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7 23:13:59

最新章节: 求收藏,求推荐《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在心间种神树》,求收藏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二百九十七章 英雄登场(求订阅)

觉得必死的姬红蝶正准备尽力一搏,但就在此时,有声音突然在天空中响了起来。

那“啊啊”大叫的声音姬红蝶没有在意,但最后一道冷漠的声音,却让姬红蝶瞬间惊喜了起来,同时,她有些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了天空。

抬头的瞬间,一个让她又爱又恨的身影,映入了她的眼帘。

“夫君大人来救我了!”

欣喜,感动的感觉出现在了姬红蝶心中,但转而,她就想到了什么,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道:“不会是幻觉吧,我听说人死亡之前是有着幻觉的。”

眼前的当然不是幻觉,在姬红蝶抬头望天的时候,那藤蔓已经绞杀了过来,只是,就在它快要缠绕住姬红蝶的身躯时,一道冷哼蓦然从天空传来。

而伴随着冷哼的,是一股恐怖的威压从天而降。

那威压霸道绝伦,覆盖四方,在那威压覆盖之下,周围数百米的邪祟,都是瞬间寂静了起来。

更有不少邪祟,被那股威压直接弄晕了过去。

而就在它们被震慑住的刹那,一道庞大的身影犹如陨石一般,从天而降。

“轰隆”一声,那道身影直接降落在了大地之上,庞大的体重,让那身影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坑洞。

但与此同时,一股蕴含力量的波动也朝着四处迸发了出来。

在那股波动之下,那快要从震慑中恢复过来的地底藤蔓,直接爆碎了开来,他们,全部被陆辰的下落给震死了。

【跳斩——山崩地裂】

陆辰的下落,更主要的是那声冷哼带来的霸王色霸气,瞬间让场中寂静了下来。

当陆辰从地上起来时,才有动静传来,而第一时间传来的并不是邪祟的嘶吼之声,而是蛮人的欢呼雀跃。

“王子,是十三王子。”

“王子来救我们了,万岁。”

“我们有救了,邪祟,你们都该死。”

……

外面的邪祟还是有很多的,同时,它们的实力也没有衰弱,反而随着时间越来越强。

但纵使邪祟再多,当陆辰从天而降后,蛮人还是欢呼了起来,同时,他们心中也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在如此信心之下,蛮人的战斗意志直接暴涨,对于邪祟,对于未知的恐惧,更是一扫而空。

只能说,一个强势并不断胜利的领袖还是很重要的。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句话在古代并不是空谈。

无论是那个世界的古代,战争都是依靠近身厮杀来决定胜负的,而这种随时丧命的近身搏杀,对于士兵的压迫极大,他们不知道自己能否胜利,更不知道能否存活。

在看不到胜利的时候,往往仅仅厮杀一会,就有人溃逃了。

而此时虽然没有人溃逃,但那神国降临的场景,还是给予了他们无尽的震撼,在那震撼中,哪怕是蛮人战士,也有些心神不宁,这也让他们刚才战斗有些畏首畏尾。

但随着陆辰降临,一切就不同了,陆辰一路以来的胜利给予了他们太多的鼓舞,也因此,他们爆发出了近乎一百二的战斗力,朝着前方疯狂进攻了起来。

这种士气正旺的进攻,如果对面是其他部落的人,很可能被压过气势,从而一波打垮。

但此时蛮人面对的是邪祟,它们可没有士气的说法,蛮人在反扑,它们也在进攻,而这,也让不少蛮人都受了伤,虽说受伤之后,那些蛮人也在战斗就是了。

如此一幕,也让陆辰摇了摇头:“真是鲁莽啊!”

一边说着,陆辰一边向前,而听到陆辰的话后,姬红蝶不知是被陆辰救下来,还是刚从死亡中恢复过来,此时她的性情有些雀跃。

“夫君大人竟然称别人鲁莽,还真是好笑呢。”

“有什么好笑的,我一直很有理智,倒是你,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不动了?”

此话让姬红蝶对着陆辰抛了一个娇媚的眼神:“我看到了夫君大人来了,觉得自己安全了啊!”

英雄救美虽然老套,却是非常有用的,在那将要死亡的绝望时刻,有英雄从天而降救下自己,这可是无数闺中少女的梦想。

唯一让姬红蝶有些吐槽的就是,别人的英雄都是脚踩七彩祥云,她的英雄却是身穿恐怖战铠,背后阴风阵阵,甚至还有恶鬼头颅在他身周不断晃动。

“这种感觉怎么总觉得是魔王出场,算了,魔王就魔王吧,他是魔王,我应该算是魔妃吧。”

姬红蝶的想法陆辰可不知道,反而是她的话让陆辰有些不满:“我可不能时时都能救下你,你自身的实力也得提升上来。”

这次救下姬红蝶说实话是有些运气成分的,但除了运气之外,陆辰的实力更为重要。

一边迈步走向战线最前方,陆辰一边心有思索。

“倒是没想到,直感竟然能感应到跟我亲近之人的生死安危,不过,按照我的猜测,这个感应应该有着距离限制。”

陆辰之所以说能救援姬红蝶,除了运气外,实力更为重要,就是在姬红蝶遇到危险之时,陆辰在另一个空间感应依靠直感感应到了。

感应到了姬红蝶,陆辰依靠直感发现因为神国坠落的关系,这个世界竟然有着分层,当时的陆辰跟姬红蝶在地理上是处于同一个地方,但因为空间的原因,他们分割在了空间两边。

而后的事情就很明了了,姬红蝶遇到危险,被陆辰的直感探知到了,同时,感应到了姬红蝶,却找不到他,让陆辰发现了空间的不对,然后,陆辰直接依靠残影之凯贾穿透了空间,最后,就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发动了霸王色霸气,把那藤蔓震晕,然后依靠跳斩的山崩地裂,直接震死了邪祟。

在这个过程中,运气确实有一点作用,但那作用很少,更多的还是陆辰的实力,如果没有那些实力,陆辰别说震晕邪祟了,他连感应都感应不到。

同时,此时的陆辰对于空间分层,也想了解更多。

不过,陆辰也明白,现在不是深思这些的时候,因此,行走中的陆辰很快摇了摇头,把心中的乱糟糟的想法全部甩了出去。

“现在,该是战斗的时刻了。”

单独行走的陆辰并没有出声,但随着他的向前,那在前方一个个战斗的蛮人,都无声的给陆辰让了路。

这这样,犹如王巡视子民,又犹如摩西分海,行走的陆辰没有阻碍的一步步前行到了最前方。

而在行走之时,有惩恶的言灵自陆辰口中响起。

“迎接审判吧!”

紧跟着声音响起,有赤金色的火焰在陆辰陨星巨剑之上燃烧了起来。

当火焰完全覆盖上陨星长剑之时,也是陆辰走到战斗最前方之时。

此时,陆辰身披血色恶鬼战铠,手持燃火长剑,身后是簇拥的蛮人,前方则是一望无际的恐怖邪祟。

那邪祟有皮肤脱落,仅余血肉存在的猎杀者,有骑着幽冥战马,手持斩首巨剑的黑暗骑士,更有无数身体发生变异的已死之人。

在陆辰看向它们之时,那些恐怖的存在,也朝着陆辰发出了嘶吼之声。

下一刻,陆辰与双方同时动了,大量的攻击朝着最前方的陆辰杀了过来,而陆辰,则是平摆长剑,发出了一声神圣的叹息。

“见证至高的烈火吧,你们的时辰已经到了!”

在那叹息声中,陆辰手中陨星巨剑蓦然横扫。

“轰”的一声,有赤红色的剑气被陆辰横斩而出,剑气巨大,足有二十多米,更有赤红火焰附着其上。

粗大的剑气带着无尽的威势,直接冲向前方。

在赤红剑气横扫的时候,大量邪祟的攻击也到了,它们阻拦在了赤红剑气之上,想要打破剑气,攻击到陆辰,可惜,下一刻,让蛮人欢呼的一幕出现了。

面对那燃烧着的赤红剑气,邪祟的攻击犹如雪见阳光一般,瞬间被融化了。

而融化的还不止他们的攻击,赤红剑气一经甩出就疯狂向前,在剑气的飚射中,有大量邪祟,房屋,甚至是树木阻挡在了赤红剑气之前。

但在剑气的威势下,那所有的一切,都如泡泡一般,被剑气一斩而破。

房屋,大树,以及邪祟的身体,都被赤红剑气直接斩断。

当剑气彻底消失之时,陆辰身前三百米,已经没有了丝毫阻碍,所有的一切都被赤红剑气彻底斩断。

甚至,斩断还不是结束,只要被赤红剑气擦着的东西,都有火焰在上面燃烧。

普通的东西还好,有着邪祟之气的邪祟,只要碰到那正义之火,就犹如火上浇油一般瞬间爆裂开来。

一剑光耀三百米,这就是现在的陆辰,大剑客陆辰。

……

“跟我冲锋!”

挥剑之后,陆辰没有停止动作,而是猛然转向,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又持剑横扫了起来,瞬息之间,又是一道十数米长的赤红剑气,横击了三百多米。

就这样,陆辰一边挥舞剑气,一边带着一群人朝着远处邪祟聚集的地方冲锋了起来。

好似是因为黑色纹路不足的原因,又或者是因为此地距离神袛的空间层数太远,总之,此地的邪祟并没有陆辰所在房屋那么恐怖。

这点从黑色纹路侵染的东西上就能判断出来,在上一层,那如藤蔓一般的黑色纹路,连房屋,刀具这般的死物都活化起来。

而眼前的边境之城虽然犹如地狱,但却只有生物被侵染,虽然在黑色纹路的强化下,那些“活尸”越来越强也越来越朝着怪物转化,但这样的强化还是需要时间的,陆辰的正义之火配合震荡之力,每一剑都能横扫数十弱者,有着其他人的辅助下,陆辰很快就把周围的邪祟清理掉了。

更让其他蛮人惊呼的是,陆辰的正义之火不仅能斩断邪祟,还能把邪祟残留的东西彻底一扫而空,也因此,由人类尸体化为的邪祟,很快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这是一个强者能挡百万军的神话世界,这样的世界,暴兵流的生化危机根本不值一提。”

大量尸体活化的邪祟被清理掉让无数蛮人都在欢呼,只是,跟他们欢呼不同,陆辰看着那一个个犹如地狱入口般的深井感到了头疼。

“不处理不行啊!”

“万象天引!”

伴随着陆辰单手抬起,有无数泥土朝着深井覆压了上去。

陆辰这是准备依靠泥土把深井给直接填了。

只是,陆辰想的很好,但让他叹息的事情还是出现了,那大量的泥土在陆辰的操纵下确实不断朝着深井灌入了,但泥土不断涌入,那深井却没有丝毫填满的迹象,连续一分钟万象天引让深井周围地面都凹陷了数米,但那深井还是毫无变化,那好似是能吞噬一切的地狱之口。

“果然,我就知道,那些井都不普通了。”

心中思索的时候,陆辰手掌再次一挥,一块巨石就被陆辰依靠引力拉扯到了井口,随着陆辰手掌微微下压,那一直冒着黑色雾气并不断爬出邪祟之物的深井就被盖住了。

又连续使用了数次万象天引,很快,所有的深井都被陆辰用巨石压住了。

而随着尸体化为的邪祟被正义之火清扫一空,井口也被陆辰堵住,他所在的区域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也因此,无数的欢呼声也在此响起。

“王子殿下万岁!”

“果然,我就知道,只要王子殿下过来,我们就安全了。”

“还是跟着十三王子殿下好啊,也不知道十三王子殿下的部落什么时候组建,到时,我一定要把自己的家人全部带过去。”

……

在众人绝望的时刻,陆辰犹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斩杀了无数邪祟,这让很多蛮人战士看着陆辰的神情更加崇拜了,换句话说,陆辰的威望又增加了。

但现在,陆辰却一点高兴的想法都没有,他有的全是危机感。

当邪祟清理干净后,陆辰第一时间找到了姬红蝶。

“你知道边境之城哪里容易防守吗?”

“防守,夫君大人,防守就在驻地就好了,我们的驻地跟堡垒一样,敌人很难攻击来的。”

“这个堡垒却是不错,但它们要是活了,我们也很难逃出去。”

“活了,什么意思?”

姬红蝶没有经历过上一层的事情,因此,她对于陆辰的话有些不解。

看到她的疑惑,陆辰快速把上一层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她,而听完之后,她的脸上也展露出了恐惧:“死物都能被活化吗,那黑色纹路真是强啊,不过,夫君大人,我们应该没事吧,刚才只有死人变异了,其他的东西都是安……”

姬红蝶在庆幸,只是,不等她的话说完,陆辰就打断了她:

“别抱有侥幸心理,我可不想把自己的命运交给运气,去查一下,这附近哪里有空地。”

空地不易防守,但再不易防守,也比时时刻刻都要担忧周围的物品强。

特别是被黑色纹路侵染后,那些房屋都有着空间转换的能力,在堡垒中,陆辰等人绝对会被分开,然后一个个的被邪祟玩死。

陆辰的吩咐很快得到了执行,数分钟后,数个地点就被姬红蝶标记了出来。

而看着那些地点后,陆辰沉思了一下,直接指着一处高坡的空地开口道:“走,我们去这里!”

陆辰的威望很高,其他人蛮人虽然不理解陆辰为何要放弃堡垒反而要去一个空地,但在陆辰的命令下,所有的蛮人还是拿起了身旁的物资跟着陆辰前进了起来。

因为刚刚转化,更因为此地好似是最低一层,那些黑色纹路不多,总之,陆辰等人一路的迁徙还是挺容易的。

哪怕有邪祟出现也不用陆辰出手,其他几位王子,以及拥有黄金之血的首领之子,就轻易的把那些邪祟撕碎了。

当然,此片区域较为安全,是对拥有诸多战士守护的陆辰而言,对于其他人来说,那处处都是邪祟的边境之城,已经化为了地狱。

在行进的过程中,陆辰看到了无数的人类被活化的邪祟杀死,那井里跑出的邪祟更是普通人完全无法抵抗的。

不过,在此过程中陆辰也发现了,死亡的人大都以云州那边的居多,倒是很多蛮人,虽然艰难,却仍在挣扎。

如此一幕,还是让陆辰有些惊讶的,但很快陆辰就明白了这是为什么:“云州文明比蛮荒要高,但正因为文明高,他们那里不再是军民不分了,对他们而言,军是军队,人是人民,他们军队很强,但普通民众却没有多少实力。”

“而蛮荒的蛮人,忙时狩猎,闲时训练,这使得蛮人全民是兵,如果是集团冲锋,拥有职业军人的云州更强,但如果被突破防线,蛮人的生存能力更强一些。”

而眼前,无疑是防线被突破的时候,也因此,蛮人可以凭借打猎的实力稍稍挣扎,云州的人民只有逃命跟死亡一条路了。

当然,无论是云州人还是蛮人,如果一直持续下去,都将彻底死亡,毕竟,普通蛮人虽然比普通云州人强,但也无法对抗那不断强大的邪祟,更别说那大量深井,也在不断爬出恐怖的生物。

因此,城里的大部分人都只能绝望的等死。

……

钟离晴也是那藏在角落里绝望等死的一个普通人,她是一个云州人,来边境之城是观看交流赛给云州人加油的,更是来此做生意的,只是,她没有想到,竟然有灾祸直接降临到了边境之城上面。

“没想到,连边境之城也不安全啊!”

挤在一个坍塌的阁楼里,钟离晴一动也不敢动,她在哀怨自己的运气,但除了哀怨之外,她并没有多少太过震惊的表情。

常年走南闯北做生意,让她早就知道了世间的混乱,被邪祟灭城的事情她不止一次听闻了,只是,以往那些事情都是发生在别处,而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她心中的恐惧还是十分难耐,同时,看着被自己抱在怀里捂着嘴巴仅有七岁的女儿,她脸上的泪水不由的落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清儿,我不该带你来的,妈妈会陪你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虽然想舍弃性命也让女儿存活,但看着外面游动的邪祟,钟离晴知道纵使自己送死,也无法让女儿幸免。

而就在她悲伤的时候,对面突然传来了惨叫之声,从坍塌房屋的缝隙中,钟离晴看到有邪祟闻到了人类的气味,把一个男子从隐秘的地方抓了出来,那凄厉的惨叫就是从那里发出的,如此一幕,也让钟离晴更加恐惧了。

她怀里的女孩,更是转头把小脑袋埋在了自己母亲的胸前,不敢看外面恐怖的场景。

只是,这种掩耳盗铃的想法并没有什么用处,在她们恐惧着颤抖的时候,那吞噬了对面男子的邪祟,闻着气味找到了她们母女两个。

在那最后一刻,身为母亲的钟离晴还是爆发了一股力量,她直接把自己的女儿推走,自己朝着那邪祟冲了过去。

“走,清儿,走,立刻这里……”

为母则刚,身为母亲的钟离晴很有勇气,可惜,现实并不会因意志而改变,钟离晴的力量太弱,她哪怕拼命也仅能阻拦邪祟十来秒,而代价则是她的生命。

至于她的女儿,更是被吓傻了,被母亲推开的那个小萝莉,直接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而后,浑身颤抖着的她只顾着哭泣,连站都站不起来。

这就是普通人在危险世界的悲剧,而在这样的悲剧世界中,普通的她们根本无法独自存活只能祈求英雄降临,这也是英雄在这个时代被众人崇敬的原因。

当然,这个世间灾难太多,哪怕是愿意征战的强者,也无法顾及所有人,但钟离晴两女运气不错。

在她们将要死亡的时刻,有轰隆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如此声音,吸引了那邪祟的注意力,也吸引了钟离晴母女的注意力,当她们把目光放在了远方之时,正好看到有身穿恶鬼战铠,带着一群光着膀子的凶悍蛮人从远方走来。

那群蛮人看着就是恶人,为首的更是不似人类,那三米多高,穿戴狰狞铠甲的身形,让他犹如恶鬼一般。

但这样的存在,不仅没有让钟离晴母女两人恐惧,她们反而升起了惊喜之情。

“我们有救了,有英雄过来了。”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