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1 00:29:16

最新章节: RT《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求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百五十一章 最强的形态

【霸王色霸气】

快要落地的时候,一股威压,猛然以陆辰为中心,朝着四方碾压了过去。

恐怖的威压,让四周瞬间静止。

那死死盯着陆辰的眼睛,也是直接停止了跳动,大量的触手,更是僵硬在了半空中,就连那不断嘶吼的嘴巴,也是无法发出一丝声音了。

霸王色的威压仅仅持续了一瞬,但就是这一瞬间的威压,让邪祟慢了一拍。

也因此,邪祟的防御没有编制好,陆辰的身影,从那触手的间隙中,一穿而过,直接落入了地面裂缝之中。

下一刻,剧烈的爆炸声,猛然自那裂缝中响起。

“轰隆”

犹如炮弹,自高空坠落的陆辰,直接把裂缝中的怪物,砸成了肉泥。

同时,剧烈的震动,让刚刚平静的地面,犹如水面,再次震动了起来。

那怪物刚刚破开的裂缝,更是直接坍塌了起来。

一个十来米直径的大坑,出现在了村子中央。

良久,此种震动才慢慢停歇,而此时,那些张牙舞爪的触手,也是慢慢停止了跳动,干瘪了起来。

它们的核心,被陆辰泰山压顶,给直接压死了。

数息之后,那大坑中央,猛然传来了动静,一个周身有着金光的身影,自那大坑中,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

是陆辰,被守护神将护在中央的他,犹如天神一般,压迫力十足。

而蛮人看到陆辰出现,也是猛然发出了怒吼。

“阿辰,万胜。”

“蛮人,战无不胜。”

“别大意,那邪祟,很可能还没死亡。”

如此说着的陆辰,双手紧握铁剑,显然,他的心情,一点都不平静。

陆辰根本无法平静,说实话,这是陆辰碰到的最为强横的邪祟,也是最为恐怖的邪祟。

那邪祟的境界,陆辰已经感应过了,仅有蛮骨级别。

也因此,前期,她才会被獠压着一阵狂揍。

只是,那邪祟境界虽然没有撩高,但它的天赋以及实力,是在是太恐怖了。

普通邪祟,虽然也难以杀死,但那些邪祟,可没有这个雕塑一样,能不断变化形态,而且,每一个形态,都十分恐怖。

先是身背弓箭,手持长矛的战士,随后是幽魂形态,第三次是能穿梭阴影的刺客。

獠很强,但纵使他,击碎了第一个形态,也被第二个形态的自爆,震的脑袋动荡,而后,脑袋震荡的他,被邪祟的第三个形态,给阴了。

随后,陆辰凭借邪祟的大意,以及鬼手的NB,弄死了它的第三个形态。

但随后出现的第四个形态,也让人感觉到无力。

跟它对拼时,陆辰竟然在力量上,没有拼过,每一次对撞,都是以陆辰的吐血后退而告终。

当然,陆辰体质高,加上蛮人的辅助,最后还是弄死了它。

但这样的她,立刻弄出了第五个形态,那能飞天,口出天宪,还能召唤怪物的形态,如果仅凭陆辰一人,这次战斗的胜负结果,真的不好说。

不,不止这个一个,那邪祟的五个形态,无论那一个,如果仅凭陆辰,他每一个都不一定能够稳胜。

“五个形态,每一个都跟我差不多,艹,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陆辰在惊讶,殊不知,姬红蝶,看着陆辰的目光,更是眼热。

“那个雕塑是神子为自己复活的道具,但这样的神子,却没有杀死那个蛮子,那个家伙,到底有多强。”

虽然陆辰对抗邪祟时,一直有着其他蛮人的辅助,而且,獠还打碎了两个形态。

但姬红蝶没有忘记,现在的陆辰,可是仅有蛮体级别,比那邪祟,低了一阶。

“如果是同等级,那个蛮子,难道能跟邪祟拼个不相上下。”

“不,这太疯狂了,那个神子雕塑,毕竟不是神子本身,这样形态的她,应该有所衰弱,否则,那个蛮子,绝对抵挡不住。”

“一定是这样。”

如此想着的姬红蝶,总算是平复了心情,只是,她招揽陆辰的心意,更加急迫了。

同时,有想法,在她心中出现。

“那雕塑是神子复活的道具,这样的存在,不是我们能够抵挡的,原本,我们应该逃跑。”

“但那个蛮子很强,现在还有守护神将加持,那个蛮子,与那雕塑已经是同一等级了,也许,真的能够杀死那个雕塑。”

一想到获得神子雕塑的好处,姬红蝶心里就高兴的发颤。

而就在她想着好事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自场中猛然响了起来。

“人类,是我小看了你,能把完美之血子嗣的我,逼到这个程度,不得不说,你很不错。”

“你有资格成为我的收藏,杀死你后,我会把你的尸体留下来,高兴吧,能被完美之血子嗣的我承认,是你最大的荣耀。”

“SB,脑袋被敲傻了吧,被我打成那样,竟然还敢这样狂言。”

“哼,凡人,你根本不知道……”

那邪祟还想说些什么,只是,不等她开口,陆辰长剑一挥,人已经冲锋而上。

快速狂奔的陆辰,很快就看到了烟尘中的邪祟雕塑。

而这次,让陆辰颇为意外的是,那雕塑,竟然变为了正常人,此时,雕塑是一个手持刺剑的雕塑女子。

“我父亲是完美之血,但我师父是剑圣***,现在的形态,才是我最完美的形态。”

“死吧,秘剑·***”

面对陆辰的冲锋,雕塑女子刺剑竟然笔直竖立在了眉心。

下一刻,她才举起长剑,朝着陆辰,将要刺击。

而就在她将要刺击的时候,一股颤栗感,猛然出现在了陆辰的脑海。

在那颤栗感中,一个画面,出现在了陆辰的脑海之中。

那画面中,冲向女子的陆辰,在雕像刺击的时候,他竟然停了下来,目光恍然的看着前方,对于女子的攻击,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

而后,那刺剑笔直的刺中了目光恍然的“陆辰”眉心。

刺剑很细,但雕塑女子刺剑穿过“陆辰”眉心之后,下一刻,那画面中的“陆辰”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那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突然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