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就该出肉装

剑圣就该出肉装

更新时间:2021-07-27 23:13:59

最新章节: 求收藏,求推荐《剑圣就该出肉装》新书已发,《我在心间种神树》,求收藏支持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百四十六章 第二形态

战斗是蛮人的常态,生死,他们也看淡了。

有陆辰的协助,屠宰场的清理,还是很轻松的,只是,这也废了不少力气,因此,他们还是休息了一下。

当力气恢复到一定程度,陆辰他们才走出这里。

看着村庄还有一些邪祟,并且,那些邪祟有向着中央聚集的驱使,陆辰直接吩咐了起来。

“其他人,三人一队,去清理邪祟。”

“你们几个,跟我看看,能不能支援獠将军。”

如此说着,陆辰带着牙几个强者,慢慢的前往了中央广场,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因为村子几乎被陆辰给铲平了,行走的陆辰等人,很快就接近了獠跟那雕塑的交战圈。

没有太过前进的想法,那诡境之主,明显强于其他邪祟,陆辰等人,上去很可能是累赘,连累到獠。

所以,一众蛮人,都在数百米开外,看着獠跟那邪祟的战斗。

当然,哪怕是在数百米内,也只有蛮骨战士,以及姬红蝶这样的强者才能接近。

普通的蛮体战士,都被陆辰打发去了周围,狩猎其他邪祟了。

而看了一会之后,陆辰脸上,露出了轻松。

以他的视线看来,獠明显更强,它那每一击,陆辰哪怕身穿重凯,也不一定能够接住。

而场中的邪祟,看起来,也坚持不住。

之所以那雕塑能坚持到这么长的时间,很明显是得益于它的速度快。

速度快,身形也灵活,这让獠的攻击,大都落空了。

不过,随着时间流逝,陆辰能清楚的看到,在獠的攻击下,邪祟已经有些疲于应对了。

“这个诡境有三个支点,香炉,屠宰场,还有这个雕塑,其中这个雕塑,是诡境之主,其他两个,只是辅助。”

“其中的香炉,让整个诡境,都充满了迷雾,当时的雕塑有迷雾遮掩,能随时隐藏再突然袭击,这让獠身上布满了伤痕,但没有了迷雾,它的威胁,就少了一大半。”

“也不知道,屠宰场被攻破,对它有什么影响。”

陆辰在思索,而很快,他就知道了。

速度极快的雕塑经常能攻击到獠,但陆辰慢慢的发现,在屠宰场被破坏后,那邪祟的攻击慢慢的衰弱了,现在的它,能攻击到獠,却无法击破獠的防御了。

“我们赢了。”

连防御都无法攻破,陆辰实在找不到雕塑胜利的方法,而这样的想法,也出现在了其他蛮人身上。

“吼!”“吼!”“吼!”

围观的蛮人,慢慢的发出了怒吼,他们在给獠加油,也是在威慑邪祟。

怒吼,是蛮人的传统,无论是战斗,还是狩猎,蛮人都会弄出很大的声响,在那声响中,猎物大都会仓皇逃跑。

而此时,围观的蛮人,因实力无法进入战场,但怒吼起来,壮自己声势,让敌人胆寒,还是能够做到的。

而这样,竟然真的有效果。

随着蛮人的怒吼,陆辰发现,獠的力量,速度,又快了一些。

而反观邪祟,在越来越多蛮人一边怒吼,一边敲打武器铠甲的杂乱声音中,慢慢的有些乱了。

“这个世界,意志是真实的,能够压制人,那邪祟完了。”

它确实完了,在一众蛮人的怒吼声中,邪祟终于乱了,那灵活的脚步一乱,就被经验丰富的獠,给抓住了机会。

“给我死。”

双手高举战斧,獠狠狠的朝下劈落。

灵活的雕塑,这次无法闪躲,只能举起手中盾牌,进行防御。

只是,獠本身的实力,就比这雕塑高出一层,它的防御根本没有丝毫作用。

“轰隆”

在一阵爆响中,变身为野猪人的獠,直接劈碎了邪祟手中的盾牌,而这一下劈砍,不仅劈烂了盾牌,还砸断了邪祟的半边身体。

虽然纵使这样,邪祟还没有死亡,她手中的长矛,直刺向獠。

但下一刻,獠没有躲闪,而是手中战斧一横,硬顶着攻击,把那邪祟拦腰斩成了两截。

或许是经验,又或许是变为野猪人,让他性情暴躁了一些。

总之,哪怕邪祟变为两半,獠仍然没有放松,而是疯狂劈砍,直到把那雕塑彻底砸为粉碎,獠才长出一口气,站了起来怒吼出声。

而这,也让蛮人,更加狂暴。

“吼!”“吼!”“吼!”

胜利之后的战吼,让陆辰也受到了感染,跟着怒吼了好几声。

同时,在雕塑彻底破碎后,陆辰也是松了一口气。

虽然最后邪祟不是被他斩杀,但诡境被灭,总归是件好事。

只是,就在陆辰等人进行欢呼时,后面发生的事情,让他们的表情彻底凝固了。

那已经化为了粉碎的雕塑,在獠欢呼的时候,猛然凝聚出了一道虚幻的人影。

那人影自獠的身后出现,并对着獠,发出了尖锐的嘶鸣。

“小心,獠,那邪祟没死……”

那虚影出现的第一时间,陆辰就大声提醒了起来,跟陆辰一起做的,也有不少人。

只是,根本不用陆辰等人提醒,在虚幻人影出现的时候,獠就有了反应。

他第一时间,就转过了身形,并在旋转的时候把战斧往后一扫。

“旋风斩!”

但这一扫却落空了,在他扭头的时候,好似满足了什么条件,那虚幻的人影,猛然朝前一扑,就进入了獠的身体里了。

随着邪祟如体,獠的身影瞬间停滞了动作,整个人犹如雕塑一般,停在了原地。

如此一幕,也让陆辰心有些凉。

“该死的,那到底是什么?”

“第二个邪祟,还是刚才的邪祟,根本没死?”

在陆辰疑惑的时候,站立于原地的獠,终于有了反应,他脸色诡异的朝着陆辰等人笑了一下,猛然朝前迈了一步。

这样的动作,让其他蛮人都握紧了武器,身体也有些颤抖。

他们,想到了最坏的情况,獠,被那邪祟占据了身体。

幸而,最坏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獠毕竟是血肉之上的意志境,这个境界的蛮人,战意不熄,很难被附身。

仅仅迈出一步,獠的脚步,就猛然顿住,那诡异的笑脸,也是猛然变幻了过来,变为了怒容满面。

“你,控制不了我!”