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

如此说着,商人眼中有着恍然之色,他好似陷入了过往的记忆中,良久之后,面善的商人才带着些许的自豪开口道:“你们问我算是问对人了,这条道路之所以安全我可是一清二楚,甚至,一个月前,十三王子开路之时,我就跟在队伍之中。”

“十三王子?”

“嗯,就是十三王子殿下,你们都知道荒野危险吧,当时辰王子殿下带着两万人前往他自己的部落时,我虽然跟着,却也有些提心吊胆的,当时,我都觉得要死亡数百人才能到达王庭。”

“没死那么多吗?”

“当然没有,死人,你们这是小看王子殿下。”

说道这里的时候,哪怕没有外人在场,那商人眼中也有着敬畏跟崇拜。

“说起来惭愧,队伍前行的时候,王子殿下直接要我们夜晚赶路,我当时还以为王子殿下自大了呢,现在看来,是我目光短浅了。”

“当时在夜里,独自在前方开路的王子殿下直接召唤出了抵达天际的圣焰,你们不知道,那火焰得有好几千米之高(陆辰:嗯???),方圆数百里都被王子殿下所召唤出的圣焰照的透亮,那沿途的邪祟别说攻击了,被圣焰一照,就直接自燃了起来……”

眼前的商人看着面善,但好似对于十三王子有些狂热,一说起十三王子的事情就滔滔不绝,同时,那夸张的语气,让这群年轻人还以为碰到神话大战了。

对于这样狂热的人这群青年见识了过很多,因此,他们快速的提炼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以确定了,这条道路是蛮人王庭中的一位王子在一个月前开拓出来的!”

“听那商人的话,开拓这里的王子殿下好似跟我们差不多大的年纪,没想到这里有天才啊。”

说话的是一位女孩,而那女孩夸赞的话语,让队伍中一位青年不高兴了。

“天才那里都有,不过,我倒不认为这位王子殿下是天才,听听他让人吹嘘的,千米圣焰,还照耀数百公里,那位王子以为自己是传奇强者吗?”

说话的是一位背负长枪的青年,显然,他认为商人口中狂热的话语是此地的王子让那些商人吹嘘的,而这种不着边际的吹嘘,也让长枪青年对于此地的王子有些看轻。

“只会吹牛的人,怕不是一个骗子吧。”

在长枪青年随意说着的时候,另一个手持羽扇的青年则是摇了摇头。

“杨宿,不用生气。”这样说着的青年并不是在为此地王子进行争辩,他是在安慰自己的队友:“越偏僻的地方吹牛越强,这点你应该早有预料才对,毕竟是小地方的天才不知道外面的强大,有了点能力就以为自己无敌,我们不是在更偏僻的地方碰到自称“神”的蛇怪了吗。”

想到拥有一丝神血就敢自称“神袛”,还叫嚣着自己无敌天下的蛇怪,这群青年都笑了起来。

笑着的他们,对于面善商人口中的千米圣焰,也有了自己的看法。

“千米圣焰,我看是百米……这也有些多了,最多几十米。”

“管它多少米呢,到达那个王子的老巢,我准备直接挑战他,到时候是骡子是马一试便知。”

“杨疯子,你又想战斗了。”

……

众人对着那不知名的王子殿下议论纷纷,而这样的议论中,那为首的青年却没有参与进来,听到王子殿下,以及王子殿下的强大他莫名想到了一些什么。

“难道是那位,有可能,那个家伙行为鲁莽确实能做出如此事情,不过,他的实力没得说,如果是他这次可以借点力了。”

默默思索着的领头青年也听到了自己队友的话语,对此,他有些无奈。

“太跳脱了啊,不过,如果都是墨守成规之人也不会跟随我吧,知道我要做的事情,还愿意跟随我的人,没有坏人。”

就在领头青年准备让跳脱的队友停下嘲讽的时候,那面善的商人,听到青年们的话语后,脸上有些不高兴了。

二十一世纪的蓝星,受过高等教育的一些人追起星来都无比狂热,而此方世界对于偶像的崇拜要比上一世更甚。

毕竟,这是有真神的世界。

那些青年侮辱商人所崇拜的偶像,就跟侮辱他一样。

也因此,他直接怒了。

“呵,你们觉得我说的是谎言。”

看到那商人有些发红以及变得冷淡起来的脸色,这群青年也觉得自己说太过了。

但愿意跟着零头青年在荒野中游走,这些青年的性格都有些随意散漫,虽然他们如领头青年所说的没有什么恶意,但这不代表他们会对“错误”的事情认错。

“大叔别生气,但要我说,你……。”

“杨宿,你少说两句。”

说话的是羽扇青年身后的一位女子,那是一位背负长剑的银发女孩,是的,银发,异常的发色在这个世界并不算特别。

如蓝淋,因为水系血脉传承的缘故,他的头发就是蓝色的。

而这个银发白肤犹如银月精灵一般的女孩,也是血脉变异的外在显现。

说起来,蛮人也有些血脉变异,但蛮人修炼气血,而气血单一,蛮人变异都是身体高大,体格强壮。

在蛮族,两米,三米,甚至是十米开外的人比比皆是。

同时,也不知道古时的蛮人重口,还是蛮兽有着变化的能力,蛮人血脉觉醒之后,身体产生的异变往往是有皮,毛,角,獠牙长出。

中原方面的异常发色,跟蛮人主动激活血脉后长出的牙、毛一样,都是变异的结果。

不过,中原那边大多修行灵气,而灵气的变异则是颜色更为多彩,因此,五颜六色的发色在中原跟云州很正常,越是天才,头发就越鲜艳,甚至,有火焰天赋太过出众者,头发如同火焰一般,在不断冒着火焰。

银色有着清冷的感觉,银色的长发让女孩看起来犹如不食人间烟火雪中仙子,但这样的女孩却因为商人的自尊,呵斥住了杨宿,看起来内心倒是没有外表冰冷。

“好,好,好,灵儿,我知道了,住嘴还不行吗?不过,说真的大叔,你吹嘘那位王子殿下的时候,最好还是别吹的太大,那看起来太假……”

杨宿有些害怕引发女孩,在银发女孩清冷眼神的瞪视下,名唤杨宿的持枪青年,连连摆手。

“这是最后一句,真的是最后一句。”

在杨宿真的不开口后,银发女孩才朝着商人道歉了:“老人家,对不起啊!我同伴有些口无遮拦了。”

这里青年脸皮的道行还是有些浅,心地善良的银发女孩也是如此,她虽然道着歉,脸上却没有自己做出什么的意思。

显然,她也认为商人在吹嘘,自己同伴说的没错。

只是侮辱别人的偶像总是不对的,因此,女孩开口道歉了。

可这样的情况,被那商人感知到了,而清冷女孩道歉的态度也让商人无话可说,就在他憋屈的准备略过此事的时候。

突然,他发现一些什么,脸现笑意,朝着这群青年招了招手。

“你们不是觉得我在吹牛吗,过来看看吧,看看这是什么?”

“希望你们看过之后,还有勇气去挑战王子殿下!”

听着商人的声音,看着商人手中火把朝着一个地方照去,那群青年不由好奇的把头颅扭转了过去。

而看到远方场景的第一时间,这群青年眼睛就猛然眯了起来,同时,惊骇,以及武器拔出之声在此地连环响了起来。

“小心!有敌人!”

“那是什么?”

所有的青年都因前方的东西如临大敌,而不得不说的是,领头青年有一点没有说错,这里的青年也许有些口臭,但确实是好人。

在感觉危险的第一时刻,说话贼难听的杨宿,却没有先顾自身,而是把商人拉在了身后保护了起来。

同时,这群青年的战斗素养也很高,发现异常的第一时间,他们就结成了战斗队列,身体强壮的冲在了前方,灵师,术士则是立刻套上了护盾,加持了各种法术。

而后,如临大敌的他们,警惕的看着路边,看着那里的雕塑,冰制的雕塑。

“喂,你们可真够心大的,有这样的危险竟然还敢这位悠闲的行走,真的不怕死吗?”

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说话的自然是口臭的杨宿,一手持枪警惕着前方,他也在朝着后面嘲讽。

而他的话音刚落,前方领头青年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那些雕塑并不是待机的邪祟,它们全部死了,被冻死了。”

这样说着的时候,那群青年却没有放松,特别是一个灵师打出一道光芒,照亮了身前数百米时,不少青年额头都在冒汗。

“喂喂,这也太夸张了吧,张梁已经照亮前方八百米了,冰霜领域还没有结束!”

说话青年的声音都已经打颤了,他们知道自己遇到了难对付的敌人了,而更让人恐惧的,则是为首青年说出的话。

“不止,你们发现没有,那些邪祟好似没有被特意被针对,仅仅有强者路过,它们就彻底被冻结了。”

听完领头青年的话语,领悟他的意思,杨宿干笑了一声。

“所以,你的意思是有领域境强者路过此地,喂,要不我们撤吧,虽然不厚道,但领域境的传奇强者根本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

此话,让现场沉默了一瞬,不少青年都在挣扎,能在荒野中行走的他们不缺勇气,但面对不可抵御的强敌还冲上去,那不是勇气,而是愚蠢。

就在青年们感觉到了难受的时候,还是那银发女孩最先发现了问题,他们因未知的危险而紧张,被他们守护在身后的商人,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担忧。

这让银发女孩不由好奇了起来。

“你就不害怕吗?”

“害怕,我为什么要害怕,知道那些邪祟是怎么死的吗。”

商人此话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而在众人目光全部汇聚在他身上时,那商人有些自豪的开口道:“那些冰霜,就是你们口中只会说大话的辰王子殿下弄出来的。”

“而且,这些冰霜雕塑,还是王子殿下在一月之前弄出来的,当时的王子殿下为了他的子民能安然从王庭回到部落,花了七日独行千里到达了王庭,而这冰霜之路,也延续了千里之遥。”

如此说着的商人,也不由回想起了一月之前跟随十三王子去往辰部落之时,他自己初看到雕塑时也是惊恐至极,甚至不敢接近。

最后,还是王子殿下召唤出了冰霜鬼神,并制造出了一场大雪,他们才敢过去。

不过,当时的恐惧,并不影响此时的商人以优越的姿态看着那些惊骇到不敢言语的年轻人。

“让你们说王子殿下的坏话,现在知道害怕了吧。”

这样想着,商人也朝着那群青年开口道:“你们应该是从外地过来的,不知道辰王子殿下的威望,在此片地域,特别是进入十三王子殿下庇护的城镇后,绝对不要说王子殿下的坏话。”

“王子殿下宽容,但殿下的护卫,绝对不会允许有人侮辱殿下的。”

也是这条路上到处都是辰部落的巡逻守卫,村子更是辰部落庇护的村子,眼前的商人才会与这群青年争辩。

如果有人说十三王子的坏话,他不出口阻拦,被人知道了更为麻烦。

“而且,有小道消息,只要在这片地域提起王子殿下的名号,所有的一切都将为辰王子殿下所知,我这次应该没做错。”

有神袛的世界,对于真正的强者,是不能口嗨辱骂的。

甚至,一些强大到无敌之人,在脑海中意淫想象都不被允许。

“教育”了身前的一众青年后,商人感觉到了心情舒畅。

而那群青年自然不满被一个商人训斥,但看着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冰霜领域,以及被冻结在冰霜中彻底沉眠的邪祟,他们反驳的话却无法说出口。

特别是听说此条冰霜之径延绵千里之后,哪怕是最儒雅随和的杨宿,也紧紧闭住了嘴唇。

强者,是不容侮辱的。

这种被惊到沉寂的情况持续了良久,而后,杨宿有些忍不住低声朝着队伍领头人开口道:“林大哥,你确定此地有邪祟子嗣诞生?数十村落被献祭?”

“有如此强大的领域境强者存在,这里怎么会被攻破。”

此声询问,让姓林的领头青年也迷茫了,最后,他苦笑了一声道:“你也知道,我虽被天地托梦过未来,但自我开口说出之后这未来就已经偏移了,我曾预言有十二血月君临天空,但真实情况只有十一个。”

天地托梦,预言,为首的赫然是陆辰曾经见识过的天命之子林烨。

这确实是一位高尚的人,被天地托梦,他第一时间找到了师门禀报了上去,而不是依靠预知来占有未来的资源。

此时就是如此,他没有靠着预知的能力逃离危险去寻找宝藏,反而带着队伍,准备扼杀降临在此地的邪祟子嗣。

只能说,世上邪恶的人很多,但拥有君子之风的人,也从不缺少。

不过,此时这位天命之子迷茫了,看着外面的冰霜领域,得知如此领域延绵千里之后,他也被震惊的懵了。

更主要的是,在他的梦里此地是一片荒野,没有多少人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车马接连不断。

沉默半晌之后,林烨又仔细看来一眼周围的土地,才开口道:“继续前行,那位王子殿下不是领域强者,领域强者制造的天灾范围不会如此小,他很可能是拥有一件奇物才造成这样的情况,而邪神子嗣太过强大,一旦降临就会制造出尸山血海,仅凭那位王子以及一件奇物他绝对无法阻拦,我们必须过去。”

说到邪神子嗣的强大,这里的人不由沉默了下来,跟随天命之子林烨的他们,都有背景,更有实力,因此,他们知道神袛子嗣一旦降临意味着什么。

在中原,已经有邪神子嗣降临成功了,而那邪神子嗣的降临,也让一个有着十万人的大城全员灭绝。

这群青年只准备阻止邪神子嗣降临,而不是与祂正面对抗,但纵使如此,他们心中也知道此次行动必将面临死亡的威胁。

林烨也知道自己给予队友太多压力了,稍微想了一下后,他笑着开口道:

“这次倒不用我们孤军奋斗了,有那位王子相助,我们绝对会轻松一点。”

“我们这次确实会轻松,如果那位王子真的如此强横的话。”

说话的是杨宿,而此时,他们都希望陆辰实力更为强大一些了。

就这样,一边默默交谈,他们一边跟着商人继续前行,并在前进的路途上,他们也在听着商人对于此地守护者辰王子殿下的吹嘘。

不过,这次,哪怕是最儒雅随和的杨宿,听到商人的吹嘘后,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这里的王子,确实不容小觑。

跟着商人一起行走,这群青年也发现了此地的商人有些太多,好奇之下,银发女孩询问了起来。

“这么多人走一条上路,你们还能赚钱吗?”

此话,让那商人笑了起来。

“只有一条道路我们当然无法赚钱,但辰王子殿下开拓的道路可不止一条。”

“王子殿下独行千里从辰部落到达王庭你们知道吧。”

“嗯,你已经说过好几遍了。”

“嘿嘿,王子殿下开拓出通往王庭的道路后,并没有歇息,最近一个月,殿下不仅建立了十几座村落,还以辰部落为中心开拓出了通往大地之子部落以及山熊部落的道路,现在的辰部落连通了好几个中型部落,数十个小型部落变为了一个商业重镇了,蛮荒产出的东西几乎什么都能在那里卖到,这来的人自然就多了。”

“不过,也不知道王子殿下为什么那么中意大地之子家族,除了王庭之外,第一条开拓的道路就是通往那里,但大地之子部落除了石头什么都没有。如果开拓到黑山跟魔物森林那里该多好,那里矿产多,超凡物品也多。”

商人在嘀咕,而几个男性青年,从商人的话语中,都浮现出了那位王子粗略的影像。

“实力很强,野心更大。”

又与此地的商人交谈了一会后,以天命之子林烨带队的青年,因为事情紧急的关系,与那商人告别,并日夜兼程的朝着辰部落前进了。

林烨是打算阻止邪神子嗣的诞生的,而能以神子为对手,这群人的实力自然不弱。

全速前进的他们,仅仅一夜,就沿着碎石子路赶到了辰部落的主城所在地。

到达辰部落时,正好天明,在晨光的照耀下,他们看到了一座城池屹立在远方大地。

原本,这群青年以为经过商人的一番夸奖后,无论辰王子再做什么,他们都不会被那位王子惊到了。

但看清辰部落后,一群人还是脸色呆滞,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好漂亮的城镇,我们这是回到了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