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1 00:29:16

最新章节: RT《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求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三百四十四章 抵达王庭(八千字,求订阅)

祸级邪祟顽强的生命力,让车轮恶鬼彻底哪怕被切成了两半也没有立刻死亡,但核心被切断的它,也仅有最后一丝意识,只能发出一道疑问了。

“你,已经死了。”

好心的陆辰回到了飞头恶鬼的疑问,可惜,它已经什么也无法听到了。

【系统提示,宿主鬼影闪杀死了祸级邪祟飞头恶鬼,恭喜宿主,获得了13000点历练值】

一击,祸级邪祟飞头恶鬼死。

而从头到尾,飞头恶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攻击自己的敌人是谁,以及从何处发起的攻击。

那寒芒闪到两百米开外的一道剑光,不仅杀死了飞头恶鬼以及它的眷属,也彻底震慑住了驻守在此地的蛮人战士。

哪怕他们自认勇敢,但看着烙印在漆黑的夜幕中,久久才彻底消散的寒芒,也有冷汗浸透了他们的背后。

寒芒虽已消散,但他们的心神却已经烙印了寒芒的威势,并对那夜幕中的身影有着恐惧。

没办法,与飞头恶鬼对战良久的他们,可是很清楚飞头恶鬼的强大。

能让人头颅分离的特异能力不说,它本身的基础属性也是无比强劲,周身燃起高达数千度的烈火,坚入精钢的脑袋,以及飞快的速度,强大的力量,这一切都让驻守在此地的首领之子感觉到了无比的头疼。

而就是这样能够灭村的恶鬼,面对那突然暴起的寒芒,却是毫无反抗之力,这里的蛮人战士没有一人有把握能抵挡住那道寒芒。

至于躲避,更是无稽之谈,一闪两百米的攻击距离超越了他们的极限,而哪怕他们正面面对飞头恶鬼,也没有看到攻击从何处而来。

“艹,我们只是一个小村子,为什么要面对这样的怪物啊!”

这种不知从何处而来,更快到极致的攻击,让此地的蛮人冷汗直流,同时,三个首领之子也在用目光交流着。

“喂,刚才那是什么?”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现在怎么办?”

“别动,能发出如此攻击的,无论是什么东西都不是我们能对付的,我们最好别动。”

担忧,恐惧,陆辰的族人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这不是他们懦弱,而是实力的差距太大了。

在蛮人移动都不敢动,也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的时候,陆辰也没有心思理会他的族人。

甚至,这次就连杀死飞头恶鬼的系统奖励,都没有让陆辰分心。

此时,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刚才的斩击上。

“无可阻挡,无可闪避,还能斩出二百米,我的一闪,论攻击力已经能达到神话程度了吧。”

刚才发出攻击的自然是陆辰,而他使用的技能也是鬼影闪。

当然,仅凭鬼影闪是不可能斩出二百米的一闪的。

但陆辰拥有的技能可不止一个鬼影闪。

陆辰的技能很多,但在他的手中,所有的技能都不是单独存在的。

技能组合,这是陆辰一直在做的事情,无论是德玛西亚之力配合正义之火形成的神话巨剑,还是跳斩配合致命一击再加上鬼斩带起的流星打击,都让陆辰的技能威力超越以往。

而此次攻击也不止发动了一个技能,鬼泣的40级大招鬼影闪,按理来说只能闪出三,五米的距离。

但当此技能跟同是地下城与勇士中的一个技能组合在了一起后,一切就不同了。

至于另一个技能是那一个,看那两百米的距离,已经不用多想了吧。

猛龙断空斩,剑魂四十级的突进大招。

在异度空间,准备发动鬼影闪的时候,陆辰突然想到了猛龙断空斩,而后,他就用猛龙短空斩的发力技巧与鬼影闪结合了起来。

而效果嘛,看着那一剑光寒两百米的剑光,陆辰就知道自己成功了。

成功的喜悦,让陆辰高兴,而他还感觉自己还能做的更多。

“鬼影闪能跟猛龙断空斩联合起来,跟其他技能也能联合在一起。”

“如果在发出攻击之前,我用致命一击蓄势,然后召唤出正义之火附着在长剑之上,那么,我的鬼影闪,将不再是纯粹的寒芒,而将是赤红的火线。”

想到一道火线斩断一切,并消融一切,陆辰都想直接进入异度空间,试练一下自己的招数。

幸好,陆辰还没有忘记自己的族人,想了一下,他扭转过头,朝着自己的族人走了过去。

村外的夜幕并不明亮,也因此,陆辰闪出二百米后,他的族人才没有发现一击灭杀飞头恶鬼的是陆辰。

同时,知道陆辰去王庭的他们,也从来没有往这方面联想。

而在这样的误解中,听到远处有脚步声朝着自己等人前来,这群首领之子就知道自己等人掩耳盗铃的做法没有起到作用。

“看来,无法躲避了啊!”

“果然,我就知道躲避不行。”

就在他们如此想着的时候,他们身前的漆黑夜幕被撕开,一个高大威猛,长着无数尖刺,浑身覆盖暗影魔纹犹如恶鬼一般的身影朝着他们缓缓的走了过来。

那身影光是看着就狰狞恐惧,再感受着身影散发的暴虐气息,这群蛮人都觉得此事不能善了。

但到了此时,他们反而抛开了一切。

“艹,黑不溜秋的,长的真丑。”

“别这样说人家,毕竟是一群生活在夜里的杂碎,很可能在夜晚根本不用眼睛,所以长的随便一点。”

这样说着的首领之子,是觉得身前的怪物太过恐怖,害怕身后战士无法提起战意,从而想以冷笑话来缓和那强大身影的气势。

只是,他们的话,也让暗影魔纹密布全身的陆辰,青筋暴漏。

“长的随便……呵呵,你们,还真敢说啊!”

“怎么,长的丑还不叫人说……”

“兄弟们,都给鼓起勇气,哪怕死亡,我们也不能给王子殿下丢、丢、丢……人,王子?”

远方的身影越走越近,而近距离观看之后,诸多的蛮人更觉得那道身影暴虐,厚重包裹全身的重凯,密布全身带着倒钩的尖刺,还有手中五米之高犹如门板一般的巨剑,如此一切,都让那身影光是看着就有一种无法战胜之感。

说那身影刚从深渊血战归来,此地的蛮人战士都没有一个会反对。

只是,那身影虽然看着残暴,但随着他的走进,蛮人却觉得那身影越来越熟。

特别是那身影发出声音之后,熟悉的声调,让他们确定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王、王子殿下,刚才攻击的怎么是您?”

“怎么不能是我,觉得我发不出如此攻击。”

“当然不是,只是,老大,你不是去王庭了吗?”

“我确实去王庭了,然后路上感知到你们有危险就回来看了一下。”

说道这里,陆辰语气猛然一冷。

“现在看来,我出来的早了啊!”

“怎、怎么可能,老大威武,来的正好。”

“威武,我怎么听说是暴虐呢。”

“谁说的,给我站出来,老大这明明是威武,是强壮……。”

在陆辰的注视下,那首领之子的话语越来越小,最后头一缩,直接抱住了陆辰的大腿。

“老大,我不敢了,我只是觉得……”

“好了,你做的没错,面对强大的敌人用冷笑话消减敌人的威势算是一个策略。”

这样说着的陆辰,脸上的冷漠跟威压全部消失了,他还没那么小气,对于自己的容貌也没有在意。

“这个世界又不是靠脸吃饭,强大才是根本。”

这样想着,陆辰感受了一下融入体内的第三鬼神,愈发觉得它的进阶对于自己的帮助很大。

第三鬼神·残影之凯贾进阶后的两个能力,对于陆辰都有着极大的加强,一闪而逝的鬼影闪就不说了,完全虚化加上天启定位,也让陆辰的机动性大大的增加了。

虽然残影之凯贾的穿梭,需要耗费大量气血,精神,还得以图腾柱为坐标进行定位,不能随便穿梭。

但纵使限制再多,这也是一个远程传送技能。

有此能力,此后,无论那个村落有着危险,陆辰都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赶到。

“这才是真正的英雄登场啊!”

如此想着,陆辰也朝着驻守在此地的首领之子吩咐道:“你们以后再遇到无法阻挡的危险不用硬抗,直接在图腾柱那里呼唤我即可,我刚觉醒了一个远程传送能力,能快速赶回来。”

“是,王子殿下。”飞快应答之后,那首领之子摸了摸脑袋,嘿嘿笑着道:“老大,有着能力,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以后都安全了。”

“不能这样说,要是遇到无法抵挡的灾级邪祟,我来了也是无用。”如此说过之后,陆辰自信笑了一下:“不过灾级以下,可以随意呼救。”

灾级邪祟可不多见,平时骚扰各大村落的都是祸级,也因此,他们都觉得自己稳了,兴奋的他们,当然是以蛮人最常用的方式来发泄。

“老大万胜。”

“吼,吼,吼!”

战吼震天,让陆辰的心脏也跟着跳动了一下。

“好了,都停下。”

挥手止住众人的欢呼,陆辰朝着为首的那首领之子吩咐道:“明天天亮之后,你派人去其他村落,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他们一声,让他们有危险也呼救我,我还得探寻道路呢,先走了。”

话语落下,一道黑影闪过,陆辰狰狞的身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只留下一群兴奋的蛮人,在夜里大吼大叫着。

……

再次返回阴影之地的图腾柱,看着外面怒吼的蛮人,陆辰笑了一下。

“有精力就好,我看看,柱村是在那里,走了。”

一声呼喝,陆辰背后的第三鬼神气势猛然大涨,在它的特殊能力下,陆辰的身影完全虚化了起来。

随后,穿透空间界膜,陆辰再次来到了阴影之地与梦魇之地的间隙。

以柱村铭刻上陆辰名字的图腾柱为坐标,陆辰进行了第二次的空间穿梭。

在一阵天旋地转后,看着阴影之地燃烧着火焰的图腾柱,以及图腾柱上不断散发的信仰之力,陆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已经有信仰之力诞生了,那个刀柱做的还不错啊,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让其他人承认我了。”

唯有呼唤陆辰的名,并心存敬畏,感激,崇拜等情绪,才会有信仰之力诞生。

当然,信仰之力并不是谁都能吸收的,唯有位格到达半神才能进行吸收。

而且,半神的吸收还有着限制,真神无论在那里都可以接收到信仰之力。

而半神需要有神殿,神像,或者图腾柱作为坐标,才可以吸收信仰之力。

此时,感受着大量信仰之力进入身体内,陆辰知道,柱村已经彻底臣服而来自己。

说实话,一个部落这么快臣服自己是陆辰没有想到的,也因此,陆辰才说刀柱能力不错。

但这就是陆辰想错了,刀柱确实有着决断,但真正的原因则是陆辰名声太大,以及昨夜救了太多青年战士的原因。

那些战士都是村子里的顶梁柱,他们有老婆,孩子,父亲,亲族,救了他们的陆辰算是间接救半个村落的人,也因此,这个村落才会那么快就信仰起了陆辰。

再加上王子的名分,这可是正统的身份,他们的接受才会那么快。

不过,陆辰也感受到了,此地的信仰之力没有前几个村落的虔诚,但质量不够,量却多了很多。

“果然,信仰之力需要质,更需要量。”

“王城的流民,应该会给我带来大量的信仰之力吧,也不知道他们提供的信仰之力质量如何。”

拥有神格的陆辰吸收信仰之力的速度很快,而在神格吸收完后,陆辰也起步朝着王庭行去了。

因为已经走过一次,再次出发的陆辰没有在路上耽误时间。

“唰”“唰”“唰”

全力全开的陆辰直接开启了猛龙断空斩,被龙形光影包裹着的陆辰犹如飞速行驶的高铁,拉出一道道残影,朝着王庭的方向突进着。

但在冲锋的时候,陆辰也有些感叹,他发现,仅仅一天,被他清理干净的“道路”上,又出现了一些邪祟。

当然,这些邪祟都弱小无比,更稀稀疏疏的,但可以预见,如果不经常清理的话,不用一个月,此地的道路又会堵塞起来。

“道路开阔难,守着更麻烦,唉!”

叹息声中,陆辰身影一转,就冲上了凝聚出来的邪祟。

而后,连攻击都不用,被陆辰极速奔行的身体一撞,那刚刚诞生的邪祟就瞬间泯灭了。

就这样,看到邪祟就灭杀,蛇形走位之下,陆辰把道路再清理了一遍,而因为只用冲撞不用停下,陆辰还是在一刻之内,就从柱村赶到了第三鬼神进阶的地点。

到这里,陆辰速度再次慢了一下,而后,高举着圣焰勾引着邪祟,陆辰就这样一步步的走向了王庭。

辰部落距离王庭有千里之遥,但步行的陆辰却是日夜兼程的赶路。

白天行走在阴影之界,夜晚在荒野中前行。

再此行进的过程中,依靠冥冥中对王庭的感应,陆辰完全是按照直线行走。

当然,这过程并不是一帆顺利,邪祟还好,毕竟是在内陆,并没有灾级邪祟出现。

而祸级邪祟,无论能力多么诡异,陆辰也能斩杀。

但除了邪祟之外,荒野中的蛮兽,道路,以及森林,也是陆辰的阻拦。

对此,陆辰没有绕路。

“只要实力足够,一切都不是阻拦。”

抱着如此朴实的想法,陆辰遇山直接开山,逢林直接砍树,靠着盛宴提供的力量以及阿瓦隆的能源,他直接踏平了路上的一切。

也就是偶遇到村子时,陆辰才会稍稍拐弯。

不,不能说是偶遇,融入神格中的天启在此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

行走到一大半时,陆辰发现,遵循着天启的路线,他每隔半天就能遇到一个村落。

刚开始的时候,陆辰还不知道天启为何如此做。

但很快,不是很笨的陆辰,就想明了其中的原因。

“那些村落都是补给站?”

在荒野中前行的时候,商人依靠阵法当然可以在夜里隐蔽。

但阵法再隐蔽,也没有拥有图腾柱的村子安全,只要图腾柱不被攻破,大部分村子都是安全的。

“如果我把路上的村子用道路串联了起来,带着族人归来时,我根本不用担心守夜的事情了,直接带着族人住村子就行了。”

“没想到天启竟然有如此能力,融入神格中就是不一样啊。”

……

临近寒冬的夜总是漫长的,凌晨五点,以往太阳就会出现,但现在,却还是长夜。

不过,天色没亮,王庭也有无数人忙碌了起来。

姬红蝶就是其中之一,她在整理着桌上的文件。

那是第一批迁往辰部落的居民名册,上面有籍贯,以及那些蛮人所掌握的能力。

第一批都是有实力,或者技术在身之人,除了他们之外,姬红蝶还在仔细检查各种商业条约。

那都是她与商人商议出来的,大部分的条约都是依靠物资换取辰部落的通行权,或者领地内一些商铺,以及某些税务优惠。

当然,这些条约还没有生效,唯有陆辰到来,亲自盖章后才算有效。

这到不是陆辰防备着她,权利陆辰已经授予给了红蝶,但那些商人并不信任,他们需要陆辰亲口确定才能放心。

对此,姬红蝶倒是没有什么难受的心思。

这是古代,哪怕云州那边比蛮人发达,也是实行者女人不能干政的策略,所以,云州那边哪怕是皇后,也只能在后宫,像陆辰这样让红蝶掌管大权的情况,在云州根本不可能出现。

也因此,姬红蝶已经很满足眼前的现状了。

因陆辰的强大,姬红蝶与云州商人的商议很是简单,但此时,看着这些文件,红蝶却不由想到了自家的夫君。

“已经七天了,夫君大人应该走三分之一了吧,希望夫君大人能安全到达,不,夫君一定会安全的。”

姬红蝶在祈祷,她只求陆辰能够安然到达,道路开拓的事情却不想管了。

而就在红蝶虔诚祈祷之时,突然,有急促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

扭头看去,红蝶发现,自己的侍女婵儿正匆忙跑过来。

因为跑的匆忙,婵儿那颇具规模的凶器一阵颤抖,让人眼晕。

对于自己的可爱姬红蝶还是有些自信的,但她也知道很多男人都喜欢丰满一些的,婵儿的身形正是好生养那种,有时姬红蝶抱着婵儿都觉得是暖玉在怀,让她忍不住抚摸几下。

但也正因为喜欢,对于婵儿的身体她也有一些嫉妒,在婵儿犯错的时候,红蝶都会忍不住欺负一下。

此时就是如此,婵儿刚刚站稳,红蝶就冷着脸捏着婵儿柔嫩的小脸训斥了起来:“急什么,你是我的侍女,代表着我的脸面,你……”

姬红蝶还想训斥,但婵儿一句话就立刻让红蝶的声音停歇了。

“小……小姐,姑爷回来了。”

说话之时婵儿还气喘吁吁,急促的呼吸也让凶器也是一阵抖动,以往,被那凶器晃的眼花的红蝶,都会忍不住训斥一顿,但此时,她却直接愣住了。

而后,她连话都没说,就第一时间就跑出了门外准备迎接陆辰,跟她一起跑出去的还有陆辰的侍女小薇。

几人全速朝着王城城门的方向前进,而陆辰回来的消息扩散的很快,准备投资陆辰的商人,以及跟随陆辰的战士也不由跟了上去,前者是想要知道陆辰道路的开拓是否成功,后者则是忍不住去守卫陆辰。

虽然,现在的陆辰已经不需要他们守护了。

因为着急,姬红蝶过来的速度飞快,到达城门之时,她正好看到了荒野外面有些奇异的一幕。

王庭之外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民,以往外面都是乱糟糟的,但此时,那大量的流民犹如被摩西分开的大海一般,不由自主的让开了一条大道。

而那大道远方,一个风尘仆仆,但却异常高大的身影正一步步行走着。

高大的旅人有着疲惫,身体更是布满了风尘,但这没有让围观这一切的人有任何看清,看到那身影的时刻,他们只感觉看到了一位刚才血战中回来的魔神。

威猛的人影走的很慢,并不是环顾四周。

行走的自然是陆辰,以往,陆辰都是在王庭生活,出行都是乘坐空天鲸,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王庭外面的难民。

而这接触之下,陆辰才发现流民真的艰难,蛮人的强壮在这里没有一丝显现,所有人都是面黄枯瘦,更有不少小孩营养不良。

同时,此地也仅有青壮年跟小孩存在,老人,一个没有。

“衣衫褴褛,生存艰难,这,才是这个世界的底层啊!”

行走的陆辰让无数人为之让路,甚至,有人拆开了自己破烂的帐篷,只为让陆辰更容易行走,而这其中,无数人都在看着陆辰,带着期盼的目光。

“那就是王子殿下吗?”

“好强,我以后会成为王子麾下的勇士的。”

“我也是。”

……

说实话,战斗之时身材高大的陆辰经常遭到围观,但以往,敌人的注视并不会让陆辰心虚,他心中只会激起战意。

但此时不同,那些眼神,那些看向自己的眼神没有恶意,有的只是期盼以及崇拜。

更有不少稚嫩的声音传入陆辰的耳旁,那都是蛮人孩童欢呼着王子必胜,欢呼着英雄。

生活悲苦的他们,期望着有英雄能解救他们。

而陆辰无疑被他们当作了英雄。

那种期望的目光,让陆辰心里沉甸甸的。

“杞人忧天被嘲讽,因为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但现在的我,却是蛮人年轻一辈,最高的那一个啊!”

行走在流民部落的陆辰,真切的感受到了压力。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陆辰来到了城门之前,那里,红蝶以及他的属下正等着他。

不过,到达王城门前的陆辰没有进去,而是回转过头,看向了外面的流民。

一目扫去,陆辰把所有的期待尽收眼底。

随后,陆辰扭头,率先朝着王城而去。

当他行走,他的战士才跟着前行。

行走的陆辰脸色并不是很好,姬红蝶感受到了这一点,她也知道自己夫君的性格,知道她为什么心情不好。

“虽然表现的不在意,但夫君大人却总是同情下层人民,更会不由自主的保护他们,也不知道蛮牛村怎么培养出这样的夫君大人的。”

这个时代,因为超凡的原因,上层跟下层割裂感很深。

如救援蛮牛村的姬红蝶,当时就准备以蛮牛村的村民换取王庭战士的存活。

这样做并不是姬红蝶蛇蝎心肠,而是这个世界的常态,高层的超凡者从来都不认为底层的人民能与他们等同。

而陆辰其实也遭受过区别对待,不过,进入王庭就觉醒蛮王血统的陆辰是被优待的那个。

因此,他感觉还不是很明显,但姬红蝶却知道,陆辰这样关心下层人民才是不正常的。

哪怕是大巫祝,关心下层民众也只是从大局考虑,不想让王庭实力衰弱,而不是如陆辰这样对底层民众心有同情。

这样的同情心与此方世界格格不入,如果陆辰不是王子,姬红蝶会让陆辰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实,打破陆辰的幻想,最后伸出援手,收服陆辰。

但此方世界除了上层与底层割裂之外,还有一个真理,那就是强,即使正义。

陆辰的思想与时代格格不入,不,既然他的实力强,那么,错的就不是陆辰,而是世界。

如果强大一定的程度,对世界不满意,真正的大能甚至能重塑世界。

这就是个人伟力归于自身的恐怖。

现在就是如此,姬红蝶并不认同陆辰过于关心下层民众的理念,但她没有帮助陆辰纠正思想的想法,而是转变自己的想法,并安慰陆辰道:

“夫君大人,外面的情况并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做的够好了,至少,已经有两万多人已经被你拯救了。”

此话,让陆辰心情舒坦了一点,只是,转而陆辰就开口道:

“还不够,除了两万人外,你再扩招人手吧,先扩招到五万。”

如此吩咐,让姬红蝶脸上的笑容都维持不住了。

哪怕不愿违逆陆辰,但姬红蝶还是楚楚可怜的开口道:

“夫君大人,我们现有的村子只能维持两万多人,如果塞入五万,村子会承受不住的,那时,原有的两万人我们也拯救不了。”

姬红蝶不想让陆辰不高兴,但她也知道,此时不说,以后出了事情更麻烦,因此,她只能苦着脸劝阻。

对此,陆辰倒是没有生气。

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陆辰对于弱者有着同情,更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他人,但他从来不是圣母。

如在蛮牛村,陆辰收留小薇作为侍女,但他一点都没有宠着,而是真的把她当侍女使唤。

现在也是如此,不愿族人受苦的陆辰想拯救更多的人,但他不会因为圣母心态而把事情办坏。

之所以要增加人手,是陆辰有把握才会如此。

“现在的村子确实承受不住,但我们可以扩建更多的村子。”

此话,并没有让红蝶放下担忧,她看了一下陆辰,发现陆辰脸上没有不悦,才低声哀求道:“夫君,这跟上个问题一样,根本无法解决,六个村子是老爷你坐镇主镇时能够照顾的极限,再远的话为了村民的生活,他们只能建造在更外围,那时,外围的村子如果遇到危险,夫君大人您很可能无法救援。”

“没事,我们也能抵挡。”

“就是,老大,看我们的。”

说话的是跟随在陆辰身后的首领之子,他们也听到了陆辰的想法,并准备与陆辰一起干。

甚至,为了显示自己的无畏跟勇敢,还有首领之子直接开口道:“哪怕祸级邪祟攻城,我们也不会后退一步,哪怕是死,我也不会让邪祟好过的。”

战死不退确实算是勇敢,但这却让姬红蝶翻了一个白眼。

强忍半晌,她才沉下心来开口道:

“你们不怕死,但考虑过跟你们一起去荒野的族人吗?”

“呃……”

此话一出,其他首领之子都无法开口了。

而姬红蝶的话语还没有结束:

“强求人去野外,这是送他们去死。”

“而且村子被攻破,对夫君大人的声望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当然,最后一句话姬红蝶没说。

其实,开拓的时候,并不能保证时时安全,有首领之子镇守的村落按理来说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但其他人可以失败,陆辰却不行,或者说姬红蝶不想让陆辰失败。

这是维持陆辰的声望,更是这样做有着巨大的好处。

就是因为陆辰一直不败,他才能在一穷二白的时候,只凭一个名号就要人有人,要钱有钱,甚至还有商人抢着送钱。

但陆辰庇护的村子一旦被攻破,不败的神话就此落幕,那么,其他商人支援陆辰绝对不会如此狂热。

也不会有王庭居民宁愿抛弃此地的生活,疯狂前去陆辰的部落。

所以,姬红蝶绝对不愿意陆辰失败。

而陆辰也明白这点,但他既然开口,自然有着把握。

“你说的很对。”此话,让姬红蝶脸上露出了笑容,但笑容还没绽放,陆辰下一句已经说出:“但我意已决。”

“可是,夫君大人……。”

陆辰在独断专行,姬红蝶按理来说最好的做法是跟随陆辰,这样,哪怕陆辰失误,错的也是陆辰而不是她。

但姬红蝶已经把自己当作辰部落的女主人了,并真的为陆辰做着打算,也因此,哪怕知道被训斥,她仍然准备开口。

不过,在她劝阻之前,陆辰伸手拦住了她,同时,一句话也被陆辰说了出来。

“来时我血脉觉醒了,拥有了远程传送能力。”

“又觉醒了!远程……传送?嗯?!!”

陆辰说的太过随意,刚开始的时候姬红蝶没有在意,愣了一会,她才明白了陆辰的意思,这让她看陆辰的目光有些惊讶以及怪异。

而旁边,跟在陆辰身后的一众首领之子,更是被打击的脸都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