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1 00:29:16

最新章节: RT《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求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三百章 言灵:神说

你觉得我们蛮人蠢?”

此话过后,对面竟然有些尴尬,而尴尬的他们却寂静了一瞬,这好似默认的太如,让暴躁的蛮人差点冲了过去。

眼看两边就要战斗,陆辰只能伸手阻止了这边的人,而另一边的云州人,也连忙开口道歉了。

“当然不是,你们挺聪明的。”

因为有着外在的敌人,蛮人跟云州人最后还是没有战斗起来。

而在平缓下来之后,陆辰的目光看向了对面领头的几位强者,让陆辰有些想笑的是,那些人陆辰还都认识,他们全是被陆辰击败之人。

不过,这是很正常的,能领导血肉之境的云州人的,自然唯有他们的天才,而只要是天才,必定会为云州人争取利益,也就是参加交流赛,也因此,那边的领头之人,都败于陆辰之手。

没有嘲笑的意思,稍微想了一下后,陆辰并没有立刻与对面分开,而是朝着他们询问了起来。

“你们都是大家族之人,我想问一下,攻入神袛国度的战斗会持续多久。”

此话,让对面几位零头之人面面相觑,但最后,还是项雷站了出来。

看着陆辰,项雷的脸色有些复杂,不过,他还是开口道:

“这原本是我们的机密,不该告诉你的,但现在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过来吧,这件事情只能告诉你一人。”

对此,陆辰倒是同意,神灵之战的事情确实不能大规模说出。

很快,陆辰就与云州的几位领头之人走到了一起,看着周边没有闲人,项雷也朝着陆辰解释了起来:“神袛之间的战斗很长,而存活时间越久远的神袛,想要杀死祂们就越困难,在长久的岁月中,神袛的国度中会有无数信仰他们的祈并者,哪怕凡俗间的信徒全部死亡,祈并者也能为神灵提供源源不断的恢复,甚至,在神国之中,哪怕神灵死亡,但只要祈并者没有死光,那神袛就能无限复活。”

“无限复活,还真是夸张啊!”

“确实很夸张,但也正因如此,神灵才显得高贵,神袛是很难死亡,除非神系大战,或者世界规则改变所有神袛全部落入凡尘的时刻,否则,平常数百甚至是上千年的时光,才能见到一次神灵陨灭的事件。”

项雷的话,让陆辰想了很多:“现在可不止神系大战,而是世界的战斗,这次死亡的神灵,绝对不在少数,但这是风险也是机遇……”

有些大逆不道的想法,在陆辰脑海中不断显现,但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摇头甩去这些想法后,陆辰朝着项雷问道:“你觉得这次我们得多久才能脱离。”

“我没有见过这个神灵,不知道……”

“恐惧与噩梦,那是这位伟大存在的名号,据我父亲所说,这是位高等神袛,至少存活一万两千年。”

说话的是中州皇子,看着陆辰,他的脸色也有些落寞,但并没有多少仇恨,而在陆辰看向他的时候,那中州皇子公子留岁也对着陆辰笑了一下:“你的实力真的很强,哪怕在中州,也算得上强者,有兴趣去中州游历一下吗?”

“算了,以后再说吧,我们还是先想一下如何渡过此次危机。”

此话,让那中州皇子也是苦笑了一下:“确实,我们得想想如何活下去。”

叹息了一声后,那中州皇子继续开口道:“在我父亲口中,这位神袛很是强大,但有多强大我因实力太低根本估算不出来,而围攻这位神袛的人有多强,我们也不知道,因此,我只能说个大概的时间,按照我所探知到的消息,攻入神国的战斗,如果是正常发展的话,会从祈并者,神之使者,圣者开始,当神袛的属下全部死光之时,才会轮到神灵。”

“但从刚才看,我们这一方执行的是斩首战术,不停围攻神灵的话,时间会缩短很多,有望在一个月内结束战斗。”

“一个月还短?”

“当然短了,正常的神国征伐,可得持续数年。”

此话,让陆辰无话可说。

稍微沉思了一下后,陆辰朝着云州人开口道了:“你们还住在驻地里吧,作为解答我疑惑的代价,我也告诉你们一个情报,不要居住在复杂的地方,周围也不要有任何危险的东西,那些东西,很可能要了你们的命。”

此话,让对面的几位云州天才都是一愣,但这些人不愧是豪门大族培养出来的子嗣,陆辰仅仅是说了两句,就有人想到了什么,直接开口道:“你的意识是神之气息,能够活化那些死物。”

点了点头,陆辰就准备带着队伍离开,一边行走的时候,陆辰也在思索着云州人出来作战的动作。

“我能想到随着时间流逝邪祟越来越强,要尽早清理,那些人也能想到还付诸了行动,果然,这个世界的人都不笨啊!”

陆辰在感慨,而如果云州人听到陆辰的话,绝对会给他一个白眼:“笨的是你们蛮人,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类。”

当然,陆辰心中的想法他们并不知道,而在陆辰还没有走远的时候,中州皇子公子留岁就站了出来喊住了陆辰:“辰,你的名字是这个吧,别急着走,我觉得同为人类,我们得联合起来。”

此话,让陆辰稍微停住了脚步,而云州的人,看了一眼陆辰后,也有些心动。

在擂台上,最顶尖的云州天才,都感受到了陆辰的强势,那时的他们面对陆辰,只有痛恨跟……绝望。

但陆辰作为敌人能给他们带来绝望,当陆辰作为队友时,那强大的实力就令人安心了。

因此,听说要跟陆辰组队,他们确实心动了。

而陆辰,稍微想了一下后,也同意了他们的意见。

“可以。”

众人拾柴火焰高的道理,陆辰还是懂得的。

同意之后,陆辰直接开口道:“走,先把你们的人集结到我所选择的那片空地上,然后我们在出来巡逻清理邪祟。”

这些话算是发号施令,但却没有人说陆辰什么,这就是实力强大带来的好处,实打实的实力,不仅让蛮人臣服,云州人也愿意听从。

就这样,敲定合作后,陆辰等人快速朝着云州驻地前进了,因为来时的邪祟都被云州清理了一遍,陆辰等人行走的飞快,很快,就看到了云州驻地的大门。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痛苦的惨嚎从天际响起,响彻在了众人的耳中。

如此声响,让无数人全部抬头看天,而在他们抬头的时候,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高高的天际之上,一张恐怖的魔神面孔突然出现在了无尽灰云之上,那面孔大的能占据陆辰视野中的所有天空,但这样的恐怖存在,却在惨嚎,一柄长剑直插在了祂的眼中,让祂痛苦不停,同时,有黑色如墨的血液从那眼睛中流出。

血液流出之后,都犹如流水一般,要钻入那眼眶之中,只是,那柄长剑,却犹如定海神针一般,禁锢住了神袛的眼睛,让那些血液无法回返,因此,那些血液只能朝着下方滴落了。

神血如雨,更带着无尽的能量,但陆辰却没有心情去处理如此事情了,神之容颜不可直视。

虽然隔着数个空间层面,这让陆辰等人看到有些模糊,但直面神之容颜,还是让陆辰等人身上出了异变。

有黑炮出现在陆辰等人身上,同时,恐惧,绝望的情绪不断的在陆辰等人的脑海中滋生。

那是最深沉的绝望与恐惧,那情绪让陆辰都以为自己被世界抛弃了。

不过,就在恐惧愈加深沉之时,天际中的神之面容消散了,那位神袛本就不是与陆辰等人处于同一界面,刚才之所以能够看到,纯属属于刚才的攻击太过高能,余波穿透了数个世界罢了。

这就如扔石子入水,会有余波荡漾很远,陆辰等人能看到神灵与那余波的原理相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石子入水影响的只是水面,至多加个空气传播声音,但神灵与此方世界的强者交战,影响的是空间。

但无论影响的是什么,都与现在的陆辰毫无关系,那种战斗根本不是陆辰等人能够抵挡的,此时,陆辰正在凝聚全身意志,抵挡那黑袍的侵袭。

而这样做的不止陆辰一人,周围的几位顶尖天才,身上都有着各种意志光辉闪耀,显然,作为大家族的他们,身上并不缺意志类技能。

但除了陆辰这些超级天才之外,他们身后还有普通战士,以及大量的普通民众。

那些战士还好,能稍微够抵挡一下,但那些普通民众,却有不少被恐惧侵袭了身心,直接沉沦了。

他们,仅仅是见到神之容颜,就由人类变为了祈并者。

在陆辰等人挣扎的时候,不少刚才还在恐惧的普通人类,此时都露出了视死如归的表情。

“为伟大的神袛献身吧。”

“兄弟们,与我们融为一体吧。”

“看啊,那充满魅力的面容,为什么你们要抵挡,放开身心,接受吾之神袛吧。”

……

狂热的他们,直接用肢体幻化出了武器,冲向了陆辰等人。

更有的,甚至整个身体都变为了荒诞,噩梦中的怪物,剥了皮的猎食者,以及脸色有着无数血迹的小丑,还有道道丝线缠绕的木偶,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出现在了此片空地之上。

那些人类在成为祈并者之前,最恐惧的什么,此时就变为了什么,让心中荒诞中的怪物,直接出现在了现实之中,这就是噩梦之神。

而此时,那些噩梦生物,冲向了还在挣扎着的战士,如果被那些噩梦生物伤到,那些战士也很难抵挡住身上黑炮的侵袭,一旦他们也变为了邪祟,陆辰等人彻底麻烦了。

而且,那些人中,还有不少是陆辰以及其他几位天才的熟人,无论是出于情理,还是出于理智,陆辰等人都不想他们变为邪祟,也因此,其他几人挣扎的更为激烈。

只是,他们身上的黑袍并不是容易挣破的,而陆辰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叹了一口气。

“侵蚀之普戾蒙,出来吧!”

在这危机时刻,陆辰无奈,只能放开了对于第二鬼神的压制。

而随着压制的消散,因直面神之容颜而带来的恐惧幻想,直接被侵蚀之普戾蒙吞噬了。

吞噬了陆辰心中的恐惧幻象之后,侵蚀之普戾蒙还不满足,直接出现在了现实之中。

而它的出现,又引发了一阵恐惧,只是,还不等那些恐惧被他们心中的幻象所吸走,显现在外面的侵蚀之普戾蒙就朝着人群深吸了一口气。

那口气吸的时间很久,而随着它的吸食,那还在挣扎的人群,纷纷停止了挣扎。

他们心中的恐惧幻象,被侵蚀之普戾蒙直接给吸走了。

而这,也让周围的人群喜悦了起来。

“刚才那个面容还真是恐怖,仅仅是见到……”

“闭嘴,不想死的话别说那位,更不要提那位的名字。”

神之威严的恐怖,让陆辰等人很快禁声了。

随后,那些劫后余生的人,都在感谢陆辰。

“谢谢你了,十三王子殿下。”

“果然,王子殿下,还得靠你。”

“跟你组队,确实舒服。”

……

因为这次帮助其他人的关系,云州不少战士看着陆辰的目光都好了不少,里面少了很多畏惧,多了崇敬。

更有不少普通的云州战士看着其他蛮人,眼里有着羡慕嫉妒。

“该死的,蛮人运气还真是好,我们云州要是有这样的王子该多好!”

“确实,如果这样的王子出现在我们云州,我们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我听说这位王子很喜欢我们云州的温婉女子,不是没有把他拉过来的机会。”

……

其他人都在感谢陆辰,但他们不知道,刚才的他们,可是在生死关头走了一圈。

侵蚀之普戾蒙的吸食确实吸走了他们心中的恐惧,但要是真正的第二鬼神,在吸走他们恐怖之意的同时,还会吸走他们的灵魂,让他们变为只有躯壳的白痴,也是陆辰的压制,才让这一切没有发生。

但一口气吸收那么多恐惧气息,还是让侵蚀之普戾蒙更为凝实了一些,幸好,陆辰的意志还算坚韧,而侵蚀之普戾蒙没到一定程度,也不会冲击陆辰的意识,这让鬼手没有当场暴走,但看着快要凝实成真人的侵蚀之普戾蒙,陆辰也不敢把它再放出来了。

“在我意志没有成长前,它要是彻底凝实,一切就麻烦了。”

陆辰在想着不要动用侵蚀之普戾蒙了,但就在这个时候,被他突然收入体内的鬼神,突然挣扎了起来。

这不是挣扎陆辰的压制,而是有什么东西吸引到了它,让它有些疯狂。

如此感觉,也让陆辰不由的看了过去。

而就是这一看,让陆辰的目光猛然眯了起来,有一滴漆黑如墨,流转不停的血液,出现在了空中。

看到那血液的瞬间,陆辰就明白了那是什么。

“神血,洒落的神血滴落了这个位面。”

那神血陆辰看到了,其他人也看到了。

而这一看之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有些意动,又有些犹豫。

神袛无疑是强大的,但祂强大的同时,也拥有无数的好东西,神性永恒,神力万能,而神血,也无疑是极其有用的东西。

如果能吸收神血的话,人类的体质绝对会有着巨大的提升。

但神血强大的同时,侵蚀性也是十足,如果没有足够的意志,很有可能不是用神血洗礼,而是被神血侵入自身意志。

这会让沾染神血的人,变为只能赞美神灵的疯子。

因此,这些顶尖天才,都在思索着是否去抓住那神血,但很快,他们就不用纠结了。

那神血好似有意识一般,在感受到陆辰等人的气息之后,直接飞走了,这让其他天才等人立刻冲了上去。

“不能让它走,无论是否吞噬,都得把它毁灭,万一它寄生在其他邪祟身上变为神血生物,我们就麻烦了。”

其他人在冲锋,陆辰则是抬头看天,他怕出现神灵血战,神血如雨洒落的情况。

万一真的出现那种情况,陆辰绝对会在第一时间用自身血液跟意志提升残影之凯贾,让它凝实进化,然后极速逃跑。

没办法,神灵的征战根本不是陆辰等人能参与的,哪怕隔着数个空间层面,陆辰等人也是随时有可能死亡。

真的出现神血如雨一般降落的情况,陆辰除了逃走,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幸运的是,陆辰所担忧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当然,这也是正常的,陆辰等人所在的界面,只是被神灵国度所影响,还没有处于真正的神灵国度,那神血纵使滴落,也是滴落在上上个空间层面,那拥有无数祈并者以及十二根通天之柱的空间里,而不是陆辰这里。

甚至,要不是噩梦之神掌握着虚幻能力,就是这滴神血,也落不到陆辰这里。

因为抬头看天,相比于其他人,陆辰慢了一步。

不过,那些人也没有追逐到神血,不是那些天才不给力,而是恐惧与噩梦之身能够附着在死物身上,眼看神血就要被追逐到的时候,那神血直接扭转,点缀在了一面门板上面了。

连大门都能活化,这让云州的天才怎么截留。

“快攻击,神血现在还没有完全融合,趁它弱小时,我们必须灭了它。”

不用中州皇子提醒,在血液刚刚滴入门板之时,一道惊雷就在场中响了起来,是项雷,浑身雷电闪耀的他,直接化为一道电光,电光火石一般突刺向了门板。

在项雷突刺的时候,门板那平整的表面已经被神血活化了,有嘴巴在门板上浮现,而那嘴巴在出现的刹那,就蓦然诵念起了声音。

“神说,冒犯我的必腿脚不灵!”

在腿脚不灵响起的刹那,项雷疾驰的身体就好似腿断了一般,瞬间跌倒在地,甚至,因为刚才速度太快,倒在地上的他还在地上拉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他整个人浑身泥土不说,全身上下也被摔的到处都是伤势。

而直到项雷倒地,云州诸人的提醒声也到达项雷耳边。

“不好!”

“小心!”

这样的提醒当然以及晚了,不过,幸运的是其他人在提醒的时候,已经冲了上去。

而陆辰,也是手一伸,就把腿部折断的项雷拉了回来。

“万象天引!”

突然被拉,让项雷差点爆出一阵闪电,要靠闪电立场来打断万象天引的标记,那恐怖无比的万象天引已经给云州诸位天才带来了心理阴影,还好,在最后时刻,他想到了,后面那位现在是友军。

就这样,依靠万象天引,项雷被拉出了那门板的攻击范围,而其他云州人已经冲上前与门板交战,此时,那门板上面,已经有眼睛要冒出来了。

“不能让它进化出五官。”

云州确实见多识广,很快就明白了那门板想要干什么,但现在可不是光说就行的。

那些天才的疾驰一直在往前,只是,就在此时,那门板又张开了大嘴,而这次,它没有发出声音,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却从它口中传了出来。

随后,在云州诸人冲锋的时候,有巨量的物品从那大门的嘴中冲了出来,洒向了云州主人。

那都是大门之后的各种物品,此时,那些物品竟然被那门板弄成了邪祟。

而这还不是结束,其大嘴再次张开,又有声音响彻周围:“神说,当吾行走大地之时,必有随从相伴!”

此话响起之后,朱红大门两边的石质狮子,蓦然活动了起来。

那大量的物品以及石质狮子的出现,让云州人爆发了一声怒骂:

“艹!”

在怒骂响起的时候,一众云州人与邪祟的战斗就由围攻变为了混战。

神灵确实强大,哪怕血液侵染还未完成的邪祟,也十分恐怖。

而在战斗的过程中,不断有云州人要冲到门前给予那大门重击,但不提周围诸多邪祟的阻拦,纵使他们冲到门前,也会遭遇众多不测。

在项雷落败后,第二个冲到近前的是中州皇子,此时,带领云州诸人的他,犹如带着一股大势,堂皇中正的一剑,更是有种无法躲避的感觉。

但就在中州皇子气势到达最顶峰之时,那门板上的大嘴直接开口道:“神说:冒犯我的必将双眼失明!”

此话响起之后,那中州皇子公子留岁眼睛就猛然一暗,但双眼被懵逼并没有让他退却,那堂皇的身影,还是一往无前的朝着前方冲去。

但让他心底发沉的是,闭上眼睛的他,耳中的神之言一直没有停歇,那言出法随的效果,让他的身体不断遭受重创。

“神说:敌对我者,必将断其骨,挫其筋,泥土不愿承载他的身体,有疾病,衰弱永随其身。”

那大门只是口诵言灵,但随着神说开口,一切却真的发生了,奔向前方的公子留岁真的感觉到了骨断筋折,并有衰弱的感觉在身上不断发酵。

神之口,犹如法则天宪,不可违背,无法阻挡。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