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1 00:29:16

最新章节: RT《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求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三百零八章 胜利!神灵死亡

因为荷尔蒙果实的打击,此次更换,陆辰没有特别在意,仅仅是扫了一眼,就准备掠过。

但就在陆辰准备跟以往一样,准备说出技能更换的时候,突然,他的神情猛然凝固住了。

“金色闪光,我抽取到了黄金了。”

黄金技能还是不能乱换的,很快,陆辰就把目光放在了技能的介绍上,当看到技能名字,以及那个大地母亲忽悠着……不对,大地母亲祝福着你的时候,陆辰脸色有些愣住了。

这是比刚才抽取到阿瓦隆愣住的时间还长,足足一分钟,陆辰才从愣怔中恢复了过来。

“竟然抽取到了这样的技能!真的有这样的技能?我今天的运气怎么这么好了?”

“先是七彩神话,然后是黄金技能最不可思议的一种,我这是把以往的运气全部消耗光了吗?”

陆辰在不可思议,其实,这不是陆辰的运气变好了,而是世界意志加持在了此方世界。

运气有些捉摸不透,但那是对普通人来说,而黄金级别的加护,已经能够触及到运气的边缘,如陆辰的太阳神的加护,这已经能让陆辰在白天运气变好。

而黄金技能之上,则是神级技能,处于神级领域之内,如果那个神袛还是厄运之类的神灵,死神来了这部电影里的操作,就有可能出现在误入神灵领域的凡人身上,那是做什么都无法成功的艰难,这就是神级领域的强大。

但神级之上,其实还有一个等级,那是世界的加持。

当然,不到时代变革,以及整个世界都有覆灭危机的时候,世界意志是不会显现的,但现在却已经是危险的时刻了。

有神袛入侵此方世界,而此方世界的人类也在拼死反抗,世界意志犹如母亲,怎么可能不对此方世界的人民有所加持。

当恐惧与噩梦之身的神国坠落在大地之时,世界的意志就一直压在此方神国之上,给予里面战斗的人支持。

不过,世界意志虽然浩大,但却因为没有主体,而使得它攻击力不强,加上神国内拥有无数祈并者,这让噩梦与恐惧之神能与世界意志短暂的争锋。

但随着噩梦与恐惧之身连续被杀死,此方神国也终于有了破损,也因此,世界的意志也侵入了此方世界,如果现在的陆辰能够闭上眼睛,尽心感知的话,就能发现,神国内的灵气一直在增加。

灵气增多,代表着邪祟之气的减少,这是世界对于此方人类的支持,而世界意志的支持不止一种,让此地人的气运变好,做到梦想成真,也是支持的一种。

因此,陆辰连续获得好处,有世界意志加持的原因,当然,也是陆辰抽取的次数多。

毕竟,哪怕有着世界意志的加持,陆辰也是抽取了好几百点灵气值,才抽取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因抽取到好的技能,陆辰在高兴着,他还不知道这是世界的赐福。

同时,他更不知道,当世界的意志能够突破神国,赐福此地的人类时,也代表着,此地的神袛,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如果按照正常的发展,再过一道两天,噩梦与恐惧之神,将会彻底被陆辰这个世界的强者灭杀。

但身为神袛,祂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反击。

在陆辰刚刚固化好技能时,他就发现,有黑色气流在快速蔓延。

对此,陆辰并没有惊讶,那是神灵复苏时的正常反应,同时,这也代表着陆辰等人的休息已经结束,又是该要战斗的时刻了。

但这次,陆辰已经无所畏惧,两个神话技能,刚刚进阶到勇者,还有抽取到的那个让陆辰心动的技能,如此一切,都让陆辰信心满满并战意熊熊。

“来吧,邪祟,看是你们杀死我,还是我踩着你们的尸体成长!”

陆辰战意勃发,他身后的武者,也是如此,在陆辰实力提升后,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了胜利的渴望。

“战!战!战!”

在严阵以待中,陆辰甚至有些期待邪祟的来临了,那邪祟是危险,但也是历练值啊。

就在陆辰期待的时候,神灵在信仰,或者说祈并者的帮助下,再次复苏了过来。

但让陆辰意外的是,当神灵复苏之后,那些邪祟还没有伴生的时候,突然,有震天的哀鸣在天空响起。

在那声音响起的同时,陆辰不知为何,也是泪流满面,而这样的不止陆辰一个,在场的所有人,都脸露泪水。

“怎么回事?”

突然的变故让陆辰有些发懵,而就在他茫然的时候,突然,他感觉到了此方世界有了震荡,这种感觉陆辰并不陌生,每次神袛死亡都是对神国的一次重大打击,神国会因为神袛的死亡而有所震荡。

但让陆辰意外的是,此次晃荡来的太快。

“神袛哪怕被杀死多次,但每次死亡,也得需要不少时间啊,这是怎么回事,刚复生就死亡?”

不解出现在了陆辰的心中,但很快,陆辰就不用猜测了,那晃荡的影像出现在了遥远的天际。

那是神国上层的战斗过于激烈,让战斗的余波穿透了空间,从而以影像的方式呈现在了陆辰等人的眼前,这就如同海市蜃楼一般,但沙漠里的海市蜃楼是同一个空间空气的折射,而天际上的影像则是空间的余波。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那些技术性问题的时候,在天际出现影像的时候,其他人立刻低下了头,在七日的血战中,他们已经明白了神不可直视。

但陆辰感觉到了事情有变故,因此,这次他没有低头,而是抬头看向了天空。

抬头的陆辰犹如直视正午的太阳一般,瞬间,就有眼泪自陆辰眼睛里流出,同时,有神灵的影像,要在陆辰脑海中呈现,并有威压让陆辰臣服,这是要让直视神灵的陆辰成为噩梦与恐惧之神的信徒。

甚至,还有雾气化为黑袍要笼罩在陆辰身上,这就是直视神之容颜的代价。

不过,陆辰也发现了,抵达勇者之后,他已经好了很多,陆辰犹记的,在第一次见到神之容颜之时,当时就有黑袍笼罩在了他的身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黑袍如雾气般稀薄。

“意志果然能够抵挡住神灵的威压,以往,我的意志是雾气,进阶勇者,拥有意志之火后,我的意志则是犹如湖水,这让我的抗压能力提升了不止一倍。”

当然,无论是雾气,还是湖水,都不如铁块,而陆辰的霸王色霸气释放之时,是会让陆辰的意志凝聚在一起,犹如铁块一般轰击敌人的。

不过,霸王色霸气虽然强横,但它消耗的意志也很多,以往,没有阿瓦隆补给的时候,霸王色霸气陆辰都是当作底牌使用的。

依靠着意志之火,陆辰暂时抵挡住了黑袍的侵袭,并看向了天空的影像。

而仔细看过之后,陆辰发现,在神袛复活的时候,无数闪耀着光辉的强大气息,正从四面八方冲向那复生归来的神袛。

但就在他们冲过去的时候,意外突然发生了,那神袛身上原本耀眼如太阳一般的光芒,此时更是猛然爆发了起来。

如此一幕,让陆辰心底一颤:“这是自爆?!!”

惊骇,疑惑出现在了陆辰心中,但现在却不是想那些的时候了,神袛的自爆比陆辰意识转动还快,当陆辰看向神袛自爆的光辉时,那自爆已经开始,而陆辰因为直视神袛,自爆也影响到了陆辰。

在陆辰的视野里,无数强大的气息都被神袛的自爆卷入其中,同时,上面的空间,也被神袛的自爆,给彻底碾碎。

但现在的陆辰,却一点没有关注那些,神袛自爆的现实威力,被上面的空间给阻隔了,但直视神的陆辰,却因神灵的自爆,意识中也仿佛有炸弹炸响。

在那神灵炸弹出现在意识中的时候,陆辰明白,如果他撑不过去,将直接变为白痴,还是永远不能复苏的那种。

这最为危险的时刻,陆辰意识海中的火焰,猛然暴涨了起来,但纵使意志之火,加上爆燃,也无法让陆辰抵挡那意识炸弹的侵袭。

幸运的是,陆辰的意志类技能不止意志之火,在最后时刻,霸王色霸气猛然爆发,爆发的霸王色霸气直接把陆辰的意识凝聚为了铁块,然后压在了意识炸弹之上。

随后“轰”的一声,意识炸弹爆裂,陆辰直接懵了,脑海空白一片。

……

不知过了多久,陆辰感觉脸上有着温热,才苏醒过来。

苏醒之后,陆辰第一时间看到的就是姬红蝶哭泣着的脸庞。

“温热的感觉是眼泪。”

这是陆辰第一个想法,但很快,陆辰就发现了不对,他脸上确实有姬红蝶哭泣着滴落的眼泪,但超凡的感知,让陆辰发现,也有温热的血液在自己脸上留着。

那血液不是其他,正是陆辰自己的,那神灵自爆映射在了陆辰脑海中,让陆辰七窍被震出了鲜血。

不过,这次虽然狼狈,但陆辰没死。

甚至,很快陆辰就恢复了过来。

“别哭了,我还没死。”

虽然是斥责,但陆辰语气还是不由的有些温和。

“太好了,夫君大人你总算醒了,呜呜呜,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在发现陆辰苏醒之后,姬红蝶连忙抹起来眼泪,但那眼泪却怎么也无法停下。

不过,跟刚才的伤心不同,现在,她是因陆辰苏醒,而高兴的留下了眼泪。

这也让陆辰有些复杂。

“虽然知道红蝶的哭泣有一部分是因为完全依附我,我死了,她绝对不会好过,但能哭的这么伤心,她也有付出一些感情了吧。”

“而且,以这个时代女孩的地位,她已经无法离开我,将永远是我的附庸。”

战乱时代,小孩还好,有人愿意收养,那是人类的希望,而老人跟女孩则只能艰难求存,不过,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心里记着姬红蝶的好,陆辰还是把她一把推开,看向了周围。

“现在什么情况?”

“看天上就知道了。”

这次说话的是蛮熊,在陆辰昏迷的时候,蛮人跟云州人也围了过来,当然,跟陆辰最为接近的还是被陆辰收服的诸位蛮人首领之子,他们把陆辰围在了最中央保护了起来。

这也让陆辰心中有些暖意。

“有了属下还是不错的,至少,我受伤之时,会有人保护我,让我有时间恢复伤势。”

心中如此想着,陆辰也按照蛮熊所说,抬头看向了天空,而这一看之下,陆辰目光就是猛然一眯。

此时,那灰蒙蒙的天空已经完全变了样,无数漆黑的裂缝在天空不时出现,从那裂缝中,陆辰能看到后方混乱的战场。

不时张开跟闭合的裂缝犹如望远镜一般,把各种情况展现在了陆辰的眼前,但无论何种影像,呈现在陆辰眼前的都是混乱。

从那些缝隙中,陆辰看到无数闪耀着光辉的强者正在与一些奇特的邪祟战斗,有的强者则是在追逐些什么,而让陆辰奇怪的是,他竟然看到了光辉笼罩的强者竟然在相互战斗着。

虽然战斗一触即分,但这也是战斗,如此一幕,让陆辰有些不解。

“那些裂缝应该是空间裂缝,裂缝之后是上面的景象,但为何那些强者不围攻神袛了,反而在战斗跟追逐什么,那种感觉,好似跟争抢东西一样。”

在陆辰不解的时候,姬红蝶凑到了陆辰身边,喜悦的解释了起来。

“王子殿下,我们胜利了,噩梦……那位神袛已经自爆死亡了。”

“赢了吗!”

此时,陆辰发现自己仅有感慨,没有太过惊讶。

“那神袛自爆,就是为了最大杀伤那些强者吗。”

在那神袛自爆的时刻,陆辰就感觉这是神袛最后的挣扎,也是他们胜利的最后的时刻,不过,他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而随后公子留岁的话,也证明了陆辰的猜想。

“死亡,没有那么简单,神袛很难成就,但一旦成就,也很那杀死,那位最后的自爆,是杀敌,也是在逃跑。”

“如果有神性逃出去,那位神袛有可能复生,当然,这不是简单的事情。”

神袛可以看做一国的大总统,不同的是,大总统仅有权利,而神袛却能把整个国家的所有力量聚于自身。

但两者也有相同的地方,那就是大总统的权利需要人民拥护才能拥有权利,而神袛也需要信徒才行。

按照公子留岁的说法以及陆辰自己的猜测,最后时刻,神袛是自爆是要杀敌,但也是自觉不敌,想要通过自爆让身体内的神性,神血,甚至是神格碎片流出外界,进行苟延残喘,获得东山再起的机会。

唯有神性才能承载神灵的意志,也因此,如果有神性隐藏起来,再附着在某一个物品,或者人类身上,那神灵确实有复生的机会。

当然,也仅仅是拥有一丝机会罢了。

没有神格,没有神火,也没有神职,仅仅是神性的话,那神灵连完整的意识都无法拥有,这样的祂,也不再是神灵,而将堕落为神性生物。

这样的神性生物,想要恢复原来的位格,需要发展信徒,慢慢恢复,然后还得再次点燃神火,获取神职,但在过程中,将有神袛原本的敌人进行狙击,因此,神灵复生的可能很低。

同时,纵使复生,也很难保证祂还是原来的那位神袛,不过,这终究有复活的可能。

当然,这些跟陆辰没有什么关系,此时的他,不解的只是上方的强者,为何相互争夺东西。

“那些强者在干什么啊,我看到了他们相互争……”

原本陆辰有些疑惑那些神袛在干什么,但很快,陆辰就不用疑惑了,有空间裂缝出现于天空之上,从那裂缝中,陆辰看到,有七彩光芒的线条在极速的闪烁奔逃着。

在那七彩线条之后,有数个散发耀眼光辉的强者正在追逐,而在追逐之时,战斗也不时的在那些强者身上爆发。

不过,此时陆辰的注意力一点都没有放在那战斗的强者身上,他的所有视线,都被眼中的那道七彩光辉所吸引了。

而被吸引的还不止陆辰的视线,他的鬼手,以及鬼手中潜伏的鬼神意志,更是不断的颤动,它们在渴望,渴望吞噬那七彩线条。

“神性,那些强者追逐的是永恒的神性。”

在陆辰目光微眯的时候,旁边的公子留岁开口了。

“那些强者在为了收获而战斗,神性,神血,神力,神国中的各种超凡物品,以及神格碎片都是那些强者所追求的,当然,最后一种,唯有顶尖强者,甚至是半神才有机会争夺。”

“不过,这些都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等着吧,等他们争夺完,就会带我们出去了。”

神袛强大,但就跟巨龙一样,占据于世界顶端,犹如星辰一般高居神座的祂们,也拥有无数好东西,那神国之内说是处处是宝也不为过。

同时,神袛本身更是生物质巅峰,万物之顶点,也因此,祂们的每一处,对于强者都十分有用。

这在现实中也有体现,鲸鱼庞大,自然死亡的鲸鱼就是一个大宝藏,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它的尸体最终会沉入海底,而在此过程中,无数的海生生物会以鲸鱼的尸体为食,甚至,一座鲸鱼的尸体可以供养一套以分解者为主的循环系统长达百年。

生物学家把其称为鲸落,而现在,神袛殒落就犹如鲸落一般,被无数人争抢着。

而那些东西,陆辰也很是心动。

“神力能直接化作历练值,一个单位的神力,就是一万历练值,神血能让我的盛宴进化,哪怕仅仅拥有神血,没有神骨之类的东西,也能让我的盛宴进化,还至少是史诗级别的进化。”

“神性更为珍贵,神性永恒,那是能把让我白银技能直接提升为黄金级别的强大能力,甚至,黄金级别的技能,神性也能继续提升。”

想到神袛散落的好处,陆辰有些坐不住了,他看着天空的眼睛,一眨都不眨。

这样凝视的动作,倒是让旁边的公子留岁有些笑了。

“你在担心我们的强者厮杀起来吗,不用担心,现在世界危险,那些强者虽然争夺,但都有分寸。”

公子留岁还以为陆辰凝视上方,是因为担忧上方的强者厮杀过甚,从而影响此方世界的力量。

至于陆辰想要抢夺神之遗产,这是公子留岁根本没有想过的事情,他也不认为陆辰有这个想法。

毕竟,不提从那些强者虎口夺食的危险,纵使那些神之遗产,也不是好对付的。

从公子留岁的话里,陆辰再次凝实天空,真切的发现了,那些强者确实有着分寸。

他们虽然争夺,更在路途上攻击,但当有人抓住神性之后,剩余的人不会继续抢夺,而是立刻寻找其他的神性。

显然,这是那些强者的默契。

在这世界危机时刻,他们争夺可以,但不能下死手。

只是,陆辰根本不关注那些强者,他想要获取神血,神力,甚至是神性啊!

至于最后的神格,陆辰根本不知道那有什么用,同时,那也不是他能获得的东西,因此,陆辰倒是没有过多的去想。

当然,陆辰心中的想法公子留岁并不知道,他也没有跟别人说的打算。

看着天空,陆辰默默的计算着自己成功的几率。

而计算到最后,陆辰无奈的发现,他根本没有从那些强者虎口夺食的能力。

就在陆辰无奈的时候,突然,又有空间裂缝出现于天空之上,而这次,在空间裂缝刚刚出现的时候,就有数滴黑色透亮的血液,以及三条七彩丝线,从天空落下,并极速朝着远处逃跑了起来。

看到神性,公子留岁脸上也有着渴望,但他很快就镇静了下来。

“神性不是我们能获得的,而且,我们也不用担心,神灵已经死亡,现在神性都在尽力逃脱,我们只要不招惹神性,那些东西也不会过来的。”

公子留岁见多识广,想的很好,并觉得自己等人很是安全。

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完,就有狂风从此地刮过。

剧烈的狂风带起了无尽的烟尘,当烟尘散去后,公子留岁蓦然发现,那原本站立于前方的高大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反而是远处天空之上,有飓风涌现,当风消云逝之际,有恐怖狰狞的巨人身影出现于天空之上,这让他当场爆了一个粗口。

“艹,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